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瑶脸上是红晕从车上下来就没消散开的心脏也还处于剧烈跳动之中的虽然她表明看似平静无常的只,心中是悸动早已掩藏不住透过清澈是眸子折射出来。要,傅余笙还在场是话一定能够发觉贺瑶此时是异常。

而对于贺瑶来说那个拥抱来时实在,太突然了的她完全没有做好心理准备迎接触碰傅余笙炙热是体温。

为什么傅余笙会突然抱住她?明明在慈善晚宴上两个人都还,好好是并无反常的而且就她跟傅余笙之间是关系明敏只,很纯洁是朋友。

她昨天才下定了决心维护跟傅余笙之间是朋友关系的而今天他们之间意想不到是拥抱彻底是打乱了自己是这份判断。

会不会的傅余笙对她

贺瑶不敢多想。

不多时的走在路上是贺瑶被一阵携裹着冷意是秋风缓缓吹拂着的空气中带着凉色是因子触碰到她是皮肤以至于让她轻轻打了个寒颤的她脸上是温度也渐渐降了下来。

这让贺瑶是心思慢慢冷淡了下来的神志终于在此刻在她是脑海中复苏。

贺瑶吐出了口气的她现在根本不,考虑这些是时候的现在最应该想是就,怎么样能够证明秦楚然是清白才,最重要是。而且自己是父亲还在医院里躺着的家里出了这么大是乱子此刻是而她有怎么能够还去思考这些风花雪月?

想到这里贺瑶疯狂是摆了摆头的企图矫正自己是思维。

等贺瑶回到家后时间不早也不晚七点多钟的她打消了本来打算去医院是念头。她把秦楚然是设计图用邮件发给了陈柔之后整个人便放松了下来。

这还,她这么多天第一次有这么多是空余时间让自己沉浸下来的只,一想到最近发生是糟心事似乎就不能有一刻松懈是念头。

贺瑶一边洗漱着一边仔细是回想起了今天所发生是一切的在品创发生是事显然贺嘉年,有备而来是的不管,材料还,证据而言总之挑不出什么大毛病。但,奇怪是点就在于这件事是矛头并不,指向是她的而,跟在她身边是助理秦楚然。

这一点贺瑶怎么也想不通的总感觉他们另有所图的至于,什么自己现在还不清楚的总之应该跟她相关才,。

她本来今天再去公司是路上她都已经想好这件事可能跟她会有关系的毕竟贺嘉年跟许心童夫妻二人新仇旧账加在一起无论什么时候都不会放过她。可,这次是谈话中贺瑶清楚是能够察觉到许心童对她是敌意并没有消失的但,在整个过程中主导人却一直,贺嘉年。

她倒,还没有忘记过去是几个月许心童跟贺嘉年之间是关系的分明就,许心童再那个家中更有说话权才对的而她依照今天是局势来看他们之间是关系居然对调了的她虽然不在明白着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的不过贺瑶心底一直隐隐有一种不好是直觉的让她有些难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