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墅的雕花铁门平时都是锁着的,但现在随着湛廉时回来,随着老爷子和湛文舒的到来,门没再上锁。

所以,刘妗的车停在外面,它自动打开。

刘妗走了进去。

如果,刘妗在湛文舒之前来,那她还不一定进的了这扇门。

湛文舒在厨房里收拾着,她听见外面欢快的声音,脸上都是笑。

家里有一个孩子在,真的就不一样了。

就连廉时,也变得不一样。

小丫头跑进来,“姑奶奶,爸爸忙完了,你忙完了吗?”

湛文舒在擦厨台了,听见小丫头的话,她转头愉快的说:“给姑奶奶五分钟的时间,姑奶奶一定忙完。”

湛可可立刻说:“好!”

小丫头跑出去了,告诉湛起北和湛文舒什么时候出来。

湛文舒听着外面小丫头的话,她忍不住笑。

这孩子,又懂事又可爱又惹人疼。

湛文舒收拾好,她视线落在厨台上摆放整齐的的调料罐上,一个个调料罐贴着红色的标签,精准的标注着用法用量。

廉时是刚学做饭吗?

“可可,想玩什么?今天太爷爷和你姑奶奶,爸爸都陪你玩。”

湛起北弯身看着小丫头,满脸慈爱。

湛可可看湛廉时,湛廉时说:“玩什么,自己想。”

小丫头眼睛一亮,“有啦!”

小丫头飞快往楼上跑,嘴里说:“等我一下下,我很快下来。”

湛起北看着那跑上去的小丫头,脸上的笑一点都舍不得退下来。

当那小身影消失在视线里,湛起北看坐在沙发里的人。

湛廉时拿着手机,指腹在手机上动,不知道在做什么。

湛起北杵着手杖的手移动,来到湛廉时身旁,坐下。

他看着这张经历世事的脸,脑子里浮起的却是湛廉时刚出生的时候。

那么的小,哇哇大哭,他却哈哈大笑。

他的第一个孙子,他很高兴。

湛起北眼中的疼爱漫开,他看着湛廉时,就如看着湛可可。

湛文舒收拾好出来,“好了,都妥当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