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层地狱深处,一股股浓郁的黑煞之气不断的弥漫,这处地下世界,就如同真正的地狱,到处一片哀嚎之声,阴气森森,煞气浓浓。

一座黝黑的宫殿中,那大殿之内,竖立着无数铁柱,每一根铁柱之上,都缠绕着无数大大小小的黑色铁链。

哗啦啦!

叮叮当当!

当阵阵阴风吹拂而来时,那一根根黑色的铁链,发出‘叮叮当当’声音。

猛然间,黑暗之中,一人突然睁开眼,他那锐利的眼神中,竟然爆射出两道光芒,如同漆黑的宇宙中散发出的光芒。

“东皇钟!”

此人激动而威严的声音传来,随后出现在一颗铁柱之下,当此人出现后,只见他穿着一袭白色的衣衫,但他的长相极其古怪,额头上有个包,脑袋上竟然没有几根发丝,这长相有点像个寿桃。

“东皇钟竟然出现了,我闭关千年,神州大陆究竟发生了何事。”

此人低头蹙眉,他就是阎厄,十八层地狱深处的绝世强者,而他的主上,与监视天帝的雪影,乃是同一个时期,以及同阶的强者之一。

“大人,天帝麾下,蔡相求见。”

昏暗的大殿之中,一股黑气弥漫进来,随后凝聚出一个美丽的女子。

“蔡相?!”

阎厄眼眸中爆射出一道精光,短暂沉默后说道:“他来干嘛?”

“不知,好像是天帝派遣他来的。”这女子恭敬道。

“既然如此,本大人便去见见他。”

嗖!

言毕,阎厄消失在大殿中,下一刻,他出现在一个大厅中,这是一间比较明亮的大厅,不过大厅中的摆设也极其简陋,但却有种古朴的感觉。

而大厅之中,蔡相一脸恭恭敬敬的站在那里,见阎厄出现后,他立即行礼,道:“见过阎厄尊上,千年不见,没想到阎厄尊上你实力更强了。”

“嗯!”

阎厄随意点头,深邃的眼眸从蔡相身上一扫而过,随后问道:“蔡相,你来见本大人我有何事啊?”

说话间,阎厄随意端坐在主位上,似乎无视一旁的蔡相。

待阎厄入座后,蔡相小心翼翼的上前,随后将一个黑色的木盒子,不动声色的放在阎厄面前,道:“尊上大人,这是我主天帝送你的一点小小心意,里面是一株十万年的九眼天珠灵草。”

“嗯!”

阎厄淡淡点头,眼角余光随意从黑色盒子上一扫而过,随后示意道:“你请坐吧。”

“多谢尊上。”

蔡相深深鞠躬,然后端坐于下方,只是对于高高在上的阎厄,他有些不满,可想到天帝的嘱托后,他也不敢有意见,何况阎厄很恐怖,纵然是天帝,对他也得礼让三分。

“天帝陛下还好吧。”蔡相入座后,阎厄问候道。

“还好,还好,不过陛下刚灭了灵帝,他已经超过了中道,无限接近大道了。”

提起天帝现在的修为境界,蔡相也是一脸崇拜。

阎厄微微一笑,道:“接下来,天帝陛下应该就要成皇了吧?”

听到这句话后,蔡相被吓了一跳,立即站起来,心惊胆战道:“阎厄尊上,此话可不能乱说啊,我主天帝,万万没有成皇的念头,他只想做神州的陛下,岂敢成皇啊。”

“哈哈哈!”

见蔡相被吓得脸色苍白,满头大汗,阎厄微微一笑,道:“本大人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你何必当真,其实,本大人我倒希望天帝陛下能成皇,届时,本大人我也好前去祝贺一番。”

“不敢,不敢。”

蔡相急得满头大汗,焦急道:“阎厄尊上,我主天帝并没有成皇的念头,你也应该知道,自远古之后,便留下一道法令,远古后不可有皇,谁若成皇,必遭灭之。”

蔡相恨不得对天发誓,好让阎厄相信他的话。

“蔡相,本大人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你何必当真,你回去之后,代我向天帝陛下问好,就说本大人我本想去祝贺他晋升拟大道,奈何有诸事缠身,所以没时间。”

对于蔡相的表现,阎厄也是很满意,不过如此也好,好让天帝知道,千万不要想着成皇。

蔡相立即起身恭恭敬敬道:“阎厄尊上,我一定会将你的话转达,不过我今日来此,是受天帝重托,想请你去处理一件事。”

“何事?”阎厄问道。

“你有所不知,你闭关的这千年以来,神州发生了不少大事,尤其是最近,突然间崛起一人,此人才二十余岁,竟然便成为帝王级强者,而且还即将得到东皇钟,如果不出意外,他将会成为皇者。”

“什么!”

阎厄大惊,道:“竟然有这样的人,二十余岁,便成为帝王级强者,而且将会成为皇者,这怎么可能。”

“千真万确。”蔡相凝重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