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鹰的脸色顿时沉默下来,凝望着窗外的夜景,过了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开口道:“这一切都要从我妻子说起。江宁大学是我妻子的毕生心血,是她为这个社会传递真善美的桥梁。后来,我妻子在办这所学校的过程中出现了意外,离开了这个世界。临终前,我妻子托付我照料好这所大学。如此我就成为了江宁大学校董会的董事长。不过碍于我是夏武盟的身份,我是不能够干涉具体的事物。我只是为这个学校做一点小小的贡献而已。”

说到这里,张鹰谈兴戛然而止,很快就转身离开了大厅,留下一个萧索的背影。

不知为何,看到这个背影,杨风居然想起了自己的往事,眸子里面露出深深的痛色……

夕阳村,小七……

杨风浑身的肌肉都快速的收缩着。

他的呼吸也顿时变得很急促,当下来到窗前,一边喝着茶水,一边眺望着窗外的的景色。

叶剑雄虽然不知道杨风心里在想什么,但是看到杨风此刻的表情也隐约的猜测到,杨风或许是想起什么伤心的往事了。

叶剑雄当下很知趣的黯然离开,离开的脚步声都很轻微。

合上门,叶剑雄最后看了眼杨风的背影,然后转身离开了。

“小七,在天国的你,还好么?”

杨风凝望着墨色苍穹,眼神里面爆发出无穷的哀思:“自从离开夕阳村后,我无时不刻都在惦记着夕阳村的每一个人。曾经以为在千湖药家的实验室里面能够遇到夕阳村的人,却不想没有这个缘分。如今,我无时不刻都在惦记着夕阳村的一切。”

杨风一个人对着苍穹,独饮。

每喝一口茶,杨风边凝望一眼苍穹。

如此这般,足足过了一个小时的时间。

这时候,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

敲门声很缓慢,力量也不大,显然是个女人。

杨风从沉思中缓过神来,微微道:“门没锁,进来吧。”

“咔嚓~”

房门推开。

只见陈静穿着一身紧身得体的连衣裙,从外面缓缓走了进来。

陈静走的很缓慢,每走一步都很小心。

来到客厅的沙发旁边,陈静显得很不自然,双手互相紧握着,紧咬着下唇。看着杨风背对着自己,好几次想要开口说话都止住了。

就这样,陈静尴尬的站在杨风身后,看着杨风那略显孤傲的身影,陈静忽然感到一股说不出的难受,愣在原地一动不动。

良久,杨风缓过神来,冲陈静微微一笑:“陈静,你来了。”

陈静点点头:“嗯。”

杨风收起思绪,在沙发上座落下来,然后给陈静泡了一杯茶,淡淡道:“坐下来喝茶吧。”

“嗯!”陈静坐下来,接过杨风送来的茶水,简单的抿了一口。

茶水很清醇,茶香四溢,在口中久久不散。

即便是不怎么喝茶的陈静,也感觉到这茶水泡的非常有水准!

不是一般的茶艺师可以比拟的。

“嗯,这茶是你泡的么?好香啊。”陈静忍不住开口,又多喝了两口。

杨风道:“是我的一个朋友教我的。在她面前,我也只是略懂皮毛。”

陈静道:“你很多朋友都很有才华,真是令人羡慕。”

杨风微微一笑:“陈静,你来这里,怕是为了刘敬尧吧。”

陈静没想到杨风如此直接的开口,感到很吃惊。但是随后想想,杨风说的也是对的,大家都直接一点,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陈静眉头紧皱,过了好一会儿才咬牙开口道:“嗯,我是为了刘敬尧来的。我知道刘敬尧被你的人给关起来了,现在整个刘氏药业和新生命项目组的人都人心惶惶。他们都来找我,希望我可以出面找你了解情况,把刘敬尧带回去。”

杨风喝着茶,没说话。

陈静咬着牙,又开口:“杨风,我……我不知道刘敬尧哪里得罪你了,根据我的了解,刘敬尧和你之间并没有利益上的冲突。你既然已经毁灭了刘敬尧二十年的心血和毕生的梦想,可以不可以放过他,不要在把他关起来!”

杨风忽然感到一点点的烦躁:“你是在为刘敬尧说情是吧?”

陈静不敢看杨风的眼神,只是点头:“算是吧。”

杨风道:“你了解刘敬尧吗?”

“了解!”陈静仍旧不敢看杨风的眼睛,直勾勾的道。

杨风端着茶杯,一字一句的道:“那你说说看,刘敬尧是个怎样的人?”

陈静道:“我和刘敬尧认识的时间虽然只有半年的时间,但是他对我很好。我刚来江宁大学的时候,举目无亲,刘敬尧院长对我很好,给了我很多帮助。后来我家里遭遇巨变,天都塌下来了,我一个女人家根本没办法应变。这时候,正是刘敬尧仗义出手帮忙,为我解决了家里的麻烦。刘敬尧对我视为珍宝,十分珍惜,时刻都在意我的感受。”

顿了顿,陈静继续道:“刘敬尧是个医学上的天才,对医术有超凡的毅力和执着。扑在新生命科研项目上,一研究就是二十年的时间,为的就是有一天这个项目能够造福全社会。现在,正是他大踏步追寻自己梦想的时候,但是没想到遭遇到这样的变故了。”

杨风忽然笑了:“所以你觉得我很残忍?”

陈静咬着嘴唇,没有说话。

杨风道:“陈静,你我也算是朋友,有话直说无妨。”

陈静忽然猛的抬起头,一双眼睛直直的盯着杨风,大有一种豁出去的姿态:“是的,你很残忍,很霸道!刘敬尧一个科学界的天才,人类的福音。他在做一个造福全人类的科研项目,为了这个项目他牺牲了二十年的青春,现在眼看梦想就要实现了。你横一手进来,就直接掐灭了他的一切。你一句话,就毁灭了别人的一生!你怎么可以这么霸道?你怎么可以这么蛮横无理!”

说到这里,陈静的情绪已经几乎失控了。

她心中压抑很久的情绪,终于一次性爆发出来:“你毁了刘敬尧,也就等于毁了我!”

杨风就这么淡淡的看着陈静,看着她把心中挤压的情绪爆发出来。

等陈静一口气宣泄完,她的心情明显的好转了一些,也稍微更加平静了。

杨风这才开口道:“陈静,你未免太高看刘敬尧了。就他这样的研究,还想造福全社会?你不觉得是个笑话么?”

陈静几乎是嘶吼着:“杨风,我知道你厉害,你牛气,你不但在中海市雄霸一方,在这江宁你也是个顶级的人物。你牛我不否认,难道你就要因为你牛,就不能别人牛吗?你牛就要去打压别人?毁灭别人的梦想吗?你凭什么说刘敬尧所做的努力都是白费?凭什么说他就是个笑话?”

杨风淡然道:“因为我知道他做的东西是什么,如果我今天不这样制止刘敬尧,他日,刘敬尧的下场会比现在凄凉百倍!千倍!到时候刘敬尧的九族都可能被灭了!”

陈静冷然道:“你开什么玩笑?杨风你变了,说话已经变得那么功利了。”

杨风知道这件事情很难解释,但是杨风说的都是实情。

刘敬尧沾染的可是灵石矿脉的事情啊!

灵石矿脉是这种傻叉可以傻叉可以沾染的吗?别说刘敬尧了,就连自己去沾染灵石矿脉都十分危险。一个不慎都有可能导致普度门的覆灭!

灵石矿脉,根本不是一般人可以玩的。

陈静见杨风没说话,顿时道:“怎么?说不出话来了吧?”

杨风道:“刘敬尧研究的什么新生命科研项目,就是一块黑晶石。黑晶石里蕴含着精纯的灵气。这在修者界,根本就不是什么秘密,不过是精纯的灵气罢了。就这玩意儿要是能造福全社会,那早就造福了。这是修者才能够玩得转的东西!”

陈静道:“黑晶石?精纯灵气,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杨风道:“灵气是一种更高级的能量,有很多的妙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