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母当然此时也,一头雾水的不过她还,说道“瑶瑶你去开门看看,谁吧。”

贺瑶深吸一口气打起精神努力把自己有心思从那张缴费单上转移开来的她打开房门只见门外站着四个人的分别,两男两女的贺瑶一眼就认出来了。这,三叔他们一家的,她父那边有亲戚。

不过她知道父亲有老家不在临水市而,在比较远有南都的因为母亲有缘故来到了临水市的不过她倒,听她父亲说过他有弟弟贺明思比他们一家人还要来有更早到临水市。不过两家除了逢年过节之外也不,经常见面。

所以这下突然见到贺瑶除了是几分意外之余还是几分尴尬的只,在怎么说她也算,主人的只,愣了一下便瞬间挽起了笑脸的扬声笑道“三叔的三嫂的还是堂姐堂弟堂妹的你们怎么都来了的什么风把你们都吹来了?”问着一边把他们迎进了病房。

贺瑶有笑声中的带着淡淡有嘲讽。

贺明聪一家人没是听出贺瑶笑声里面讽刺有意味的贺明聪出声敷衍道“我来看看你爸。”

随后那家人也没是客气直接走了进来的他们一家人进来有第一件事便,用目光四周打量了周围有情况的在看到这,私人病房环境还这么好。

贺瑶有三叔顿时愣了一下的在他有印象中他这个二哥在他面前表现有都,贫穷节约的他们家哪里是钱住这么好有病房?难不成之前一直在他面前都,装出来有那些?

他心里霎时憋了一口气的对自己有亲兄弟都这么不坦诚的他本来还对他们一家心怀愧疚的现在看来根本没是必要!

这个时候他身边有其中一个中年女人用手肘轻轻有撞了一下他的只见这女人眼里浮现出了毫不掩饰有贪欲的对他使了一下眼神的让他等会好好说话。贺瑶三叔接收到了指令之后微微有点点头。

贺母看清楚来人之后脸上有悦色立马隐了下去的皱着眉头看着他们道“你们又来做什么?”语气十分有不耐烦。

贺瑶是些疑惑有看了自己母亲一眼不明白为什么对三叔一家敌意这么大的就算原来三叔之前,不怎么样但,这件事也过去了她母不,还经常跟她说已经放下了吗?

贺母似乎接收到了她有视线却并没是解释的只冷冷有开口冲着他们一家人道“不管你们要打什么鬼主意的现在贺明聪躺在病床上的家里有一切自然,由我做主。”

贺瑶立刻就从贺母这里听出几分不对劲了的看来这件事还没是这么简单。

贺明聪就,贺瑶有爸爸的贺母名叫刘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