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族与龙族,既然同出自于东皇钟之中,而且是神州之中最早的两个种族,那么杨风相信,神秘的龙族,也肯定有过人之处。

“大人,其实我并没有见过龙族的人,也不知他们在哪里,只知道他们消失了,本族之中,或许只有第一任族长知道龙族,可惜第一任族长,被族中的后起之秀给杀了,所以现在没人知道龙族,更不知道他们有哪些不同。”卜诺奇恭恭敬敬的回答道。

“唉!”

杨风叹息一声,真是可惜,但将会如果有缘,他或许能见到龙族的人。

不过灵族真乱,竟然可以任意的杀戮,生在这族中,做个族长都不安宁啊,总担心被人灭掉,然后取而代之,其实就算是在下界的神州大陆中,不也是如此吗,强大的人,可以灭杀弱小的人。

在神州大陆中,无数宗门的门主,以及领袖等,不也被手下人,或者被弟子给灭了,这种事杨风也见过不少,这就是人心。

“既然你是灵族的人,那么你对东皇钟应该会有感应吧?”看向卜诺奇,杨风问道。

“大人,抱歉,我虽然是灵族的人,但并非出自于东皇钟。”卜诺奇回答道。

“为何?”杨风问道。

“大人,难道你忘了我刚才的所言了吗,我灵族中,男女是不能生育的,当我族的人口,锐减少一定的数量之后,天道会自动的孕育出一批灵族的人,而除了第一批人,是东皇钟孕育而出外,余下的人都是后来出现的,据我所知,我族之中,第一批族人,已经几乎死的差不多了,现在还活着的,估计不超过几十人。”卜诺奇回答道。

由于灵族中没有法制,可以任意杀戮,而还不会灭族,所以导致他们经常放生仇杀,因此属于东皇钟诞生的第一批人,现在已经死的没有多少人了,只有几十人,如果动乱冷血的灵族,那几十人,想必也是经历过无数次的杀戮,之后才艰难的活下来吧。

“那第一批人,他们是否能感应到东皇钟的存在?”杨风问道。

“不知道。”

卜诺奇摇摇头,严肃道:“对于这问题,我从来没有询问过他们,而且我族之中,人与人之间很少交流,大家都相互防备,以及相互算计等,谁也不会交心啊。”

“唉!”

杨风无奈的叹息,生在这灵族之中,活着还真是累啊,人与人之间相互的算计,每天都是你算计别人,或者别人算计你,虽然这样的情况,在下界的神州大陆之中也有,但还不至于如此冷血。

这让杨风想起秦国的商鞅变法时期,整个秦国当时的情形,大致也是如此吧,人与人之间没有多少信任。很多人认为,商鞅变法凝聚秦国的力量,但也不完全是,只能说,他变法之后,将秦国变成了战争的机器,组建了铁血的军队。

因为商鞅的连坐法,导致这个国家人与人之间没有多少信任,他将几户为一体等,这几户人家中,如果其中一户人家,或者其中一个人犯法,那么另外的几户人家都会受到连累。

在这样的规定之下,左邻右舍们,相互的监督,以及监视等,弄得人心惶惶,失去了信任,都变得比较冷血了。

“不过我曾听族长说过,东皇钟每次出现,都会现世于东皇山的三千结界中,之后东皇钟便会回到风沙流域之中,那是因为,因为......。”

咳咳咳!

说话间,卜诺奇咳嗽了几声,因为他有伤。

哗啦啦!

杨风随手挥动间,那生生不息的造化功,浩浩荡荡的能量,快速笼罩着卜诺奇,将他的重伤之身恢复,转瞬之间,也就是几个呼吸之后,卜诺奇顿时觉得神清气爽,之前的伤势,竟然几乎全部康复了。

“大人,谢谢你。”卜诺奇感激道。

杨风平静道:“不必谢我,你继续接着说。”

“是。”

由于见识到杨风的实力,以及神通,所以卜诺奇现在对他毕恭毕敬。

“我曾听族长说过,东皇山乃是东皇太一的起源之地,而风沙流域,乃是诞生东皇钟的区域,在远古时期,东皇太一诞生于东皇山之后,他便进入这片区域中,得到了东皇钟。所以强大的东皇钟,除了在一定的规律之外,出现在东皇山的三千结界之外,余下的时间,几乎都在风沙流域之中,只是我不知具体的位置而已。”卜诺奇继续说道。

原来如此!

原来东皇山是东皇太一的起源之地,而风沙流域,乃是东皇山的诞生之地,所以东皇太一陨落之后,此神器除了在一定的规律之外,出现在东皇山之外,余下的时间,几乎都在风沙流域之中。

只是这片空间很大,而卜诺奇所知的又甚少,所以他并不知道东皇钟在何处。

“卜诺奇,请问东皇钟这神器,在什么样的规律之下,会出现在东皇山的三千结界之中。”圣罗兰问道。

“呵呵!”

卜诺奇歉意一笑,道:“抱歉,对于如此神秘之事,我并不知晓,因为我也是道听途说而已。”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