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瑶瑶,我没有跟你说过,早在你爸爸出事的第二天我便给你三叔家打过电话想让他们借钱。”刘秀冷冷的凝视着贺明思一家,“但是他们一个说出差一个说有事我连他们的家门都没有进去过。”

“之前有事找我跟你哥的时候三天两头的往我们家跑,那时候怎么不见你们有这么忙?”刘秀嘲讽道,眼中透露出一丝恨意。她正是蠢到家了才任由当年的贺明聪对他弟弟这么好,不去阻止,结果养出这么狼心狗肺的一家子。

每次贺明思他们找刘秀他们借钱的那段时间贺瑶跟贺嘉年都大了已经开始住校了,自然是不知道这中间发生了这么多的事。

果然事情没有她想的这么简单!

直到现在贺瑶才明白原来这就是她母为什么一直没有去找亲戚帮忙的原因,当时除了自己没有想起的这一个原因之外还有就是刘秀也从来没有提过。

别说是她妈遇到这样的事对三叔一家这种态度,就连她也不喜他们一家人这种做法,深深的皱起了秀眉看向贺明思一家的冷淡也逐渐转为冷漠。

只是她现在还是一言不发,毕竟长辈之间的事她要是随意插嘴确实没有礼貌了。

冯梦怡倒是第一次听到贺瑶的家事,毕竟之前贺瑶很少跟她提过家里的事,而且她也不是很感兴趣,这下算是被她三叔一家无耻的做法见识到了。

贺明思见刘秀对她这种语气说话,顿时被呛一阵脸红,把头低了下下去不知道该怎么说。倒是他身边一个长相端正身材略微臃肿的女人脸上带着无所谓的表情,不当回事的调调开口道“二姐我们怎么可能故意躲债啊,我们是真的有事啊,你可不要往我头上泼脏水。”

刘秀见她脸皮厚的堪比城墙不禁冷哼一声“是不是泼脏水你们自己心里有数。”

人心都是有血有肉的,会痛会难过,她前二十年的事可以不计较,但是最近呢?她伤口还在流血,谁能忘记这种心酸跟心寒被身边亲近的人一遍又一遍的伤害。

之前一见他们家里过的越来越好,贺明聪他们一家人就巴巴的上门要钱,刘秀本来不同意只是贺明聪太重感情自己又作为贺明思的哥哥放心不下这才一次又一次的伸出援手。

不过他们的付出最后又换来了什么?若是贺明聪有困难的时候,他们哪怕是关心一句不去逃避这个话题,刘秀今天也不会这么绝情。

中年女人见她这么不好说话干脆也不再客气,直接说明了来意“我们这次过来是有事找你们帮忙。”

说话的这个女人名叫王杜鹃,是贺明聪的妻子也是贺瑶的三嫂,平时见到贺瑶态度也没有多亲热。

刘秀冷笑了一声没有回话,王杜鹃也没指望她能说出什么好话她今天的对象又不是刘秀,她再次环视了病房一圈,开口问道“贺嘉年没有在这里吗?”

贺瑶一听贺嘉年的名字就直犯恶心,她皱着眉头不耐烦的道“你找他做什么?我们家已经跟他断绝关系了,他的事你们以后就不要问我们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