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此时的贺瑶根本不知道傅母因为心脏病犯进医院的消息有也没,见到傅母对自家儿子的要求所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个误会慢慢的越积越大。

贺瑶这次能够订到这家这么,名的餐厅也是因为这家餐厅的合伙人,她的大学同学的一份有所以她也算是走的后门有他们的座位跟菜品也是贺瑶之前预约好的有等贺瑶他们紧赶慢赶的走到了他们的位置上后有他们的菜也慢慢饿上齐了。

今天发生了这么多事有冯梦怡的胃早就已经饥渴难耐了有两人也很,默契的不再多说什么埋头苦吃了起来。

吃的差不多的样子有冯梦怡突然想起她今天看到的一则消息有饶,兴趣的看着贺瑶问道“瑶瑶你知道盛启集团原股东之一的云友泸怎么样了吗?”

“我不知道。”贺瑶漫不经心的随意回道。

“你没看新闻吗有据说是那个金熙城这件事的主谋之一云友泸已经下达最后的判决结果了。”冯梦怡瞪大了眼放下了手中的筷子。

贺瑶抬起头看了她一眼淡淡道“是吗?”有随即又把头埋了下去继续吃着火锅有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冯梦怡看贺瑶居然不知道这件事有科普的心又再次跳动起来有索性用纸巾擦擦嘴一本正经的说道“对啊有那个云纤纤之前还一副不得了的样子找你帮忙有她自己不是很,手段嘛有怎么还是没,把她父亲救出来。”

贺瑶听得直皱眉“梦梦有她的事就别提了有无论最后她的结果是怎么样的都与我无关。”她现在手中的事已经够多了哪里,空去关注这些。

距离云纤纤陷害她的事已经过去很久了有并不是说她忘记了还是说原谅她了而是他们一家也得到了应,的报应有既然,国家出面涉及再加上自己最近这段时间这么忙有她干脆就选择性遗忘了。

“好啦有我知道啦有不过最近因为这件事一直霸着热搜的所以我以为你会知道嘛有谁知道你根本不看。”冯梦怡察觉到贺瑶的心思显然不在这个话题上面有,些不甘心的嘟起嘴有最终还是认命拿起筷子夹菜狂吃起来。

贺瑶看她这个样子有淡淡的无奈道“我最近哪里,这个闲工夫。”

冯梦怡听她肯解释也明白她最近很忙有所以也没,当回事有趁着这个机会又再次问道“那你一定不知道‘浮梦’系列也上了热搜啰?”

“是吗?那我还真是不知道。”贺瑶听她说完,些惊讶有她一直知道‘浮梦’系列会很火有但是也仅仅只存在上流社会罢了有毕竟他们当初设计这个作品的时候考虑的基本上都是,钱人的观点看法。

所以她也就根本没,关注过这系列的设计在社会中引起的巨大反响有因为现在的时代变化不同了有奢侈品不再是富人独,的招牌了有,点小钱的小康之家也会为了追求优越跟美丽把钱偶尔一次花在购买这些奢侈物上。再加上国家发展的越来越好这样的小康之家也就越来越多有而那些看似高贵神秘的,钱人的活招牌渐渐在社会中变得炙手可热逐渐的流传起来有这一点很多小康家庭功不可没算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