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风整个人都不好了,眉头紧紧皱起,倒吸一口凉气:“你说,刘敬尧被暗杀了?这么怎么可能呢?不是你一直看着刘敬尧么?”

慕北很尴尬:“是我一直看着刘敬尧没错,我的眼睛从头到尾都没有离开过刘敬尧的身体,但是不知道为何刘敬尧突然就死了!”

杨风顿时感到一阵毛骨悚然:“难道是有高手在你的眼皮底下直接暗杀了刘敬尧?”

慕北道:“来不及解释了,杨哥你快跟我去房间里看看吧。”

“好!”

杨风没有任何犹豫,直接跟着慕北来到了慕北的房间。

只见这是一个很大的行政套房。

行政套房的大客厅里,刘敬尧靠在窗户上,手里端着一杯红酒,眉心多了一个红点。

刘敬尧的姿势都还保持着之前的姿势。

身体匍匐在窗边的栏杆上,手里端着红酒杯子,半满的酒水都还没有溢出来。

杨风看到这样的情况,整个人都惊呆了:“这是好快的手法,在刘敬尧的神经还没反应过来就直接被杀死了,这样他全身的神经还保持着生前的样子,手里的酒水也就不至于泼洒出来。”

杨风看了眼刘敬尧眉心处的红点:“是软剑,尖峰的剑气击穿了刘敬尧的脑袋!好快的软剑!”

站在窗口,杨风凝望着对面,发现周围一片空旷,没有高楼!

慕北也吃惊了:“这个眉心红点是自上而下的方向,也就是对方是从更高的地方打过来的。可是这窗外一眼望去,都是低洼地啊,这是十七楼,已经是周围最高的建筑物了。我都不知道对方是从那里出剑的。”

杨风指着远方的一棵巨大的大榕树!

慕北着杨风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在校园外的有一棵巨大的大榕树!

这棵大榕树足足有二十五层楼高!

慕北喃喃道:“这棵榕树距离窗户边足足有两千米以上的直线距离啊,难道剑客就是站在两千米外的地方发动攻击的?”

杨风紧紧地凝望着大榕树,沉声道:“肯定是了!”

嘶!

慕北倒吸了一口冷气:“两千米外发动软剑剑气的攻击,还能够在我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击杀刘敬尧。这个凶手的修为该有多么的可怕啊!当初张朝北在距离杨哥两千米外发动朝天掌印,威力奇大。虽然这个凶手击杀的刘敬尧是个普通人,但是能够相隔两千米,还不让我发现,已经足够恐怖了!“

杨风目光沉凝:“最可怕的并不是这一点。”

慕北道:“那是什么?”

杨风指着刘敬尧额头眉心处的那个红点:“一般来说,剑气和手电筒的灯光一样,越远越散。但是你看这个眉心的红点,细小如针。这个剑客在两起米外发动的剑气,跨越两千米的距离,最后还能浓缩在一个点上!这足以显示出此人的剑术之高,骇人听闻!我如果不发动剑魂剑,纯粹靠对剑气的控制的话,都做不到这一点!”

这话一出,慕北再一次倒吸一口凉气!

一开始慕北忽略了这个细节,但是经杨风这么一提起,慕北马上意识到杨风说的这点,才是这个剑客最可怕的地方!

慕北道;“真是可恶啊,我们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关于黑晶石的消息,本来以为我们明天就可以跟着刘敬尧去那个地方寻找黑晶石的灵石矿脉,可是现在刘敬尧居然死了!这个线索又断裂了!”

慕北很愤怒,同时也感到很自责。

杨风凝望着大梧桐树,上面已经没有了。

剑客已经走了。

“诶!”

杨风深深呼吸,感到很失望:“或许这个灵石矿脉注定了和我们无缘吧!既然刘敬尧已经死了,那么这条线索也就断掉了。你也不要自责,面对这么厉害的高手,就算你及时发现了也做不了什么。”

慕北凝声道:“到底是谁呢?”

杨风摇头:“不知道,估计和之前击杀杜百万手下那些知情人士的是同一批凶手。”

慕北狠声道:“真是可恶啊。”

杨风喃喃道:“我倒不这么看。我反而觉得这一次刘敬尧的死对我们是件好事。至少在警醒我们!”

慕北道:“警醒我们?”

杨风道:“是的,警醒我们,灵石矿脉这件事情很严重。背后牵扯的人物势力很强很强。未必是我们能够招惹的!”

慕北道:“杨哥说的对,这的确在警醒我们。这灵石矿脉背后的势力很强很强,我们不一定玩不起。不过,我们就要这样放弃这个灵石矿脉了吗?”

杨风陷入了沉思,一双目光仍旧在死去的刘敬尧身上看着,特别是看着刘敬尧眉心处的那个红点伤口,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道:“暂时先不要太明显的去沾染灵石矿脉这件事情。尽量低调一点,如果暗中发现了灵石矿脉的消息,随时来告诉我们。到时候我们再商议办法。”

杨风知道,随着杜百万的手下的离奇失踪,到这一次刘敬尧的公开暗杀。

这一切都在表明,有一股很强很强的实力一直在追踪灵石矿脉的下落。只要自己找到了一点点的线索,这个势力就会直接来掐断自己的线索。

似乎,这个势力并不想自己知道灵石矿脉的下落!

或者说,这个灵石矿脉,压根就已经被这个势力所掌握?

否则,这个势力的人应该来劫走刘敬尧,然后继续从刘敬尧的身上打听灵石矿脉的下落才是啊。怎么会直接杀灭呢?

杨风现在还想不明白这其中的原因,但是杨风知道这是一个不得了的势力,不是自己所能够招惹的。

暂时还是避避锋芒比较好。

慕北恭敬的道:“杨哥决定了就好。这件事情我一定会低调进行。”

杨风点点头:“恩。刘敬尧既然死了,就秘密处理一下吧。不要把事情闹大了。如果刘氏药业因此产生了什么不好的情绪,那就干脆把刘氏药业一起并入龙药集团之中!”

刘氏药业本来就不是杨风旗下的产业,按道理说杨风是没有权利决定刘氏药业的去留。

但是杨风乃是大人物,一言定生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