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仑圣境!

祭坛之上,杨风双手轻轻的托起酒杯,之后双膝下跪。

扑通!

一道沉重的跪地声,清晰的传到众人耳中,这声音虽然不是很响亮,但却清晰的传到每一个人的耳中,只见杨风那炯炯有神的眼眸中,少了几分锋利,但却多了几分忧愁,以及迷茫。

曾经,还没机会与天帝决战时,他朝思暮想,做梦都想与天帝决战,可是现在,当有机会与天帝一战时,他却有些畏惧了,以及有些害怕,因为他心中没底,没有十足的把握能击败天帝。

可纵然如此,哪怕只有十分之一的几率,他也不会放弃,何况天帝究竟对付洞玄。

洞玄的实力虽然很强,但肯定难以力敌天帝,以及阎厄两人,一旦洞玄陨落,他将会失去靠山,当然,至于是否会引起三位监察出手,至于是否会将这件事的事态扩大等,这些便不是杨风能控制的了。

凝望着天穹,杨风那洪亮的沧桑的声音传来道:“臣杨风,叩拜天穹。”

曾经的几次祭奠天穹,大地时,杨风都没以臣自居,只是报其姓名,但如今不同,他已经是帝王级的强者,成为帝王,所以能以臣自居了。

“禀告天穹,自上古至今,已足足十万年,四帝陨落,万千高手惨死,魂河之血河依旧在,古咒之痛依存,天帝灭其四帝尚野心不足,今日公然发动战争,企图灭洞玄大帝,以求一统神州,继续祸害千千万万的芸芸众生。”

杨风那洪亮的声音,好似随着清风,快速的传播到极其遥远的天穹之中。

狂风中,张武以及冯东等人,静静的听着他的声音,静静的看着他的背影,但众人的面前,仿佛出现了那一幅幅的画面,小冰河流域之中,天帝灭灵帝,一代强大的帝王,一位了不起的灵帝,十万年之后,就这样陨落了。

“天帝不仁,非我神州众生之福,若洞玄大帝陨落,天帝继续扺掌神州,将会成为芸芸众生的噩梦,臣杨风不才,虽无开天辟地之能,但却愿意为了神州百姓,挺身而出,与天帝一战,臣今日立下誓言,即将与天帝与无妄海一战,不求将来能独霸神州,但求我若身死,今后还有后来人。”

还有后来人!

还有后来人!

杨风那洪亮的声音,一次次弥漫在虚空中。

“万岁!万岁,门主万岁!”

下方,张武等人那洪亮的声音,好似惊雷般的传遍四周,或许因为听到杨风的那一番话吧,或许此刻的他们,个个豪情万丈吧,所以众人意气风发,仿佛纵然九死一生,也丝毫不惧。

“臣杨风,叩谢天穹。”

祭坛之上,杨风恭恭敬敬的叩首,之后将杯子中的酒倒在地上,然后他又缓缓的伸出手,打算端起第二杯酒。

也不知道为何,祭坛下方的张武,以及冯东等人,感觉杨风端酒杯的速度很慢,那缓慢的速度,就仿佛时空永远停留在这一刻,那缓慢的速度,就仿佛杨风是一个苍老的老人,行动不便。

“杨风。”

下方的圣罗兰很心痛,此刻的她,恨不得亲自走上祭坛,然后亲自为杨风端起那一杯酒,因为她不想让杨风那么吃力,她更不想看到,杨风那缓慢的动作,仿佛端着千百斤的东西。

其实普渡门的那些成员们,此刻也有相同的感受,他们仿佛觉得,门主杨风已经老了。

祭坛之上!

杨风轻轻的端起第二杯酒,之后那洪亮的声音传来道:“臣普渡门门主杨风,跪拜地母,至三皇从上古至今,历经五大轮回时代,出现诸多帝王级强者,然天帝的种种罪恶,罄竹难书,荼毒天下,祸害众生,古往今来,天帝之罪行,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臣立誓,纵然身死千百次,也要在无妄海水域,与天帝决一死战,此战,不是天帝死,便是亡。为众生,纵然身死不入轮回,此生也无怨无悔。”

无怨无悔!

无怨无悔!

……

杨风的这句话,一次次回荡在虚空中,纵然一死,他也不悔,因为师父曾教导过他,男子汉大丈夫,既然生存于世,那就要做一个顶天立地的人,上不愧天,下不愧地,不枉为人一世。

“无怨无悔!”

“无怨无悔!”

冯东以及普渡门的那些强者们,也是大声的呼唤着无怨无悔,只要能跟随着杨风一起并肩作战,只要能追随门主,就算九死一生,他们也不惧,纵然一死,他们也无怨无悔,毫无怨言。

轰隆隆!

轰隆隆!

那远去的夔牛战鼓之声,依然好似潮水般的涌动而来,这战鼓的声音,仿佛与大地的气息融为一体了,而祭坛之上,孤独跪拜中的杨风,始终微微的低着头,他仿佛在感受着大地之气的灵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