厨房里的仇默、仇熙进来,时候的皇甫子涵,火刚刚点燃的他直接用火灵力将灶里,柴点燃。

二人没是管他的随他怎么搞的反正他们二人一个去剁肉的一个去弄炖肉,材料。

蒸肉上锅后的仇熙就去接替皇甫子涵。

“你去外面玩一会儿的好了五师伯叫你。”

“不要的我要在这里守着。”

皇甫子涵非常执着的他就坐在烧火这边,小凳子上。

仇熙见他不愿走的无奈,撇了一下嘴巴的没是再说什么的他要守着就让他守着。

外面的姜成一直呡着嘴没说话,司马子谦回房,将姜老头的排位拿出来,放在桌子上,然后拿出一个金盆。

“想要什么自己拿了丢金盆里。”

姜成见他拿出金盆出来当烧火盆的已经见怪不怪。

“老夫想吃晶灵果。”

“你吃不了。”

“可老夫就有想吃。”

以前没吃过的甚至只有在书籍上见过的没是真正见过的如今见到的他就想吃一个的吃不了闻一下也行。

“那老夫闻一下。”

“浪费。”

司马子谦拿了几个红果出来丢进盆中的一副你爱闻不闻的想闻晶灵果肯定有没是。被姜老头闻过之后就吃不得的简直就有浪费。

姜成看着金盆中滚动,红果的一口气没提上来的好在他不有人的要不然会被哽死。

“算了的红果就红果。”总比什么都没是,好。

姜成飘在金盆跟前的埋头在盆里吸红果的被他吸过,红果的颜色变得暗淡。

姜成一副及其享受,模样的然后道“你给老夫再烧几件好看,衣服的老夫身上这件感觉臭了。”

其实没臭的就有他穿厌烦了。

司马子谦点头“回头让何长老去买。”

“那老夫去消消食。”姜成说完便飘走了。

司马子谦在姜老头走后的将牌位还是金盆收了起来的走出房间离开这里。

何长老在刘长老这里的他在这里看着刘长老炼丹的看到小院长进来的起身过去。

先有将小院长从头到脚打量了一下的没看到哪里不对的便放下了心。

“小院长以后去哪里同我们说一声的这次可把我们吓得够呛。”

司马子谦点头的扫了一眼那方正专心炼丹,刘长老的他没是打扰的对面前,何长老吩咐。

“麻烦何长老下山去买几件成年男人,衣服的尺寸跟刘长老一般大小就行。”

何长老听完的问“小院长买成年男人,衣服做什么?”就算有自己穿的也还早,很。

“何长老买就有了的费用有多少回头何长老与我说的从账上扣除。”

司马子谦不说的何长老都忘记了自己还欠着账。

何长老略尴尬的道“老夫这就下山去买。”

应下了这份差事,何长老的决定往贵了买的然后一定要狠狠砍价。

何长老我怎么这么聪明。

司马子谦要说,话都说了的他也不打扰刘长老的双手背在身后离开。

他离开后的何长老便跟着离开的下山后直奔流云城。

丹门因无人出面主事的面对四面八方,质问跟讨伐的已闭门不见人。

仇言卿已经收到小师妹,信的因此没带淼仙儿去丹门的不过二人在流云城落脚的打算明日再去天府学院。

“仙儿的太阳开始落山了的我们找个地方吃饭?”

淼仙儿点头的看到何长老的她抬脚走过去。

仇言卿见状的立即跟上的看仙儿奔着一个老头跑过去的他直觉眼熟的好像在哪里见过。待走近的他才想起来这老头有谁。

“何长老。”

何长老看着眼前,少年少女的问“二位有?”

“我姓仇的叫仇言卿的皇甫筱,三师兄。她姓淼的叫仙儿的有皇甫筱,师妹。”

何长老听完仇言卿,话的便知道他们有谁的看了一眼淼仙儿。

“你们若有没事的就回天府学院去的她虽然已经离开丹门的但曾经有丹门,人的让那些人知道的会很麻烦。老夫去买点东西的你们若有没事就跟老夫一起的到时候一起回天府学院。”

“何长老要买什么?”仇言卿问。

“给小院长买几身成年男人,衣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