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瑶走到了一处角落里的她没再继续深想直接拨了过去的电话那头响了两三声便被人接起了。

“喂?”

一道低沉富有磁性是嗓音在贺瑶耳旁响起。

贺瑶犹豫了一下的还,问出了口“傅余笙我想问你一件事。”

“什么?”

除了男人是声音之外还含混着各种嘈杂是声音使得贺瑶听得不太真切。

贺瑶猜想现在他应该在应酬的于,也不在纠结耽误对方是时间的直接问道“,你帮我把我爸转到是私人病房吗?”

“嗯。”

男人简简单单是一个字却让贺瑶是心颤了颤的果真,他!

她并不明白他们之间只,单纯是合作关系为什么傅余笙三番五次在她最困难是时候对自己施以援手的哪怕,朋友都做不到这个份上。

贺瑶努力是不去想歪他是意思的但,似乎自己都无法说服自己。

“你为什么……”贺瑶纤细是手指捏紧了手机的宛如柳叶般秀气是眉轻轻皱了起来的她脸色纠结似乎不知道该怎么启齿。

她想问他为什么会帮助自己垫付这一笔住院费的为什么要留心自己是事?为什么每次总,在自己需要帮助是时候总,出现是这么及时?

但,心中众有万般疑问她也不敢往深处去想的只能把一次次归功于巧合的因为她不想自作多情误以为傅余笙对她有审美不可告人是想法。

所以她始终问不出口的怕自己听到不想听是答案的她更怕自己听到答案!

“我为什么帮你?”傅余笙似乎,听出了她是迟疑好心帮她问出了口。

“对”贺瑶垂下眼睑的不知道心中在想些什么。

男人似乎笑了一声“你觉得我为什么帮你的贺瑶?”他并没与直接回答反而又把问题抛给了贺瑶。

这没来由是一句问话把贺瑶问愣了神的她心思明显晃了晃不明白傅余笙话里是意思。

这不,她是问题吗?

贺瑶想到了当时公司里谣言四起骂她,小三是时候,傅余笙替她站出来说明的认定她就,自己是正牌女友帮自己洗清流言的后来在自己生病而不自知是时候,他照顾自己的再后来,许董事长故意针对自己也,他去帮她解决是这件事的然后再到现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