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度门。

此刻空前的繁华,热闹。

自打普度门进入江宁以来,还从来没有哪一天像今天这样热闹,繁华。

大摆宴席,畅饮千杯。

普度门内的每个人都格外的兴奋,酣畅淋漓。

他们都知道,江宁,从此属于普度门了。

叶剑雄和慕北两个人,互相对饮,喝了很多酒,已经有点醉了。

叶剑雄感慨不已:“慕兄,这一切我都感觉像做梦一样。我带着叶家发展了几十年,也就只是成为了江宁俗世社会上的顶级家族而已。在叶家之上,还有无数比我们强大的江湖势力,以前,在这些势力面前,我们叶家只能够卑躬屈膝,受尽了欺凌和讹诈。但是跟着杨风这几个月来,我们叶家的产业虽然并入了普度门,但是我却成为了普度门的中书令,如今我们普度门更是取代化武门成为了江宁江湖上的霸主。如此成就,我想都没想过。”

慕北猛然喝了一口酒:“非但是你没想到过,我也没想过啊。一切都和做梦一样!一开始我们江宁慕家加入杨风旗下的时候,我心中还未江宁慕家的前途担忧。一路走来,机历生死危机。但是没想到这么快就成为了江宁霸主。此等成就,是我慕北以前想都没想过的事情。一切如同梦幻一般啊。”

叶剑雄一边喝酒一边感慨道:“是啊,杨哥的风采和天赋,无人可以形容,也无人可以定论。未来的普度门,前途更是无法限量。跟着杨哥,是我此生做的最正确的一件事情。”

叶剑雄道:“我也有同感。”

这一桌坐着的,都是普度门的高层。

大家的心情都很兴奋,唯独凯夫人心事重重,并没有其他人那么开心。

张武这时候忽然问了一句:“凯夫人,杨哥成为江宁霸主,你怎么好像还不太高兴的样子?莫非你不想看到杨哥变好变强么?”

看张武这厮的表情,似乎颇有几分责怪的意思。

凯夫人道:“你懂什么!杨哥取得这么瞩目的成就,我想大家更应该感到耻辱才是。”

这话一出,凯夫人得罪的人就止是张武了,包括桌上的其他所有人都被得罪了。

黑无伤道:“凯夫人,你这么说我就不爽了。这是我们普度门共同的荣耀,你为何说是我们的耻辱呢?”

凯夫人道:“杨哥取得这等瞩目的成就,大家却一直都是拖后腿的存在,请问你们在击败化武门的时候,你们出过几分力?冯东带着邵青罗一刀前往化武门商谈,结果都被逮捕了,现在都还没回来。这难道不是你们的耻辱么?”

大家被凯夫人说的哑口无言,纷纷低下了头。

凯夫人继续道:“一直以来,我们都在拖杨哥的后腿,一直都是杨哥在庇护我们,罩着我们。一直以来,杨哥都承担着所有的风险和战斗。我们大家又何曾为杨哥做过什么?我们又何曾帮助过杨哥什么?你们还沾沾自喜?不觉得脸红么?”

每个人都面红耳赤。

凯夫人继续道:“如果你们还要脸的话,就应该发奋图强,争取真正的帮助到杨哥。而不是一直躲在杨哥身后拖杨哥的后腿。我想大家都应该想明白一个问题——如果不是因为我们的拖累,现在的杨哥成就会更高。这份荣耀,其实是杨哥,而我们,其实是荣耀之下的那份耻辱!”

说完,凯夫人猛然站起身,端起酒杯一口饮尽:“我说这些不是为了推脱什么,只不过是在说明一个事实。我不希望你们有人因此沾沾自喜,骄傲自大。很多话杨哥不好说,但是我却看的明白。”

“我和你们一样,都是拖杨哥后腿的那个人。我深深的为自己的无能而感到羞耻!”凯夫人说完就走,走出几步后猛然停了下来,开口道:“这什么庆功宴,杨哥都还没回来,我们却自己办起了庆功宴,我觉得就是对我们最大的讽刺!”

凯夫人还转头盯着叶剑雄和慕北两个人,冷然道:“甚至还有人觉得因为选择跟随杨哥而感到庆幸欢喜,认为这是做的最对的事情。我深以为耻!”

随即,凯夫人大步流星的离开,头也不回。

场上的其他人都惊呆了。

叶剑雄和慕北也是感到一阵脸红。

张武也是耸了耸肩,不知道说什么来反驳。

黑无伤喃喃道:“白烟鬼,凯夫人说的话虽然难听,但是我感觉说的有道理呢,你觉得呢?”

白无敌道:“嗯,我也觉得有道理。好像是这么回事。”

大家纷纷转头看着慕北和叶剑雄两个人。

毕竟这两个人是中书令,也是这一次庆功宴的决策者。

万江这时候站了起来:“凯夫人说的对,我也觉得这个时候举办庆功宴很不合适。这是杨哥的荣耀,却是我们的耻辱,特别是在杨哥还没到场的时候我们就先行庆祝,这的确是天大的讽刺。这个庆功宴,我不参加了。”

万江走了。

江若离起身道:“耻辱。讽刺。”

言罢,江若离也走了。

接下来,李元昊,小翠等人纷纷跟着离开。

整个巨大的餐桌就只剩下叶剑雄和慕北两个人。

两人对望着彼此,十分尴尬。

叶剑雄道:“看来我们酒后乱言,说出话了啊。”

慕北道:“还引起了公愤。”

叶剑雄道:“我觉得凯夫人说的话很有道理。不如我们现在就停止这个庆功宴吧。一切等杨哥回来再说。否则,普度门的老人和我们要起矛盾了。”

慕北道:“不可。我们普度门现在有两百多号人。很多铁血营的战士都是后来加入普度门的,现在正在兴头上。而且这一次来的还有江宁分会的武嫣红以及赤金庄的人。如果我们贸然停止庆功宴的话,只怕会引起他们的不满。甚至大家还会认为我们普度门做事情朝令夕改,不欢迎他们。”

叶剑雄皱眉道:“可是如果我们不停止的话,普度门的老人们都要和我们翻脸了啊。”

慕北道:“那也不行,我们身为中书令,既然庆功宴都开始了,就不能结束。为了大局,我们也不能够结束啊。”

叶剑雄还有迟疑。

慕北道:“要怪就怪我们不应该酒后说那样的话。庆功宴本身是没错的。叶兄,你也是老江湖了,应该知道此刻停止宴会的影响是十分恶劣的。”

叶剑雄喃喃道:“好吧,既然这样,那就让宴会继续开始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