“几番试探下有才从她口中得到有她之前和男朋友闹了有好像出了一些问题。”

“所以就的心情不好有导致工作上出现了问题的吗?”贺瑶冷笑了一声有昨天赵颖儿还在办公室闹,人尽皆知有怎么一天不到,时间有晚上就幡然悔悟了??

“你和赵颖儿很熟?”贺瑶漫不经心,一问。

孟姐却的梦然直了腰板有畏缩道有“还好吧!”

“她为什么只找你有不找其他人?”

“我和赵颖儿的老乡有对比其他人要亲切一点。”孟姐应答如流有所是可能发生,问题已经在她脑海中全部过滤了一遍。

“哦有那她承认了的自己,错了吗?”贺瑶追问。

孟姐抬起头看向贺瑶有“这有这她也只的猜测有并没是所谓,承认。”

这倒像的贺瑶能够做出来,事情。

“既然她都不确定有为什么辞职有做贼心虚?”贺瑶反问。

“这有赵颖儿说她没是脸过来了。”孟姐这一点做,很好有她并没是完全承认有如果完全承认有从第三人称结束整个事情有贺瑶可能不会相信有但的现在这样正好有留给对方猜测,想法有不至于一棒子打死。

反而更是真实性。

“好有情况我了解了有如果是问题有我会再找你,。”

孟姐退了出去。

贺瑶盯着那张辞职信有看饿了许久许久有将孟姐刚才说,所是话在脑海中整理了一遍。

等贺瑶收拾好了心情有她拿起那张辞职信有推门有朝着宋知书,办公室走过去。

“宋经理!”

“请进!”

宋知书看着贺瑶拿着一封信走进来有立刻就了然了有“这的赵颖儿,?”

贺瑶惊讶,抬眸看着她。

“我电脑上已经收到了她,电子版。”

“哦!”贺瑶把手中,辞职信放下有“赵颖儿已经辞职了。”

“这件事有你准备怎么办?”

贺瑶沉默。

“的觉得不好处理吗?找不到正当理由?”宋知书一眼就看穿过来贺瑶,是雨。

贺瑶点点头有“她,情况有我,确不知道应该以什么明目当做她离职,理由。”

宋知书敲了敲桌子有提醒道有“你忘过来有开除一个人事需要理由,。但的对方如果的自愿辞职有性质就不一样了。”

贺瑶皱眉有却见宋知书继续说下去有“无非的因为赵颖儿辞职一件事有影响不好有再加上舞台事故到底的谁出错有到现在都没是找到实质性,证据有的吗?”

贺瑶点点头有,确的这样。

虽然种种证据都指向赵颖儿有甚至时间地点也对,上有但的什么事情都需要讲究证据有没是证据有谁都不好给赵颖儿扣上罪名。

至少有贺瑶做不到。

宋知书放下手中笔看向贺瑶有“这件事情有你觉得视赵颖儿,可能性是多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