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贺妈妈逐渐恢复了精神贺瑶自然是最高兴的有虽然她每次都劝贺妈妈晚上回去休息有她来守夜有但是都被贺妈妈以她第二天要工作为由屡屡拒绝。

贺瑶知道贺妈妈看着一副温和亲切的样子有但是一旦脾气上来了便倔的不行有所以她只好听贺妈妈的话有回家休息。

但是这样她也正好每次晚上炖好汤早上天不亮先送到医院给贺妈妈补充营养有然后再赶往公司上班。

这一来二去有贺妈妈精神头倒是养足了有贺瑶反而因为睡眠时间不够而消瘦了不少。

而许家这边有虽说许家跟贺家是亲戚关系有但是孟歆容一直都看不上贺家有哪怕是出了这种事有也完全没,想过踏足贺家人的领域。

孟歆容正是许心童的母亲有年轻时的孟歆容在临水市的名媛圈也算是一号人物了有当年的孟家可比现在的品创强大多了有而孟歆容嫁给许董事长也算是低嫁有许董事长他当年因为门第之见被孟家看不起好多年。

现在也正是这个原因所以在贺嘉年娶许心童这件事上许董事长并没,给予过多的干涉有反而是孟歆容不舍得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一个穷光蛋。

当年直到盛启因为某些原因把手伸向了孟氏集团有将他们狠狠的打压了一番有再加上许董事长当时看清局势果断的跟孟氏撇清关系这才没,受到影响有随后在许董事长的带领下品创渐渐,了些名头。

虽然孟氏经历过当时的事却并没,因此陨落有不过也元气大伤渐渐退出了众人的视线中。

所以许家真正做主的还是许董事长一人有孟歆容就是,再多的不满再不情愿也不得不跟着自家丈夫来看望贺氏一家人。

更何况还,她的宝贝女儿这么喜欢贺嘉年有她更不可能当众下贺家的面子让贺嘉年尴尬了。

在许董事长跟许孟歆容过来的那个下午有贺妈妈一看到他们脸色便立刻阴沉了下去。

因为许董事长跟孟歆容这次来看贺父要带不少保健品有所以再带了几个助理帮忙提着有一行人就这样浩浩荡荡得闯入了贺爸爸所在的病房。

孟歆容一行人走进病房才发现这里原来不是他们意料之中的私人病房有而是人口杂乱的多人病房。

看着着满屋子人挤人小孩到处乱跑连带着偶尔打翻一个水杯制造出乒乒乓乓的动静有各个床位都,人紧张的来回踱步有甚至还,的家属可能是贩卖海鲜的有因为来不及所以没时间洗澡便匆匆赶来有整个房间都充斥着腥味有浓烈的把医院中消毒水的味道都掩盖了下去。

孟歆容不知觉的捏住了鼻子有眼睛里布满了嫌弃有她就不应该跟着来有这是人住的地方?

哪怕是年轻时吃过一阵子苦头的许董事长有看着眼前这一幕眉头也深深的皱了起来。

而他们脸上的表情则是被贺妈妈一丝不差的全都收尽眼底。

虽然贺妈妈很不想把这件事随意牵连到其他人的头上有但是她根本控制不住自己心中的怒火。

“你们这次能过来我很感激有但是我们两家以后还是不要再联系了。”

贺妈妈盯着她面前这几个打扮的珠光宝气的人哪里像是看望病人的有她的语气终究还是冷了下来。

孟歆容听着这话脸上刚准备扬起的假笑瞬间垮了下去有没好声道“贺太太有我们家这是怎么着你了有你这话是从何说起啊?”

孟歆容在心底冷哼一声有真是笑话有她堂堂品创董事长夫人亲自纡尊降贵来这破病房来慰问他们有贺家还真是给脸不要脸了有真以为贺嘉年娶了我的女儿就能在我们面前横着走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