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备过来看李思,见他已经能坐起来,他便看了一下他的伤口,“没事儿?”

李思道:“周大人说还得再看几日,伤口若是不恶化就算好了。”

薛备伸手摸了一下他的额头,“有点儿烫。”

李思蹙眉,“不是什么大事,周大人说只要我不高烧,也不抽搐就没事。”

薛备:“……你倒想的开,那箭头挖出来,陛下都以为你要活不成了。”

李思很感动的道:“万死不能报陛下恩德。”

说的是皇帝为他吮血的事。

薛备撇了撇嘴,正想说话,一道急促的马蹄声响起,然后是一阵急急地鼓声。

薛备立即起身,还按了一下要蹦起来李思,“你受伤了,安心养你的伤,我去看看。”

薛备跑到主帐去,他刚到,才敲鼓的令兵也跑了过来,“报——”

他啪的一声跪倒,大声道:“薛将军,大将军被包围了,困于敌中出不来,请薛将军发兵救援。”

薛备吓了一跳,“不是步兵吗,竟然没有冲杀出来吗?”

令兵能怎么说,难道说大将军恋战,他不是冲杀一次,也不是两次,而是四次吗?

此时也不是追究的时候,这一支军队都是契苾何力在领,他是总前锋,是绝对不能出事的,不然对士气是一个很大的打击。

于是薛备立即点了八百兵马出去,临走前他跑去找周满,和她道:“周大人,你们立即移帐城中,紧闭城门,除非我等回来,否则固守城池。”

步兵都留下,还有四百骑兵,差不多也够用了。

薛备还去找了一下李思,“你照看主帐。”

李思:……他是伤患啊,不过也应下了,现在军中品级最高的除了他就是周满了,总不能让一个太医来领兵吧?

薛备带着兵马便疾驰出营,坐在营帐门前磨药的满宝只抬头看了一眼就扭头和苏木道:“让人再准备一些木柴送到城中,一会儿主帐要搬到城中,让斥候盯着前面,要是有伤兵送来,提前回来禀报。”

苏木应下,问道:“老师,要不要做些药包?我们之前做的止血药包不剩多少了。”

满宝想着今天事情也不多,搬进白岩城后也就照看已经料理好的伤兵,的确要趁着有空的时候多做一点儿,于是点头,“去药房把药领出来吧,我们做一些。”

苏木就去列单子取药。

满宝继续磨药粉,她将药杵拿起来,捏了一点儿药粉看,很是满意的点头,还不错,再磨一磨。

李思捂着胸口上的伤勉强穿好衣服,出去组织将士们将营帐都搬到白岩城中。

薛备赶着去救契苾何力,主将陷于军中,事情并没有闹开,因为这不仅会影响士气,闹不好,还会哗营。

薛备赶到,看到大晋的骑兵都被围在正中间,立即道:“从东侧杀进,西侧杀出……”

并没有直接冲进去,他们先从侧首边杀进去,根本不接触到契苾何力又从另一头杀出……

齐齐将契苾何力围在正中的敌军不得不调转头应付他们,围势稍缓,薛备这才带着人杀进去,冲杀了两次才杀进去,带上浑身是血的契苾何力往外逃。

两队兵马合成一队,跑了许久才逃出来,契苾何力却没有直接回白岩城,而是在一处山坡上停下,下马后便让人清点人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