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他们两个人现在的状态,我总算是能放心了,只是可惜了,梦梦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走出来,可是这件事情又和徐程逍没有关系,我连怪都不知道怪谁了。”

贺瑶有些无奈,转头看向了身边的傅余笙,语气中不自觉的带着一丝的娇憨。

“好了,这是他们两个人的事情,其实和我们也没有什么关系的。说到底就是两个人没有缘分啊,这样子的一个事情,我们其实能做的很少,我们尽量让这两个人不要待在一起好了。”

贺瑶点了点头,她是真的不知道如何安慰自家的好友了,也就不知道自家闺蜜什么时候能够走出来啊。

傅余笙看着贺瑶的心思全都落在了冯梦怡身上,未免有些吃醋的说道,“好了,你就不要再看了,你在看也是没有用的,她的那些个心思你没有办法替她承担,知道吗?”

“我知道,可是失恋的时候总是要多陪陪她的啊,不能任由这人随意的伤心,万一她想不开怎么办?到时候我应该怎么办?傅余笙,我真的希望梦梦能够好好的。”

贺瑶有些失落的垂下眼睑,梦梦的状况究竟如何她是最清楚的,经过这么多年心中认定的事实突然有一天被推翻,任谁都不好受。

更何况梦梦的脾气她又不是不知道,不撞南墙绝对不会回头。而现在却告诉她当年那堵南墙其实根本就不存在。

哎,贺瑶在心底默默的叹了口气,感情上的事她能插手的余地太少太少了。

瞧着贺瑶的样子,傅余笙也就心软了,自己吃醋有什么用呢?这个人还不知道自己的心思呢,再说了,她就是这样子的重感情,自己也没有任何的办法去改变啊。

但是知道归知道,再这样下去的话,贺瑶的身体肯定是受不了的,自己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贺瑶出事。

“好了好了,我知道你的关心和担心,但是你也应该注意一下自己的身体吧?昨天晚上你是喝了多少?没少喝吧,脸色都不好了,瞧着你一直皱眉,是不是头疼了?”

贺瑶点了点头,算是默认了。

这样子宿醉的头疼感其实她很少感受到的,现在就是觉得非常的不舒服罢了,但是还是能够忍受的。

“没事的,这点子疼痛我还能忍的,倒是你没看出来啊,这么的细心。”贺瑶忍不住打趣道。

傅余笙点了点贺瑶的额头,“你当谁都是你这般大大咧咧的?我心可细着呢,不过你昨天晚上到底是喝了多少啊,怎么感觉你真的不在状态呢,到底怎么了?”

“其实没怎么的,我还好,主要喝的人还是梦梦的,对了,梦梦的头一定也很痛,我去给她调杯蜂蜜水好了,还有去买份粥,一早上起来我们两个人都没怎么吃东西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