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这件事她还没来得及跟梦梦说,想来既然现在跟她发消息那就说明梦梦应该还没睡觉。

想到这一点,贺瑶便想也想的拨了过去,想让梦梦早点知道这件事,明天的酒会她是肯定推脱不了了,只能改成周末了,不过周一就要上班,而演唱会不知道又要开到多晚。

贺瑶暗暗叹了一口气,这都是她自找的,只能舍命陪君子了。

电话果然很快就接通了。

“喂?瑶瑶什么事?这么晚了还给我打电话?”冯梦怡饿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因为周围噪音的缘故所以贺瑶听得不是很真切。

冯梦怡那边一接起电话,她周围哄闹的跟杂乱的重金属摇滚音乐跟各种人群尖叫嚷杂的声线传入了贺瑶的耳中差点把她耳朵炸掉,她瞬间把手机拿远了自己半米的距离。

“冯梦怡你这么晚了都还不回家,还在外面玩什么?”贺瑶大声呵斥道,似乎忘记了自己打电话的用意。

不是她多管闲事,而是她一个妙龄女子孤身一人大晚上的去夜店玩,她是想不开了还是怎么的?贺瑶虽然不想过多干涉好友的自由,但是对于闺蜜安全的这件事来说,再怎么样都是在自由之上的。

“害,瑶瑶你不要担心我啦,我,你的钱还够用吗?我关心你一句还不行吗?真的是小气气的很!”冯梦怡似乎是有些醉了,说话开始大舌头起来。

贺瑶听她一句话都说不完整了哪里还敢让她继续一个人在外面待着,于是赶紧从床上站起来,纵使她再不舍温暖的大床也不想让冯梦怡陷入什么不得了的危险之中,“冯梦怡你在哪里我过来接你回家,你不会喝酒就别去夜店玩,你这么大个人了还没点制止力?”

贺瑶一边吐槽着,一边收拾着,说着就打算去找她了。

此时冯梦怡的电话被一位男子接过,“我是邓铭溪,冯梦怡在我身边的很安全,你不用特地跑一趟了。”

虽然因为摇滚的声音掩盖了男人说话的一部分音色跟内容,但是贺瑶也能听出个大致情况,心中这才松了一口气。

邓铭溪她是知道的,梦梦身边的大学同学兼暗恋了冯梦怡七八年的一个男人,是真正的陪冯梦怡从少女到女人的这个过程中重要的一个存在,也是冯梦怡的死党之一。

为什么会是她的死党呢?因为他们身边所有的朋友杜能看出来邓铭溪喜欢冯梦怡,但是只有她这位正主不知道,还一直把人家当兄弟。

之前贺瑶失恋的那段时间还一直傻乎乎的把邓铭溪往她这里塞,想让他们在一起,也不知道冯梦怡脑瓜子里面装的什么。

贺瑶跟邓铭溪自然是神女无意流水无情了,不过在冯梦怡的折腾中贺瑶倒是跟邓铭溪熟识了不少。

想到这里贺瑶不禁摇了摇头,也不知道梦梦是真的不知道还是故意装傻不捅破这层纱,只是人家邓铭溪倒也没显示出不耐烦,反倒是一直把兄弟这件事坐实一直陪在冯梦怡的身边不留余力的对她好。

既然人家都没想把这件事说破,那她作为一个局外人自然是不可能从中再说些什么了。

总之邓铭溪痴情了这么多年,哪怕是徐程逍贺瑶都会觉得不靠谱,但是只有这个男人贺瑶才是真正的放心,能把冯梦怡交到他的手中,也同时是为了给他们两人制造机会。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