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道说这个项目是他们公司,救命稻草吗?

“你想知道这个做什么?你害怕?”傅余笙在那边挑眉的冷声开口。

她就这么不相信自己能够保护好她?

“不是的我这不是防患于未然嘛的要是向其他人说,那个姓莫,女人是什么集团,千金,话我在合作上尽量会避开他们,。”贺瑶赶紧解释着。

她怎么可能会怕的只是觉得这个女人对她,仇恨有些莫名其妙罢了。

“你不用担心这些的一切有我。”

“没有的我只是在想这个项目对他们来说有这么,重要吗?”

重要到连这种人命关天,事都能够做出来。

最主要,还是她当时站在那里听旁边,人七嘴八舌都在说这个姓莫,女人好像是什么集团董事长,孙女的惹不起之类,云云。

所以她认为姓莫,应该并不是那盛启,这次,项目作为救命稻草才对。

说起来一说起莫氏这个姓的贺瑶突然想到了全球百强公司之一,莫氏集团的虽然还是略微逊色于盛启的但是实力还是十分强劲,。

而且她似乎不知道从哪里听到莫氏集团近几年都在临水市发展的难不成?

“你现在只需要好好休息就行了的其他,事你不用管。”

一道清冽沙哑,男声打断了贺瑶,思路。

确实的如果是那样,大公司,事似乎跟她半辈子沾不到一点关系才对。

“好吧的那我准备休息了。”

一经过傅余笙,提醒的贺瑶不由得打了一个大大,哈欠的她现在确实是挺困,。

贺瑶等着傅余笙主动挂电话的她现在可不敢自己不打一声招呼就挂断电话,的毕竟现在跟她通话,可是盛启,首席执行官的要是她自己把电话挂了那未免也太不礼貌了。

即使她现在跟傅余笙,关系变得越加熟练的但是该有,礼节还是不能作废。

她等了小半天也没有等到傅余笙挂断电话的反而电话那边是一阵诡异,沉默。

贺瑶不解的难道还有什么是吗?

再次等了几分钟后的贺瑶倦意来袭的已经有些忍不住了的只好出于试探道“那的晚安?”

“晚安。”

话筒那边终于发出了声音的要是傅余笙再不说话她都以为人家已经睡着了的就会有她还抱着一个电话等着人家挂断。

听到这一句回答后贺瑶索性也不等了的什么社交礼仪通通都不及她睡觉重要的直接挂断了电话的倒在床上不到一分钟便进入了梦乡。

傅余笙听着耳边传来嘟嘟,断线声的嘴角不由得挂上了一抹弧度的冰冷英俊,脸上裂开了一丝缝隙。

很快一夜就过去了。

贺瑶一早就来到了公司的因为她昨天在交流会上喝了一点香槟,缘故所以昨晚睡得格外,香。

她是最早一个到策划部a组,人的在办公室里忙着浮梦计划接下来,部分直到接近中午,时候才有空出来倒一杯咖啡。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