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静的房间中,贺瑶和贺嘉年两个人相视而立,一个满眼深情,一个满眼厌恶。

两个人僵持了一段时间之后,终是贺嘉年先开了口。

“瑶瑶,我知道我之前是做过很多错事,但是你能不能再给我一次机会?”

贺嘉年依旧是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若不是太了解他,贺瑶可能真的会心软吧。

但是一想到贺嘉年之前做的那些事情,贺瑶只想要赶紧让他离开自己的面前。

“我们之间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你要是没有什么别的事情的话,就赶快离开我的房间吧。”

不等贺嘉年说什么,贺瑶便补充道“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明天就赶紧离开我的家。”

贺嘉年怎么也没有想到,贺瑶对自己的厌恶竟然已经到了这样的地步。

他满怀悲伤的深吸了一口气,环视了一圈,“瑶瑶,你这房间的摆设还是和当初一样,你看你的梳妆台上还放着我们之前一起买的玩偶呢。”

看到这个玩偶,贺嘉年像是看到了希望,看来贺瑶也并没有那么的绝情。

顺着贺嘉年的眼神看过去,贺瑶轻笑一声,“贺嘉年,你是不是太自以为是了,那个可是傅余笙前几天送给我的,跟你有什么关系?”

玩偶当然不是傅余笙送的了,但是此时贺瑶只想贺嘉年快点离开她的房间所编造的一个谎言而已。

果然,听到傅余笙的名字,贺嘉年心中最后一点雀跃也都消失不见了。

他难以置信地盯着贺瑶,声音略微有些颤抖,“这是他送给你的?所以你会这么珍爱这个玩偶仅仅是因为这是傅余笙送给你的?”

“是。”贺瑶坚定地回应到,面色像平素一般平静,“你想要知道的我都已经告诉你了,现在可以离开了吗?”

他一步一步地走上前去,居高临下地盯着贺瑶,一字一句地说到“瑶瑶,你对刚刚认识的傅余笙都能笑脸相迎,为什么对我这么绝情?”

“你不觉得你说这话很可笑吗?”贺瑶听着贺嘉年的话,嗤笑了一声,“你以为你是谁,凭什么跟傅余笙相提并论,你配吗?”

虽说贺瑶和傅余笙之间也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感情,但是她至少知道傅余笙为人正直,至少不会像贺嘉年一样脚踏两只船。

最主要的是她跟傅余笙清清白白,没有一点私人感情,即使傅余笙以后真的有了中意的人,他们之间的关系不过是口头约定而已,想来她也不会这么难过。

贺瑶安慰似的想着,却完全忘记了这么多天与他长长短短的相处在她的心里在就发生了质一般的改变。

“瑶瑶,我们之前关系那么好,都是假的吗?我不相信你会这么轻易就爱上傅余笙。”

贺嘉年难以置信地摇了摇头,他们之间十年的感情,他不相信贺瑶这么轻易就放下了。

贺瑶淡淡一笑,“贺嘉年,你也知道,那已经是以前了,我们都该放下了。”

“那傅余笙呢,难道你们真的在一起了吗?”

听着这样的话不紧不慢地从贺瑶的口中飘了出来,贺嘉年的心中隐隐作痛。

对于贺嘉年的问题,贺瑶觉得有些难以理解,为什么贺嘉年偏偏要这么在乎傅余笙呢?

为了能够让贺嘉年不再纠缠自己,贺瑶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坚定地点了点头。

“我们是在一起了,但是这跟你又有什么关系呢?”

贺瑶的一句话,让贺嘉年的脑海嗡的一下堆满了关于傅余笙和贺瑶成双入队的场景。

他的眼神之中没有了之前的那种深情,取而代之的则是无尽的愤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