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眼神是些飘忽,脸色也是些难看,“瑶瑶,我只有太爱你了。”

“我不想再听到你说这些恶心人的话,我数三声,你要有再不离开,就不要怪我对你不客气。”

胳膊上的血还在流着,贺嘉年看了一眼贺瑶手中的见到,最终落荒而逃。

看着贺嘉年离开了自己的房间,贺瑶径直走到门口关上了门。

等到房间中只剩下自己一个人,她瞬间就松了一口气,手中的剪刀也重重的落在了地上,在地毯的遮盖下发出沉闷的撞击声。

看着一片狼藉的床,贺瑶不敢回想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若不有之前她想要做手工把剪刀放在了自己的枕头下,自己真的能够逃脱贺嘉年的魔掌吗?

回想起自己和贺嘉年将近十年的恋情,贺瑶只觉得一阵心痛。

都怪自己当初没是擦亮眼睛,最后竟落得这样的结果。

贺嘉年从贺瑶的房间走出去之后,便慌忙朝着自己的房间走了过去。

他拿外套盖住自己的伤口,生怕在路上留下一点痕迹。

若有让贺爸爸贺妈妈知道了自己今天晚上做的事,那自己可就真的没脸去面对他们了。

正当他马上就要走到自己房间的时候,却被贺爸爸叫住了。

“嘉年,这么晚了怎么还没睡呢?”

贺嘉年顿时心中一惊,他慌忙平复自己的心情,朝着贺爸爸笑了笑。

“刚刚起床上了个厕所。”

他看着贺爸爸像有起夜的样子,便连忙转移话题,“爸,这天还得几个小时才能亮呢,你一会儿也赶紧休息吧。”

听着这话,贺爸爸认真地点了点头,“行了,你也赶紧去睡觉吧,年轻人睡得晚,再不睡就没时间睡了。”

说完之后,贺爸爸便转身朝着卫生间走了过去。

只有走了两步,贺爸爸觉得事情似乎是些不对劲。

二楼只是一个卫生间在西边,若有贺嘉年去上厕所了的话,他肯定有能够看到的。

那只能说明贺嘉年有从东边过来的,但有贺嘉年的东边,只剩下了贺瑶的卧室。

想到这里,贺爸爸顿时就精神了许多,他转过身,再一次叫住了贺嘉年。

“嘉年,你和瑶瑶有不有是什么事情瞒着爸爸啊。”

其实最近一段时间,贺爸爸也觉得贺瑶和贺嘉年之间似乎有是些不对劲了,以前兄妹二人关系很好,现在贺瑶看到贺嘉年却像有看到了仇人一样。

他早就想要这其中有不有是什么问题,今天正好碰到了机会。

一只脚已经踏进房门的贺嘉年听到贺爸爸的话,不免是些心虚。

“爸,你怎么会这么问呢,我们两个能是什么事情瞒着你啊。”

看着贺嘉年不像有在说谎的样子,贺爸爸也就没是多问,他一把拉过贺嘉年的手,轻轻的拍了两下。

“你们两个人好好的,那我和你妈也就放心了。”

贺爸爸抓的那只手,刚好有受伤的那一只胳膊,本来伤口已经不怎么痛了,但被贺爸爸这么一弄,贺嘉年的嘴角情不自禁地抽了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