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风和妯百阅在房间里面蹙谈到深夜凌晨,妯百阅才起身离去。

杨风自然把妯百阅安顿在普度门后山的一号别墅。

一号别墅,原本是给杨风自己居住的。但是因为杨风长时间住在上子塔,一号别墅也就空出来了,一直没人入住。

如今给了妯百阅居住,在门派里自然引起了很大的轰动。

大家都在猜测这个妯百阅的身份。

毕竟普度门财务大臣白玲住的房子也不过是四号别墅。

这女人一来,就住了本该属于门主的一号别墅。

大家都猜测,莫非这个妯百阅才是杨风的大夫人?而白玲是二夫人?

这种非议,在门派内开始流传。

杨风始终没有给出解释,传言也就越穿越凶了。

不过妯百阅和杨风这两个当事人好像一点都不在意这些非议……

与其说杨风不在意,倒不如说杨风现在真的很忙。

安顿好妯百阅后,杨风第一时间收回了之前的霸主令,召回分散在外面寻找冯东下落的所有人,让普度门的工作回归正常,开始接手化武门留下来的人员和资产。

要知道化武门可是做了江宁二十年的霸主,旗下的资产更是远远超越了张氏府。接手如此庞大的资产,是一场巨大的工程。

不过有白玲这样的资产大师,带着团队进入化武门的驻地,整合清算化武门的所有资产,一切都进展顺利。

至于叶剑雄和慕北两个人。

杨风则是当众发布了一道命令——解除两人中书令的身份地位,让他们配合白玲接手化武门的资产。

解除两大中书令职位的命令一下,整个普度门上下都震动了。

大家隐约的感觉到,杨风已经变成了一个注重赏罚和规则的门主,法大于情。再也不是以前那个只顾兄弟情义的少年了。

……

当晚,张鹰张鹤来访。

迎接三人进入会客室,张鹰很直接的道明来意,最后道:“杨门主,时间紧迫,还请你给我们一个明确的决定。”

张鹤也道:“是啊,万蛇窟的人已经扎住在祖山了,也不知道他们开采到什么进度了。一旦他们开采出黑灵石的话,我们再不行动就晚了!”

在张鹤两人看来,杨风大概率是同意一起联合行动。

结果和他们想的不一样——

杨风并没有马上表态,而是坐在椅子上,揣着一杯茶慢悠悠的喝着。

张鹤两人明显有点着急。

杨风等他们急不可耐的时候,才慢悠悠的开口:“张先生,你也知道,现在我普度门内杂务缠身,颇多为难之处。我们普度门的副门主都尚且下落不明,加上刚刚下令撤销了两位中书令引起门内震动。暂时实在抽不出时间精力来参与石矿村祖山灵石矿脉的事情。还请两位体谅。”

这么说,等于是委婉的拒绝了。

张鹤着急,情急道:“杨门主,你现在可是江宁之内的霸主,人人敬仰拜膜的对象。如今江宁境内出现了灵石矿脉,岂能让他人夺了去?”

张鹰道:“张鹤说的不错。你如今虽然地位尊崇,但是责任也重大。把江宁境内的灵石矿脉握在我们江宁自己人手里,是你的职责啊!”

杨风喃喃道:“张先生,你放心,江宁土地上的灵石矿脉,我绝不会拱手让人。但是眼下我还有门派内的事情需要处理,请你们先行一步,我料理好门派内的事情,自然当仁不让!”

……

“这个杨风明显的在推脱!分明就是不想冒险趟这个浑水。”张鹤走在前往石矿村的山路上,愤愤不平。

张鹰道:“是啊,不过他的借口看上去无懈可击,普度门的副门主都被人挟持未归,也的确没有心思来趟这摊浑水。少了杨风这个助力,我们想要拿下石矿村的灵石矿脉,难度更大了。”

张鹤道:“张先生,我觉得这件事情可以上报夏武盟总部。让总部出手……”

张鹰摇头:“不行的,夏武盟虽然强大,但是和各大顶级宗门也有约定,不参与地方的资源之争。如果我们参与的话,只怕那几个古老的顶级宗门也会干预。到时候反而更加麻烦。”

张鹤皱眉:“那,只能靠我们自己了?”

张鹰叹息一声:“花公子他们明显不听召唤了,连见面都拒绝。看来他们想要吃独食了。不管那么多了,先去祖山看看情况吧。”

……

江宁风雨起,杨风稳坐上子塔,开启玄蛇树,树下盘坐修行。

仿佛江宁的风雨,和杨风并无太大的关系似的。

大量的玄蛇气从树上的每片树叶之中流淌出来,汇聚成玄蛇气流,进入杨风的鼻口之中。

一层一层的光芒在杨风的身上闪现,闪现的频率越来越快。

玄蛇气汇聚在任脉。

开任脉。

玄蛇气汇聚在督脉,开督脉……

任督通则百脉通……

……

三日后。

杨风出关。

普度大殿,四百人全部在场。

杨风带着妯百阅,来到首席的两个位置坐下。

杨风公开宣布:“我要出去一段时间,这期间普度门内的一切大小事务均由上师定夺。如果有人胆敢忤逆上师的意思,休怪我不客气了!”

命令,只有这么一句话,杨风并没有说明原由。

……

一辆淅淅沥沥的雨,不断的下。

一辆车,行驶在盘山公路上,离开普度山,离开江宁,离开中海省,向着东南方向开去。

车里,杨风坐在副驾驶。

张武坐在主驾驶,很惬意的开着车:“哈哈,这车就是好开啊。不愧是世界上最快的suv。杨哥,什么时候给我买一辆啊。”

杨风靠在座位上,闭目养神:“你自己攒钱买吧,我对车不感兴趣。对我来说,开什么车都是一样的。”

“切,你这话就有点装啊。你干嘛不开拖拉机呢。”张武不爽的反驳。

杨风:“你怎么一点常识都没有?拖拉机是拖拉机,车是车不懂么?”

张武摇头,表示不懂。

杨风无语,不再理会张武,而是一脸平静的看着窗外的景色。

片刻后,张武开口问:“杨哥,现在我们江宁内的石矿村都如火如露,豪强汇聚,争着要抢夺那什么灵石矿脉。你不去石矿村喊我来这里干什么?这不就是寓言里的南辕北辙么?”

杨风道:“这叫磨刀不误砍柴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