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之所以敢跨进程sir的屋门,其实也是自信有自保的!

真惹毛了她,她的空间也是能吃人的!

告了别,她回了楼上的家。

给安安洗漱好,她再度将叶建斌的日记本翻出来,逐页阅读:

“这是我们逃港的第五天。小石头还好,小霍却烧得更厉害了。再过两天就是潮汐日,我在考虑,要不要推辞几天再过海?”

“这是我们逃港的第六天。小霍高烧似乎退了些,却咳得厉害。小石头也开始拉肚子。山上连丁点食物都找不到,我们已经弹尽粮绝......”

“第七天。我找到了食物,两个孩子今天都吃饱了。可小石头还是在拉肚子,小霍咳得更厉害。这里没有医生没有药。我打算今晚冒险,从红树林一试。如果能顺利过河,他们都能平安。如果不能......”

“我们成功了!”

“......”

“万幸!小霍的伯父联系上了我们......”

“......”

日记本上的字迹有晕开迹象,显然是有一部分进了水。也不知道是过海时弄,还是之后弄的。

也正因为晕开了一部分,所以,上面的内容她是连蒙带猜,补全了一些缺失的字。

不过也能从有限的字里推测出事情经过。

叶建斌带着两个孩子从红树林逃港,结果,小霍发烧,小石头拉肚子,没有吃的没有水,更没有医生和药。一行人弹尽粮绝,被迫冒险偷渡。好在三人成功了。

但同时,也彻底中断了信息。

就是不知道,当初程sir是在哪里发现的这些物证?

带着满心忐忑,于若曦勉强眯了一会儿眼。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