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场,惊讶,震撼!

“云飞扬,败了!!”

“云飞扬居然败在杨风手上了!!!”

“江宁三巨头之一的云飞扬,今天,被杨风击败了!”

“天啊,那可是云飞扬啊,被誉为是不可战胜的存在啊。今天居然败在杨风手上了!!惊天大新闻啊,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打死我也不相信这个事实!”

“太强了!杨风太强了!连云飞扬都不是他的对手!”

“……”

无数的人,都瞠目结舌!

齐柏生,黎万兴几个人也被彻底惊讶到了。

只见黎万兴的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杨风赢了!虽然我没太看明白杨风最后是怎么赢的。他用的那个什么天罡圆盘是什么东西,但是看的出来,杨风最后使用的那个天罡圆盘很牛叉,很牛很牛,牛得我自己都感到害怕!”

齐柏生也大跌眼镜:“他,一个二十岁的少年,进入江宁也就半年左右的少年,居然实打实的击败了云飞扬!同罗金身的云飞扬啊!”

齐柏生自问,就算自己都远不是云飞扬的对手。

那可是同罗金身啊。

但是今天,杨风居然击败了云飞扬!

这太可怕了!

那个少年,才区区二十岁啊!

齐柏生彻底惊呆了!

这个少年太可怕了!

齐柏生忽然感到来自杨风身上的强大威胁,片刻后齐柏生大声道:“府主,杨风这个少年实在是太可怕了。他未来将会是我们张氏府的强大对手,我以为今天府主就应该在这里出手灭了杨风。永绝后患!”

黎万兴也马上道:“大长老说的不错。杨风这个人的潜力太可怕了,我也认为杨风这个人不能够留着了,否则太可怕了。我都感到害怕!”

张朝北仍具深邃的盯着普度山的方向,眼眸深不见底,谁也不知道张朝北在想什么。

齐柏生再一次道:“府主,这件事情不能够犹豫,杨风这种人,现在如果不灭了他,未来等他羽翼丰满,必定会成为我们张氏府的心头大患!”

张朝北忽然挥挥手:“别着急,看看再说。你们说的这些话,我心里有数。不必再说了。”

张朝北这般冷漠的开口,齐柏生和黎万兴两个人都不敢再说话了,但是他们的眼神里都充满了忧虑,显然恨不得马上打死杨风。

……

两千米外的一个小山头。

冯提篮,青牧,千宫雨和千水墨四个人看到云飞扬落败的一瞬间,全部都惊讶不已。

特别是千宫雨,更是感到心痛如刀绞,捂着心口半晌都说不出话来,如果不是强忍着的话,只怕这会儿千宫雨就会吐出鲜血来了。

这个杨风,成为了能够击败云飞扬同罗金身的绝顶高手,已经成为了自己这辈子都不可能成就的高手!

这种绝望的感觉,仿佛千万根锋利的针,深深的扎在千宫雨浑身的每一块肌肤之中。

青牧也是如遭重击,整个人忍不住往后退了几步:“杨风……赢了!杨风居然赢了!他击败的可是拥有同罗金身的云飞扬啊,而且还是打开了同罗金身最强状态金身甲的云飞扬啊!这样的高手,才二十岁!他未来的成就,简直不可限量!我们江宁的格局,都可能被这样的妖孽所打破!”

冯提篮也是瞠目结舌,好半晌都说不出话来:“好可怕的杨风!最后一下,那么轻松的就斩杀了同罗金身甲!如此可怕的剑术,整个江宁再也找不出第二个人了。他的身上,居然有几分那个人的风采了。”

青牧疑惑道:“你说的那个人是谁?”

冯提篮道:“东南剑无双!”

剑无双!

这三个字一出,青牧千宫雨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冯提篮继续道:“不过我也只是说有一点点像罢了。现在的剑无双都不知道强悍到什么地步了。东南三省,一个剑无双就可以压制三省霸主巨头了。更何况神龙门的其他顶级高手!剑无双是东南百年一遇的第一天才,没有人的风采可以媲美。杨风纵然如此光华闪耀,却也不过只有剑无双风采的千分之一而已。”

这话说出来,就更加的震惊了。

这时候千水墨开口道:“好了,大家不要说这些没用的了。我们还是看看眼前的事情怎么办吧。”

冯提篮这时候开口道:“杨风上次在普度门的庆功宴上公开拒绝了张朝北的邀请,和张朝北成为了死敌。现在张朝北杀云飞扬不成,看到杨风崛起得如此迅猛,想必也对杨风起了杀念。搞不好一会儿张朝北就会出手对付杨风呢。”

青牧沉声道:“副门主说的不错,张朝北肯定有这种念想!那我们到时候怎么办?”

冯提篮道:“当然不能让张朝北得逞了。但凡张朝北想要剿灭的敌人,我们都要出手保护。门主,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千水墨神情淡然:“也不好说。”

冯提篮道:“我们和杨风的交往还是不错的,并无太大的仇恨。而且杨风对门主的印象应该是很好的。未来不排除我们有收纳杨风的可能。只要把杨风收入我们化武门,我们化武门的未来一片光明啊。”

“好了,少说两句,多看看场上的变化!”千水墨这时候开口到。

语气严厉,冯提篮和青牧等人越都不敢再说话。只是他们感觉到千水墨的心思非常深刻,他们根本琢磨不透。

……

普度门一边,此刻所有人都欢呼雀跃,互相拥抱在一起,大声的叫喊着杨风的名字。

之前杨风在战斗之前就说了普度门的骄傲需要用鲜血和生命去维护。一度感动了所有的人。但是后面随着战斗的进行,杨风不断落入下风,好几次都濒临死亡的威胁,那个时候,普度门的人一度认为什么狗屁高傲,压根就是骗人的,只有活着才是最实在的。

但是到了此刻,杨风用自己的行为,兑现了杨风一开始说的话。

普度门的人再一次感觉到这番话的沉重和分量,激动的热血沸腾。

“杨哥赢了!”

“我们的门主赢了,他真的做到了。要用鲜血和生命去维护我们普度门的那份骄傲,此刻我以自己是普度门的成员而感到自豪!”

“好霸气的门主,不愧是我们的骄傲!”

“……”

邵青激动的留下了眼泪,激动万分,一双温柔的眼睛盯着杨风,含满了笑容和欣慰。

冯东也是这般的松了口气:“杨哥,这一刻我们以你为豪,你就是我们普度门的骄傲!”

罗一刀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好强啊!杨风居然击败了拥有同罗金身的云飞扬!他真的做到了!”

罗一刀不知道为何,眼睛里面闪烁着晶莹的泪花。

“罗一刀,你过来!”这时候,杨风冲罗一刀叫了一声。

罗一刀这才缓过神来,然后撇开冯东的搀扶,一点点的走到杨风身边:“杨哥!”

杨风点点头:“还记得我曾经答应过你的事情么?”

罗一刀道:“记得,你答应过我,你会以大哥的身份,把云飞扬的生死交给我来处理。用云飞扬的鲜血,为我九泉下的母亲祭奠!”

杨风点点头:“嗯,现在,云飞扬的生死交给你了!”

说完,杨风屈指弹出一道剑气,击穿了云飞扬的胸膛,把云飞扬的气海给击穿了。

如此,云飞扬最后一丝的反抗都没有了。彻底的变成了一个重伤将死的普通人!

“不,不,杨风你不能这么对我。我好歹也是省南云家的家主,就算死也要死得有尊严一点。你怎么可以随便我把我交给一个一点名气都没有的手下?让我死在这种无名小卒的手里,你这不是在侮辱我吗?”

杨风居高临下的看着浑身是鲜血的云飞扬:“尊严?你居然在我面前谈尊严,不觉得可笑吗?”

云飞扬哀求道:“杨风,请求你,请求你让我死的更加有尊严一点!不要这样羞辱我!请你给我一个面子!”

杨风冷漠道:“面子?你居然在我面前谈面子?你觉得我会在乎你的生死尊严和面子吗?”

云飞扬咬紧牙关,死死的看着杨风。

杨风继续道:“我只在乎我兄弟的感受,至于你,不好意思,你在我眼睛里连猪狗都不如,我一点都不在意!”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