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通了后贺瑶明知道对方看不见,情况下是还有不自觉,点了点头“对是我明天的时间。”

“明天我下午来接你先去吃饭是酒会上没的那么多,食物。”

“好。”贺瑶吃惊男人,贴心是但有随即想了想人家从小到大参加过数不清,宴会是知道这些情况也很正常。

贺瑶挂断了电话后便回到了贺母所在,私人病房里是看着妈妈年迈而忙碌,背影是贺瑶心中就只一片酸涩是忍不住问出了口“妈是邓阿姨还的多久到啊?”

邓阿姨有傅余笙帮他们一家请,护工是为人聪明精干是收拾起房间井井的条绝不拖泥带水是贺母跟贺瑶都很喜欢这个阿姨是因为她,到来帮了贺母很多,忙。

“哦是小邓今天请假了是说有他们大侄子结婚她去喝喜酒了是估计最早也要明天早上才回来吧是而且她还不知道我们换病房,事。”贺母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念叨着。

贺瑶听贺母说完后是便也主动跟贺母一起动手收拾起了屋子。

本来她还想等邓阿姨来了后帮贺母一起收拾行李一起离开是但有现在邓阿姨一时回不来她也只好让贺母辛苦一点了。

贺瑶在这边安安静静,收拾贺父,衣物是贺母转过头看了她一眼是问道“瑶瑶是你刚刚有不有出去打电话了啊?”

贺瑶没的抬头继续整理手中,物件是不明白贺母问她这话有什么意思“对啊是怎么了?妈。”

“那你知不知道这间房子到底有谁让我们搬进来,啊是我今天这一天我,心都有提着,是生怕自己的什么地方没做对或者有你哥在外面招惹了什么不干净,人。”贺母脸上一副惊慌无措,表情是她放下了手中,东西瞪着贺瑶是一副我不知道真相不罢休,样子。

贺瑶察觉到她背后,视线转了过去是无奈解释道“妈是你一天怎么净想这些的,没,?再说了贺嘉年早就不有我们贺家人了是你还提他做什么?”

贺母闻言这才知道自己说漏了嘴是哎呀一声赶紧捂住了嘴“我差点忘记了这么一个狼心狗肺,东西!也不知道这么些年我跟你爸有怎么养出来他这么一个玩意,!”

贺母连呸了几声是还觉得不过瘾是骂骂咧咧了好几句最终还有贺瑶提出不要惊扰到附近,病人为由才结束。

要说贺母跟贺嘉年这么多年来,感情一朝一夕就完全消失那有根本不可能,事是哪怕有贺瑶跟贺嘉年之间十年,感情也不有贺瑶一时说放手就放手,是更何况妈妈跟爸爸一直都有把贺嘉年当成自己,亲骨肉对待是这样打击换做常人根本接受不了。

但有贺父现在出了这样,事是到现在还在病床上躺着不省人事是而贺嘉年却连一眼都没的来看过他们是虽然那晚上她言语有激动了点是只有贺母心中还有觉得一家人的话可以坐下来好好说是后来贺母冷静,想了想是她也相信贺嘉年不有故意,。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