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山阵阵,连绵无限,一眼看不到头。

杨风站在山头,摇了摇头:“他们离开已经很久了,这会儿还没找到,只怕已经出了江宁!”

时间隔得越久,找到冯东他们的希望就越渺小。

这个道理,杨风明白。

“罢了,回普度门先。”

杨风转身离开,朝普度门的方向赶去。

路过几个山头的时候,发现一个山谷中有一个村庄。

虽然凌空飞行,但是眼利的杨风还是看到村庄里面有血光,杀气弥漫。

“恩?一个小小的普通村庄,怎么会有这么浓郁的杀气?”杨风眉头一皱,几乎没有犹豫的,就倒空而下,快速的进入山谷。

这个山谷地处偏僻,只有一条陡峭的盘山公路,可以下山,通往市区。

山庄林林总总的有八九十栋房屋,按照每个房屋三口人来算,也就三百来号人。

村口有一个石门,上面写着“石矿村”三个字。

越过石门,其中是一条小街道。

街道两边摆放着一些摊位。向来是村民平时交换一些物品的地方。

不过此刻,整条街道空无一人,树枝上站着无数的乌鸦,发出令人发抖的叫声。

满目萧条,肃杀之气弥漫全村。

绕是杨风,都感到一股冷意。

“奇怪,按道理说街上有那么多的摊位,平时这里应该很繁华才是。怎么一个人都没有?”杨风独自沿着街道往里面走。

一些房屋的外面还挂着主人欢喜的衣服,衣服的颜色很新。

应该就是这两天欢喜的。

但是杨风查看了好几个房屋,里面都没有人。

杨风越发的感到好奇。

街道尽头,是一座很大的古井。

古井旁边有一颗梧桐树。

深秋,梧桐树的叶子掉光了,上面站着一排一排的乌鸦,黑压压的一大片。

杨风来到古井旁边,摇了摇头:“真是个诡异的村子,一个人都没有。还是回去吧!”

杨风正准备离开,忽然听到古井下面传来一个沙哑的声音。

“呜呜呜~”

仿佛野兽低沉的哭声。

“恩?”杨风马上警觉起来,转头看着古井。临近后杨风才看到古井里面的情况——

只见古井已经干涸了,里面横七竖八的堆砌着无数的尸体碎片!

在尸体上方还有一层淡淡的灵气,封住了尸体味道的蔓延。

“难怪我刚刚没发现血腥味儿,原来是被灵气封住味道了。”杨风大手一挥,一道灵气奔腾而下,把古井下的灵气驱散。

一股浓郁得让人想要做呕的血腥味顿时弥漫而来。

如果是个普通人的话,闻到这股味道只怕直接就呕吐了。

便是杨风这样见多识广的看到满井的尸体碎片,也被深深的震撼到了,触目惊心!

杨风看的出来,古井中的人,大多数都是没有修为的普通人。应该是石矿村的村民!

“哪个丧尽天良的恶魔做出了这样的事情?其心可诛,人神共愤!”杨风心底深处,涌现出一股难以言状的愤怒。

“呜呜呜~”

其中有个人还在挣扎,发出痛苦的叫喊。

“还有一个活着的!”杨风右手一拉,元气涌动,把那个活人给拉了上来。

只见这人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女。右手被切断了,胸口也被打得变了形状,浑身上下多处醒目的伤痕。每一道伤痕都带着黑色的淤血,显然是中毒了。

“救我,求求你救我……”少女铺在地上,举起左手,冲杨风哀求着。

“你放心,我不会让你死的!”杨风忽然鼻子有点发酸,当下催动小生机术,快速的帮助少女修复伤势。

“嗡嗡嗡~”

生机之力涌入少女体内,为少女修复伤势。

“好强的毒素!对一个普通人使用这种伎俩的毒素,真是丧尽天良!”杨风用了约莫一刻钟的时间,大体上修复了少女的毒素。随后又给少女服用了一颗旱甘霖丹。

片刻后,少女悠悠醒来。见到杨风二话不说就铺在地上磕头:“多谢公子!”

杨风连忙把她扶起:“不客气。你的伤势已经恢复了,只是你的左手没办法复原了。”

少女咬着牙,眼泪不断的往下流。

杨风心生同情,微微叹了口气:“这到底怎么回事?”

少女的声音带着抽泣:“我们石矿村世代采石为生。很少参与纷争。可不知道为何,就在前几天,来了两个特殊的客人。说是看中了我们石矿村的一座石矿,想找村长买下来。那片石矿是我们石矿村神明居住的地方,我们每年都要去那片矿山祭祖。村长自然不同意……然后,然后一夜之间,我们石矿村的人就死绝了!”

说到这里,少女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悲愤,大声的哭泣。

杨风只是伸手拍了拍少女的肩膀,待少女的情绪稍微恢复了一些才开口询问:“知道那两个是什么人么?”

少女摇头:“不知道。他们穿着华贵,开着豪车,一看就不是普通人!”

说完,少女仿佛想到了什么,对着杨风连声道谢后,快速的爬起来,朝村落里的一处房子跑去:“公子,谢谢你救了我。我要去找我弟弟了!”

少女跑的很快,好几次摔倒在地上。然后爬起来重新奔腾。

不知为何,杨风看到她这个样子,感到几分心酸。不由自主的跟了上去。

来到这少女的家中,只见少女快速的来到房间里的一个水缸里。推开沉重的石头盖子,一边大声的叫着:“弟弟,弟弟……”

“啊!!!弟弟!”

少女从水缸里面拉出来的,是一个年仅十岁的少年,不过这少年已经断了气。面色发红,浑身发臭。

“弟弟!”少女死死的把弟弟抱在怀里,失魂落魄的哭着:“三天前事发的时候,你的腿脚不方便,我就把你藏在这个水缸里,没想到是我害了你……让你在里面活活的憋死了,弟弟,是我害了你啊!”

少女越哭越伤心,最后气火攻心,直接晕厥过去了。

“诶,真是个可怜的娃!”杨风深深叹息,伸手把少女扛在肩上,然后离开了这栋屋子。

回到街道,杨风正准备离开,忽然发现两个人影快速的从村外略过!

“站住!”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