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风继续说道:“先有道,再有万物灵长,而人类,也属于万物灵长的一类,因此无论是人,还是飞禽走兽,甚至是万物,都离不开的道的约束,很多人认为,道法只能约束人类,以及只能约束有血有肉的飞禽走兽,但他们却不知,其实道也能左右万物,甚至日月星辰等。”

“为何?”圣罗兰问道。

朱雀王也是好奇道:“是啊,日月星辰等,乃是与天地同在星球,是没有生命的,为何依然受道的影响。”

杨风神秘一笑,道:“因为纵然是日月星辰,也有终结的那一刻,也有寿元的定数,纵然是星辰,也有开始,以及终结,而始与结,也就是生命的过程,以及演变进化的过程,但这一切,依然无法离开道的影响。”

……

接下来,杨风就如同一位王者,仔细的为圣罗兰等人讲述着道的存在。

在他的讲述之下,无论是圣罗兰,还是咕噜金象,或者朱雀王,都听的津津有味,甚至一直不满的巴图钠,也是听的如痴如醉,全心投入杨风的讲道之中。

“哈哈!”

许久后,咕噜金象笑了笑,道:“不错,不错,杨风,你果然是有进步了,你所讲述的这些东西,博大精深,纵然是老夫我,也听得云里雾里,我相信你只要再好好的感悟,就一定能感悟出,属于帝王级的道法以及神通。”

圣罗兰也大喜,虽然她们与杨风的差距越来越大,距离越来越远,但她并没有沮丧,相反,她更希望杨风能走的更远,更感悟出更强的神通,之后有足够的实力,与天帝一较高下。

朱雀王也是心情极好,因为她女娲族的人为了杨风,此刻正与天帝大战呢。

杨风继续说道:“所以道,是凌驾于一切之上的存在,天地间的一切,都无法脱离道的约束,都说圣人之下皆为蝼蚁,但圣人也是人,其实在我看来,应该说是大道之下皆为蝼蚁。”

“不错,不错。”

咕噜金象点头,严肃道:“杨门主,你言之有理,道法之下皆为蝼蚁,大道之下,无论是曾经的青帝,炎帝,还是黄帝,以及灵帝,他们这些人在大道之下都是蝼蚁,甚至就算是现在的天帝,在大道之下也是蝼蚁,但可笑的是,天帝竟然想掌控大道,凌驾于大道之上。”

“是啊。”

狂风中,杨风情不自禁的感叹。

大道之下皆为蝼蚁,大道之下,一切万物生灵都是蝼蚁,可是天帝,竟然想掌控大道。

曾经在神州大陆时,杨风便得知,天帝想要掌控天道,所以出现了魂河,以及无数的诅咒等,但后来杨风才知道,原来天帝之所以要掌控天道,其实只是因为一个人而已,桑羊公。

天帝出生于一个很普通的家庭,还是个孩童时,天帝的部落,就遭受到外敌的入侵,而他的父母,也死于那一场战乱之中。

后来天帝成为了孤儿,但被一个叫桑羊公的人收养。

收养了天帝后,桑羊公传授他神通,以及各种绝学,将他当成自己孩子般的培养,成长后,天帝曾经发下誓言,今生今世,将会永远做桑羊公的属下,永远对桑羊公忠心耿耿等,如果誓言,将会死于桑羊公的眼泪之下。

可是后来,随着实力的强大,所以天帝后悔了,他不想永远只做桑羊公的麾下,于是,一个歹毒的计划,在天帝的心底闪现,那就是要灭掉桑羊公,只要桑羊公死了,那么他的这个誓言也就作废了。

于是,天帝打着为方父母报仇的幌子,一次次要求桑羊公发动战争,入侵那个部落,但都被桑羊公拒绝了,无奈之下,天帝暗中还是桑羊公所有的女子,将这责怪推卸在那个部落的身上。

失去了所有子女的桑羊公,由于被仇恨冲昏头脑,所以发动了战争,但最终被天帝偷袭灭杀。桑羊公临死前,并没有了流下泪水,所以天帝的那个誓言,自然也就失去的作用了。

不过天帝做梦也没想到,他自己的成就竟然会那么高,竟然会成为帝王级的强者。

因此成为帝王级的强者后,天帝一心想要控制天道,他想回到十万年的那时期,抹杀桑羊公所有的足迹,他要让他桑羊公这个人,永远消失在历史中,永远没有出现过,如此一来,他的誓言,便再也没有丝毫的威胁。

可是掌控天道,真能回到十万年前的岁月吗?

或者说,掌控了天道,能否复活那些死去的人,比如自己的父母,师姐,以及雷利大哥等。不过这个念头,也仅仅只是在杨风的脑海中一闪而过,因为他觉得这是不可能的,这有违天道。

大风中,杨风继续为几人讲述着道,不过他无奈的一身叹息,道:“唉,虽然我感悟了一些道法,但大道三千,玄之又玄,奥妙无穷,至高无上的大道,岂是我能感悟透彻的。”

“是啊。”

咕噜金象点头,严肃道:“杨风,对于道,你要怀有一颗畏惧之心。”

“前辈,多谢你的提醒,我记住了。”

感谢了咕噜金象之后,杨风继续施展出强大的精神力,快速探查着这些结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