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空间深处,黑龙岭中,卜诺奇的这些话,让杨风等人耳目一新,原来神州之中最早的两个种族,分别是灵族,以及龙族,而这两个种族,竟然都是东皇钟诞生而出的,东皇钟乃是先天之物,出现的历史,以及岁月,远在三皇之上。

先有东皇钟,再有东皇太一,以及盘古,女娲,之后东皇太一获得东皇钟,然后衍生万物,而在东皇太一衍生万物之前,灵族与龙族的人便已经存在了。

也就是说,其实灵族与龙族的人,都是先天之人。

杨风继续问道:“既然你们是先天之人,为何你的实力如此低。”

“其实,并非每个先天之人实力都很强,先天之人,也需要功德,盘古族与女娲,以及东皇太一,之所以能成为三皇,是因为他们有功德,而我灵族与龙族的人,由于没有功德,因此实力并不是很强,但我们有无尽的岁月,只要天地还在,我灵族与龙族的人便不灭,因为长生的缘故,所以大道也剥夺了我们一些东西,那就是我两族之中,无法出现三皇五帝境界的强者。”卜诺奇说道。

天道是公平的,上天赐予一个人,或者赐予某个种族某种技能,那么就会剥夺他们另外的东西。

就如同神州大陆,上天赐予一片热带地区丰富的自然资源,他们有无尽的石油,矿产,黄金等等,可是上天也剥夺了他们的一些东西,虽然他们坐拥金山银山,但却很难富国强民。

如上古时期的三皇,盘古大神以及女娲大神,陨落之后留下了种族,靠他们的神器,却不能完好的保存下来。

东皇太一陨落之后没有留下种族,可是他的神器东皇钟,却完好无损的保存了下来。

“既然你灵族,是东皇钟最早衍生而出的,那么想必你们知道东皇钟在那里吧?”杨风问道。

东皇钟!

听到杨风的提问后,卜诺奇一脸紧张,环顾着四周。

因为东皇钟是他们的圣器,所以他们要守护。

“你们究竟是何人,来此的目的又是为了什么?”卜诺奇紧张的问道。

“你不必紧张,我没有恶意,我只是来寻找东皇钟而已。”杨风回答道。

“什么?”

听到杨风的话后,卜诺奇精神紧绷,浑身颤抖了一下,就如同被雷电击中似的。

“你们居然来这里寻找东皇钟,你们可知,东皇钟是我族的圣物,你问可能也休想染指,否则将会成为我族的仇敌。”卜诺奇杀气腾腾道。

“东皇钟在哪里?”

杨风不想与卜诺奇废话,所以他直接询问对方,东皇钟究竟在哪里?

“小子,你就死了这条心吧,我就算是死,也不会告诉你东皇钟在何处。”

卜诺奇目露凶光,全身涌动着强大的杀气,他那冰冷的目光,就如同锋芒的剑气。

噼!

咕噜金象又是一个巴掌打过去,将卜诺奇打飞在地上,道:“小子,我没问你什么,你老实回答即可,如果不配合,小心老子我弄死你。”

没想到咕噜金象的脾气竟然如此火爆,这与曾经的他完全不同,前后判若两人,在杨风的印象中,咕噜金象是个温顺的人。

记得以前在下方的神州大陆时,咕噜金象就如同一个德高望重的老者,性格并不冲动,也不暴躁。

可是自从进入这里之后,他变了呢,以前不同了,但其实很正常,或许这才是真正的咕噜金象,真正的他。

以前在神州大陆时,咕噜金象由于只是一道魂魄能量,因此他的性格很温和,可是现在不同,他有了身躯,有了血肉,所以重新做回了上个时期的他。

其实咕噜金象这种强者,不可能真的会性格温和,因为生活在那个时期,动乱不堪的大荒年代,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时势造英雄,能在那个时期脱颖而出的人,肯定都不是等闲之辈。

“老家伙,你居然敢对我动手,我族中的高人如果知道,会把你碎尸万段,千刀万剐的。”卜诺奇咆哮道。

“本事不大,口气不小。”

轰!

咕噜金象那强大的光芒,如同闪电般的轰击而下,攻击在卜诺奇的身上。

“啊!”

卜诺奇惨叫一声,一口鲜血吐出,焉焉一息的他,痛苦地哀求道:“不要杀我,求你们不要杀我,只要你们不杀我,但凡想问之事尽管问,我将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没想到卜诺奇也是个贪生怕死的家伙,咕噜金象还没有动真格了,还没有真正的要灭他,可他居然就求饶了。

不过身为灵族的人,他拥有无尽的岁月,不生不灭,因此自然不想死,毕竟活着是多么的美好,只要可以活下来,没有谁愿意死,除非是疾病缠身。

“老夫我可以不杀你,不过我们的门主杨风,无论问你什么,你都要老老实实地回答,如若不然,小心我扭下你的狗头。”咕噜金象威胁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