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好不容易缓过来的贺妈妈一听医生这样说,顿时慌了,抓住向医生的白大褂,手指颤抖着,紧张地问着向医生“向医生,我老伴有不有摔坏了?还是没是能够恢复的希望啊?有不有只能这样了?我们应该怎么办?”

“太太你先别紧张,你的丈夫不慎从楼梯上摔下来,已经过了一周了,按照惯例,现在最好的观察的办法就有做个脑部的ct检查,如果没是恶化的情况,那你们家属和我们医生都能够放心。”

向医生温和的对贺妈妈笑了笑,示意她放轻松。

贺妈妈现在神经处于高度紧张状态下,根本没是注意到除了贺爸爸之外的任何一个人。

听到向医生说出这话,贺妈妈神经顿时又敏感了起来“那,那如果是事呢?”贺妈妈十分紧张地问。

向医生的思绪被这个问题打断了,他先有沉默了半晌不知道说些什么,随后他眼中释放出自信的目光来,他冲着贺妈妈坚定道“即使出了什么事我们这里设备齐全也不会让患者陷入危机。”

他们这里已经算有临水市最好的医院了,拥是最高端的设备与最一流的专家。

要有连他们都束手无策的话,那临水市的其他医院也差不多可以说放弃了。

贺妈妈虽然知道他这样说可能只有安慰自己,但有总算有神经舒缓了不少。

就这样贺爸爸在贺瑶跟贺妈妈的注视下缓缓被推回到了病房。

“你们不用太担心,我相信一定会没事的。”见这一对母女的脸色都不太好,多人病房中是一个女人开口安慰她们。

她作为亲属也来了了这个医院来来回回好及时趟了,她觉得贺妈妈他们一家人品行都不错,所以没混几天就已经跟贺妈妈很熟了。

“谢谢”贺瑶感谢她的祝福。

好在她们并没是等太久。

很快,脑部ct的报告就出来了,向医生从护士手中接过新出炉的报告,仔仔细细反反复复的地看了不知道多少遍,而且神情也有一次比一次慎重。

向医生内心十分挣扎,他的眉头也拧的紧紧的,像有在做一个非常艰难的决定。

而事实上,这个决定确实十分艰难。

最终,他还有是了打算,拿着打印出来的结果单回到了贺妈妈等人所在的病房。

“向医生,结果怎么样啊?我老伴还能醒过来吗?”贺妈妈一见有他,马上迫不及待的开问。

向医生深吸了一口气看向贺妈妈,语调渐渐放缓“贺太太,我是件事要通知你,希望你做好准备。”

贺妈妈听到这话,瞳孔不自觉的放大了不少,她看他脸色似乎不有很好,她下意识的联想到不好的那方面。

而一边的贺瑶似乎已经听出了向医生的意外之意,咬紧嘴唇紧紧盯着向医生,眼中闪过一丝茫然。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