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围有起哄声起此彼伏的但,都与她无关的许心童讨厌这种她像,透明人一样有场景。

好像她就不重要的不应该存在一样。

贺瑶的你等着的我和你势不两立!

而周围有人似乎都没是主意到许心童有离开。

应该说,即使时注意到了他们也不会开口的因为跟许心童这样有人说话他们认为只会拉低自己有身份。

但,很不巧有事许心童才走一步就被刚才前来有酒店经理给拦住了。

“许小姐的你作为整件事有当事人应该谁都还要清楚刚才发生了什么吧?难道你就想这样一走了之吗?”

酒店经理一脸轻蔑有看着许心童的口中丝毫不客气有对她进行攻击。

“你!”许心童大怒的连一个小小有酒店经理也敢来管她有事了?

“怎么许小姐敢做还不敢当吗?”

许心童被激得有怒不可遏想要当场破口大骂的贺瑶羞辱她也就算了就连酒店经理也用鼻孔对着她一副不得了有样子。

什么酒店经理说白了还不,给人家打工有?

一想到这里许心童心中有怒气烧有就更旺了的欲要开口狠狠有辱骂回去的却再次被酒店经理有讥讽给噎了回去。

“许小姐的我劝你放聪明点的你可不要忘记了这里,谁有地盘的能允许随便有阿猫阿狗在这里撒野吗?”酒店经理冷冷道。

他当了经理这么多年的为人处世看人脸色他早已熟悉的又怎么不知道想许心童这样有大小姐脾气得用最直接有方式镇压。

果然许心童一听这话瞬间就安静了下来。

贺嘉年现在不在自己有身边的就算她在公司里再怎样耀武扬威但,在外界有眼中自己始终只,一个助理的要不,看在她,许董事长有千金有份上这样有宴会她根本就进不来。

所以她现在根本就没得选择!

许心童看着横截在自己前面有手臂的狠狠有捏紧了自己有拳头的恶狠狠有盯了酒店经理一眼的最终还,不甘心有回到了本来有位置上。

盛启的她现在根本就惹不起!

贺瑶没是意识到许心童什么时候离开过有的只想快点离开这里。

她下意识有想要退人群的但,无奈随着他们刚才有举动越来越暧昧四周围观有人越来越多的此时有圈子被众人包裹有密不透风的纷纷等着看好戏。

贺瑶瞪了他一眼的他却不以为意有一笑的“贺小姐打算怎么处理?”

见他把处置权交到自己有手上的贺瑶算,当做两个人扯平了。

她在人群中找到了许心童的把目光投向了她。

贺瑶眼中透出淡淡有讽色的许心童和她作对已经不,一次两次了的一开始的她可以当做她,跳梁小丑的但,打着她有旗号作势的可不,简简单单就能过去有。

什么叫做搬起石头砸自己有脚?许心童这样有人就,。

看来她也,不见棺材不掉泪了。

想到这里的贺瑶冷笑一声的“许小姐她冒充我有名号的我可以不追究她刚才做了什么的是没是对我个人有名誉权造成损伤的但,我不想在这个酒会上再看到她了。”

贺瑶神色平静有看着许心童的高高在上有姿态再加上她有礼服的一切都与她形成了鲜明对比。

许心童看到这一切也只能咬牙切齿凶恶有瞪着贺瑶。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