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天之主盘古,我乃本族的二世祖,本族危亡,到了生死存亡的最后关头,请赐予我神力吧。”

浩浩荡荡的声音,直冲云霄,刺破苍穹,直达九天之上。

那煌煌天威,仿佛在九天成型,浩浩荡荡的和两个人的气息产生了共鸣!

盘古老祖就地盘坐下来,身上不断地有符文在闪动,仿佛要发动一个特殊的禁术。

而女娲老祖则是站在他身前,谨防天帝的奇袭。

天帝微微一笑:“哦?你这是要借用九天之上的盘古之力吗?可惜啊,你不过是一个蝼蚁罢了。如果是盘古本人来此,我还畏惧三分!”

天帝话音刚落,那九天之上的天穹,居然“轰隆隆”的裂开一道裂缝。

天之痕!

天都裂开了!

靠!

牛比啊!

天是什么?

是天道的边界啊。

你都能捅破这天道的边界了?

这还了得?

小道为帝,大道为皇!

天帝微微动容,不过还是比较淡定。他倒要看看这老不死的能弄出什么风浪来。

顷刻间,天之痕出现的越来越大。

天,裂开了一条巨大的裂缝。

其中有无数的符文出现,和盘古老祖身上的符文仿佛有对应的共鸣趋势。

这符文是血脉滋生,盘古老祖是盘古之后,虽然无数年过去了,血脉稀释。但是身上到底还有一点点盘古的血脉。

莫非,这真的是盘古之力?

眼看天空裂缝之中出现的符文越来越多,刚开始天帝不在意。但是很快天帝感觉到,这符文出现之后,仿佛这个世界的运转规则都在变化。

什么是世界运转规则?

东升西落,日落月升,昼夜交替,草木一秋,春日发芽,秋风落叶……这是这个世界亘古不变的规则。

但是,这股符文出现,妮玛这都感觉要变化了啊。

不行!

“老东西,真想不到你身上有这么大的秘密。我要是让你施展出来。只怕还真的要影响到本帝的宿命。”天帝双手合十。

“拟大道,空间横断!”

一道长达数百里的空间,忽然横断在半空!

仿佛是一道新的天空,横亘而出。

九天符文和盘古老祖的符文共鸣,被切断了!

那九天裂痕之中涌现出来的符文,失去了盘古老祖的牵引,开始混乱,然后回缩,最后回到九天之上。

九天裂痕,也在快速萎缩。不出片刻时间,天之痕消失了!

天地,重新宁静,归位。

“噗!”

盘古老祖倒吸一口鲜血喷出,整个仿佛苍老了十岁,不可置信的看着天帝:“你,居然淬炼出拟大道了!”

大道为皇!

天帝居然可以施展拟大道。

就是距离成皇,只有一步之遥!

恐怖如斯!

盘古老祖悲鸣一声。

女娲老祖也悲鸣。

还有必要对抗吗?

没必要了!

拟大道一出,近乎大道。那是接近皇者的实力!

天帝双手负背,一脸傲然:“两个老家伙,本帝忍你们很久了。若非本帝之前腾不出手来,你们早就死了!”

盘古老祖长叹一声:“天意啊!天意!”

天帝右手一挥:“小道剥夺!”

盘古老祖和女老祖两个人身上的道法,瞬间剥离,天地变色,苍穹炸裂。

小道为帝,这两位绝世强者的小道,就这样被剥夺掉了。虽然两个人没有淬炼出真正的小道,只是动用神通才勉强可以和小道媲美,但是道理和效果是一样的。

当天空恢复宁静的时候,两个老者已经瘦骨嶙峋,奄奄一息。

“老东西,你们以为阻拦我就可以给杨风拖延时间吗?可笑。本帝纵横天下十万年。就算杨风杀了武灵卫,得了东皇钟,又能如何?”天帝缓缓走来。

“天意!”

两位老祖浑身发抖。

拟大道!

杨风连小道都没有淬炼出来,就算得到东皇钟又如何?要知道当初东皇太一演化万物的时候,也不过是大道的修为啊。

杨风就算吸干了东皇钟的玄妙,能成为拟大道的强者吗?

几乎不可能!

“我留你们一条命,让你们看着本帝如何涤荡乾坤,杀灭杨风!”天帝大手一挥,两个人消失不见了,紧接着,天帝往前踏出一步,进入虚空之中,直接不见了。

……

道有云,此生为恶,死后入十八层地狱。

可见,地有十八层。

道有云,界欲六天,铯界十八天,三清天等等三十三重天。

佛有云,“一者名曰住善法堂天。二者名住峰天。三者名住山顶天……二十八者。名众分天。二十九者。名住轮天。三十者。名上行天。三十一者。名威德颜天。三十二者。名威德焰轮天。三十三者。名清净天。”

可见,地有十八层,天有三十三重。

清净天,是九天之上的最高存在。

那里,是天的边界。

之前盘古老祖打开天之痕,是第九重的光明天。

若非天帝看到后面符文改变了这个世界的运转规则,只怕还是不紧张的。

清净天,就是这个世界的最高处。

当然,这只是道法总纲上的说法,其实没那么复杂。

说白了就是弄出来一个说法规则而已。

总之,清净天,就是这个世界天空最高处的地方。

站在这里,可以俯瞰整个世界。除了混沌空间!

杨风等人进入混沌空间还需要靠近空间的门。实际上对天帝来说没那么麻烦,因为混沌空间的真正地理位置,就在清净天旁边。就在这个世界最高处的旁边。从这里进入混沌空间,就好像去邻居家串门一样简单。

清净天上,有一座空岛。

空岛名为清净岛。

这是天帝的居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