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族,圣地外的山谷中,狂风不断的吹拂着,前方千步外的石壁上,天帝曾经留下的那个字中,散发出恐怖狂暴的气息,如此强大的气息,纵然杨风是帝王级的强者,也深感压力很大。

咕噜金象迈着吃力的步伐,步伐沉重的走到杨风身旁,道:“真没想到,天帝竟然如此厉害,在灵族外也留下了这个字。”

“哈哈!”

白金乌继续笑了笑,道:“杨风,天帝的强大,岂是你们能窥探的,你们可知,之前的灵帝,以及现在的盘古族,还有女娲族的强者们,为何能拖住天帝吗?”

对于这问题,杨风没有回答。

白金乌继续说道:“那是因为,天帝由于与天道对抗的缘故,所以他实力被压制了,如果没有天道的限制,以及压制,十万年后的如今,灵帝与盘古族,以及女娲族的人,岂能拖着他,早就死在他的手中。”

原来如此!

经白金乌提醒后,杨风这时才想起,天帝在击败四帝,以及第一次压制了盘古族,以及女娲族之后,他便企图掌控天道,而天帝之所以要掌控天道,完全是因为一个人,桑羊公。

他要扭转时空,回到过去,回到上古时期的那个时代,彻底将桑羊公的足迹抹去。

灵帝破除封印后,之所以能与天帝一战,能拖住天帝,以及盘古族,还有女娲族的人,现在之所以能拖住天帝,乃是因为天帝被天道压制的缘故,否则十万年后的今天,他们这些人,岂是天帝的对手。

“杨风,尔等若是识相,那就立即回头是岸吧,我奉劝你们一句,不要与天帝为敌,否则这是找死。”

提起天帝时,白金乌一脸畏惧,他那深邃的眼眸中,露出惶恐之色,因为天帝太强大了,即便是在十万年前,天帝也能横扫整个神州上下,何况是十万年后的如今,天帝更恐怖强悍。

狂风中,杨风缓缓转身,看向身旁的白金乌,一字一句道:“你畏惧天帝,但本帝我却不畏惧他,他贪生怕死,但本帝我却不贪生怕死,白金乌,既然你认为,本帝我无法接近那个字十步之内,那么本帝我便让你知道,天帝并非是无所不能的。”

“不错!”

圣罗兰也是点头道:“白金乌,没想到你身为灵族的族长,却如此贪生怕死,胆小如鼠,你畏惧天帝,但我普渡门门主却不畏惧,纵然神州上下,所有人都畏惧天帝,可我们依然丝毫不惧。”

“哼!”

白金乌冷哼一声,昂起头,不屑一顾道:“你们好大的口气,但说大话没用,如果你们真有本事,那就靠近石壁十步之内,只要你能靠近石壁十步之内,我便保证,带你们寻找东皇钟。”

踏!

山谷中,杨风快速一步踏出,随着他脚步的迈出,一股强大的气流,也伴随着他快速的涌动。

呼!

一道强大的劲风,快速吹拂弥漫在四周,杨风深邃的眼眸看向前方的那个字,虽然相隔千步的距离,但那个字中散发出的强大威压,却好似泰山般的压制而来。

“杨风,注意安全。”圣罗兰提醒道。

咕噜金象也是提醒道:“小心那个字,这里面肯定有玄机。”

杨风知道咕噜金象的意思,这玄机二字,不仅仅只是指那个字的强大,也是指白金乌,此人阴险狡诈,而且畏惧天帝,他带自己等人来此,或许不安好心,也或许还有其他的阴谋诡计。

不过既然来了,就算再危险,杨风也要一试。

“呵呵!”

白金乌阴森森一笑,道:“杨风,如果你们信不过我,那可以不试。”

踏出一步后,杨风看向白金乌,威严道:“如果我靠近那个字,你胆敢食言,或者有什么阴谋诡计,小心我灭了你,因为本帝我最痛恨言而无信的人,以及最痛恨使用阴谋诡计的小人。”

“放心吧,我白金乌身为灵族的族长,向来说一不二,只要你能接近那个字,我便向你保证,一定会带你们去见东皇钟,你若是信不过我,现在大可离去。”白金乌不耐道。

“好,既然如此,那我就相信你一次,如果你敢欺骗我,本帝我保证,将会灭了你。”杨风威胁道。

白金乌冷哼道:“杨风,本族长我没必要欺骗你,只要你能接近天帝留下的那个字十步之内,本族长我便带你们去寻找东皇钟,而且你若想对付本族长我,估计也没那么容易吧,本族长虽然不是帝王,但却也有帝王级的实力。”

面由心生,观白金乌面相,便知对方是个阴险狡诈的小人,这种小人的话不可信,但杨风现在没得选择,因为他只能按照白金乌的要求去做。

当然,如果此人敢有什么阴谋诡计,杨风将会灭了他,然后与黑金乌合作,只是要耽搁不少时间而已。

踏踏踏!

山谷中,杨风迈着沉重的脚步,一步步的朝前方走去,随着靠近那石壁,以及靠近那个字,他面临的压力也越来越大,那强大的威压也越来越沉重。

道!

千步之外,那光滑如玉的石壁上,天帝留下的‘道’字中,散发出无穷的恐怖气息,滚滚威压,好似惊雷般的压制而下,随着杨风的行走,他离石壁越来越近了。

九百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