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场,鸦雀无声!

落针可闻!

大家可以清晰的听到彼此的心跳声!

一股恐怖的气氛在全场弥漫!

所有人的眼神都盯着杨风这个少年!

过了很久,会场才传来议论的声音!

“嘶!可怕啊,这个二十岁的少年,到底是何等可怕的人物啊?居然一句话就让项目流产了!好威武!”

“一句我不允,就让叶家叶剑雄,慕家慕北等顶级大佬纷纷鼎力站队支持!连理由都不需要!”

“这个少年,宛如天上少年!难道他才是江宁的首富吗?”

“这个少年可能是江宁真正的首富的儿子吧,家里的家底肯定很厚!不然叶家和慕家这样的最顶级的家族掌门人肯定不会这么鼎力支持的!”

“那肯定是少年家世非凡了,真是没想到啊,我们江宁还有比叶家和慕家还要富裕强大的家族!”

“……”

场上的人都疯掉了。

陈静这时候默默的看着杨风,眼神直溜溜的转,不知道在想什么。但是都无法掩饰她眼睛里面散发出来的失落和震惊。

原本,在陈静的眼睛里,刘敬尧就是江宁顶级的大佬,是站在江宁最顶层的人物,跺跺脚都引动八方风云,天下没人敢动。

就在刚才,刘敬尧还是会场里面绝对的主角,所有的焦点都在刘敬尧的身上,让刘敬尧成为了绝对闪耀的明星。

可是,就因为杨风的一句“我不允”,就直接导致了项目流产。

杨风的能量,何止大了刘敬尧千万倍啊?

陈静心中仅存的那一点点的优越感,也在这顷刻间被杨风撕得粉碎。

“咕噜!”

刘敬尧坐在舞台上瑟瑟发抖,也顾不得形象了。

他很清楚,随着叶家和慕家的退出,还放出豪言要不惜一切力量让项目流产。

这等于直接宣告了这个项目的死亡!

刘敬尧苦心经营了二十年的项目,二十年的努力,在这一瞬间,被杨风一句话彻底击碎了!

这个少年,到底是谁啊?

怎么能量这么大?

刘敬尧还是不甘心,当下爬起来道:“为什么?叶剑雄,慕北,为什么要这样?为了让你们享受这个项目最大的成果和利益,我特意拿出巨大的股份让你们加入,还有其他无数的优先条件。你为们为何还要这么对我?”

叶剑雄凝望着刘敬尧,一字一句的道:“为什么?因为杨风门主说了——我不允!”

慕北这时候也道:“杨哥说的话,我要做的就是不顾一切的把杨哥说的话落实好!”

刘敬尧再受道暴击:“难道就不需要理由吗?难道你们就不不考虑收益吗?这个项目一旦研究成功,可以为你们两大家族每年带来几十亿甚至上百亿的收入。如此巨额的利润,难道你们都不考虑?难道你们说舍弃就舍弃吗?做企业,不就是为了赚钱吗?投资不就是为了利润吗?我刘敬尧已经给了你们最大的利润,为什么还要撤资和阻拦?”

叶剑雄道:“刘敬尧,你说这话已经是对杨哥的不敬。杨哥的能力和价值,岂是用金钱可以衡量的?就算你的项目每年可以给我叶家赚一百亿五百亿甚至一千亿又能如何?只要杨哥一句话,我都会放弃!”

刘敬尧喃喃道:“杨风一句话,就让你叶家放弃每年上千亿的利润吗?”

慕北道:“非但可以让叶家放弃,也可以让慕家放弃!”

刘敬尧再受打击,狠狠的打击:“为什么啊?我可以让你们家族赚更多的钱,可以让你们家族走的更高。人脉,金钱,权势,我刘敬尧和江宁大学都可以帮助你们。为何你们就不在乎呢?难道这一切加在一起,还比不过这个只有二十岁的少年杨风吗?”

叶剑雄双手负背,冷冷道:“比不过!”

刘敬尧感觉自己这几十年都白活了:“为什么?为什么啊?杨风这个少年能够给你们什么?他什么都没有啊!”

叶剑雄道:“杨哥能给的东西,不是你这种俗人能够懂的。”

刘敬尧嘶吼道:“这是我苦心研究二十年的成果,未来拥有无穷的可能性。你们这样没有理由的就要让我的项目流产,我刘敬尧不甘心啊,我不明白啊!”

叶剑雄道:“理由么?刚刚已经说过了啊。因为杨哥说了——我不允!这就是理由!”

刘敬尧再也说不出话来,浑身的震撼:“就因为杨风说了他不允?你们就要放弃这么大的利润么?”

叶剑雄道:“是!”

刘敬尧的精神都处于极度崩溃的边缘:“杨风,他到底是谁啊?为何让你们这两个江宁最顶级的大家族都如此顶礼膜拜?他何德何能?一句话就要让我二十年的努力和梦想付诸东流啊?”

叶剑雄道:“杨哥是远远站在我们江宁叶家头顶上的大人物,他具体的身份,你还不配知道!”

刘敬尧倒吸一口冷气!

虽然叶剑雄没有名言。

但是那一句——杨哥是远远站在我们江宁叶家头顶之上的大人物!

已经足够说明这个只有二十岁的少年的身份之可怕了!

刘敬尧浑身虚脱,靠在舞台中间的讲台旁边,嗓子都沙哑了,看杨风的眼神,敬若神明!

这个少年的身份,当真是可怕到这个程度了吗?

刘敬尧这时候仿佛意识到了什么,当下猛然站起身,来到黎万兴身边,几乎哀求道:“黎老前辈,你是中海省的第一神医,医学界的泰山北斗第一人。你帮我想想办法,能不能让我这个项目继续推进下去?这是我二十年的心血啊。而且这个项目一旦成功,能够带给你的利益是巨大的,黎老前辈你应该很清楚这种利益有多大。看在这种利益的份上,恳请黎老前辈帮帮我。”

黎万兴看着杨风,联想到杨风之前的所作所为,黎万兴都感到巨大的心理阴影。

他不是张朝北,张朝北可以藐视杨风,完全不把杨风当回事。

但是黎万兴很怕杨风,怕的要死!

杨风太可怕了!

黎万兴心里都有阴影了。

不过联想到自己是张氏府的首席连药师,黎万兴底气稍微足一点,打算用张氏府的名头来压一压杨风。

但是这时候,杨风抢先开口道:“黎万兴,你要是敢乱说话,也就不必见明天的太阳了!”

黎万兴浑身一震颤动,心都在发抖了,当下马上把准备说出口的话吞咽下去了。

黎万兴深深的知道,以杨风这种疯狂的性格,如果惹毛了他,搞不好他还真的在这里把自己给灭了!

可怕啊!

黎万兴打定主意,冲刘敬尧摇头道:“刘敬尧,叶剑雄他们说的不错。杨风是远远凌驾在叶家和慕家的大人物。我也帮不了你!”

这话一出,刘敬尧整个人再一次跌倒在地上。

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就这样没有了!

刘敬尧感到很绝望,神情都疯疯癫癫的:“呵呵呵,就因为杨风的一句‘我不允’,我二十年的努力,一辈子的梦想就要这样流产泡汤了?哈哈哈,这就是能量吗?这就是大人物的能量吗!”

刘敬尧的话,在场上荡漾不绝!

也在场上每个人的心中震撼!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