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氏府,通过屏幕观战的齐柏生,黎万兴两个人瞬间惊讶得脸色大变。

黎万兴道:“这是三百六十个穴位全开的同罗金身!云飞扬不但打开了三百六十个穴位,而且还练就了同罗金身!这也太可怕了!”

齐柏生道:“打开三百六十个穴位已经足够惊天动地了。但是这并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云飞扬居然练成了同罗金身!这就不可思议了!”

黎万兴惊讶不已道:“是啊,同罗金身是仅次于七二通体的存在,或者说同罗金身又叫做三六半通体。由于人体一共有七百二十个穴位,只有打开所有的穴位之后才能够练就七二通体。但是只开一半的穴位的话,由于穴位不全,彼此联系也有断层,这种情况下很难练成同罗金身。没想到云飞扬居然练成了!”

齐柏生道:“是啊,的确很可怕。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还真不敢相信,江宁居然有人会选择练就同罗金身!”

黎万兴道:“大长老说的不错,一般的人打开三百六十个穴位后,接下来最想做的事情就是继续打开更多的穴位,直奔七百二十个穴位而去。很少人会在这个卡点中放弃继续冲击穴位,而选择练就同罗金身。云飞扬在江宁,已经算是奇葩一样的存在了。”

这时候,一直沉默的张朝北忽然开口道:“你们懂什么,这么说话就太短视了。”

齐柏生两个长老直接被张朝北数落,也是脸上尴尬。要知道他们平时都是江宁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长老级人物,被当众数落,多少还是脸上无光的。

但是数落他们的人是张朝北,他们也只好忍了,而且都习惯了。

齐柏生这时候道:“府主,难道我说的不对么?开了三百六十个穴位后,自然是选择去进击更多的穴位才是啊。这个时候停下来修炼同罗金身,岂不是舍本逐末,毕竟同罗金生再强大,也远远无法和打开更多穴位的高手媲美啊。”

张朝北冷冷道:“一派胡言!”

齐柏生顿时更加尴尬,但脸上还是保持虚心的姿态:“请府主赐教。”

张朝北道:“同罗金身既然叫做七二半通体,练就的原理自然和修炼七二通体的原理是一样的。你以为打开三百六十个穴位就可以练就同罗金身了?你以为打开七百二十个穴位就可以练就七二通体了?太天真了!世界上不知道多少高手打开了七百二十个穴位,却一生都无法修炼成七二通体!打开七百二十个穴位只是打开而已。而要想练就七二通体,需要用自己的本命魂魄,用一根线把这七百二十个穴位完美的穿在一起,这才可以练成七二通体。穿起七百二十个穴位的难度比打开七百二十个穴位的难度还要大的多,也危险的多。”

齐柏生和黎万兴都虚心的听着。

张朝北继续道:“云飞扬打开三百六十个穴位就练成了同罗金身,那就意味着未来他如果打开七百二十个穴位的话,几乎可以铁定的练成七二通体。这是云飞扬的高明之处!再说了,同罗金身可比打开三百六十个穴位的一般修者要强大太多了!”

齐柏生听后感到很羞愧:“府主说的有道理。那么同罗金身可以媲美打开多少个穴位的高手呢?”

张朝北道:“如果没有练就同罗金身的修者,至少需要打开四百五十个穴位,凭借四百五十个元气旋的威力,才能够和同罗金身抗衡!”

“嘶!”

齐柏生和黎万兴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黎万兴道:“此刻的云飞扬运用同罗金身,居然可以相当于打开了四百五十个穴位的高手,这也太可怕了!”

齐柏生也惊呆了:“真是没想到同罗金身这么强大,云飞扬闭关这么多年,看来真是深藏不漏啊。”

张朝北道:“你们真以为我这个小师弟就这么好欺负的么。”

黎万兴道:“如此说来,杨风岂不是死定了?”

张朝北道:“那肯定了。同罗金身的可怕,一般人根本不会明白。接下来,杨风要不了多久就会被打爆了。”

黎万兴道:“那杨风还真是可惜了,刚刚成为巨头才一个月的时间,就要被打爆了!诶,这可能是我们江宁历史上最短最悲催的巨头了吧。”

齐柏生道:“这都是杨风太作了,当初府主亲自开口招揽他,他居然还拒绝。这一下,终于明白,在江宁,没有我们张氏府,他没有生存能力!”

张朝北这时候站了起来,嘴角带着一抹冷笑:“这一次要陨落的巨头何止杨风一个啊。”

齐柏生一脸疑惑:“府主,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张朝北阴森的笑道:“我要好好的感谢杨风,是杨风让我看到了云飞扬的底牌。既然云飞扬亮出了自己的底牌,使用了同罗金身。那么云飞扬也没必要继续在江宁存在了!”

什么?

齐柏生和黎万兴两个人都一脸好奇的看着张朝北。

黎万兴喃喃道:“府主你这是要对付云飞扬了?”

张朝北道:“省南云家早就不应该活在世上了,等云飞扬灭了杨风,也就是云飞扬的死期了。像普度门和省南云家这种弱小不堪的蝼蚁也配和我张氏府并列称巨头?这不是在打我张朝北的脸么?”

黎万兴和齐柏生再一次吃惊了。

他们早就知道张朝北是个疯子,但是万万没想到张朝北居然这么的疯狂。

要在这个时候,直接灭绝云飞扬!

齐柏生很快缓过神来:“府主英明!如此,今日之后普度门和省南云家都会在江湖上除名,到时候这两个势力都将被我们张氏府吞并。江宁变成了我们张氏府和化武门两强争霸的局面。站在我们前方的,就只剩下化武门了!”

张朝北道:“说的不错。今日料理掉这两个垃圾巨头,接下来我张朝北也就能够集中所有的精力去对付化武门了。千水墨这个穷书生,我看他不惯不是一年两年了。”

张朝北的声音不大,却爆射出一股令人臣服拜膜的力量。

“走,去普度山!我张朝北,今日才是这场战斗的终结者!”张朝北意气分发,直接离开了房间。

……

化武门。

真武岛,真武殿。

千水墨,青牧,冯提篮和千宫雨四个人仍旧通过屏幕看着场上的战斗。

当看到云飞扬使用了同罗金身,大家都感到很意外。

冯提篮青牧几个人更是万份诧异。

倒是千水墨,仍旧一脸的淡定。

这时候,门外传来一个小弟的呼声。冯提篮快速的外出,然后匆匆赶回来,轻声道:“门主,大事不好了。”

千水墨满脸淡定:“什么?”

冯提篮道:“刚刚有线人传来消息,张朝北离开了张氏府,此刻正在朝普度山的方向赶去!目标应该是……张朝北看到了云飞扬的底牌后,决定对云飞扬动手了。”

青牧听后大吃一惊:“什么?张朝北这厮要对云飞扬下手了?”

冯提篮道:“刚刚手下传来的消息是这么说的。应该错不了,张朝北一直都想要灭掉云家,集结力量来对付我们化武门。”

青牧眉头紧皱:“这个张朝北,还真是一个疯子啊!胃口这么大!一直在给我们找麻烦。门主,我们千万不能让张朝北这厮得逞啊!”

冯提篮也道:“青牧长老说的有道理,我也认为不能够让张朝北吞并云家,否则张朝北身后一点麻烦都没有了,接下来可以专心对我们化武门。虽然我们化武门也不惧怕他,但是他总是这样争对我们,也的确会给我们造成很多不必要的麻烦。不如留着省南云家,如此还可以牵制张朝北,让他分心分神。”

千水墨一直沉默不语,并未表态。

谁都不知道这个大儒的脑海里在想什么东西。

冯提篮道:“门主,现在的情况很不好,赶紧下决定啊。”

千水墨沉默良久,一双眼睛还在很惬意的看着屏幕上的战斗,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道:“罢了,现在我确实还不想动手。留着张氏府还有用处,就让他多活一段时间吧。张朝北想在我的眼皮底下为非作歹,也没那么简单!”

说完,千水墨猛然站起身,整个人直接化成一到青光,消失在真武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