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氏府。

齐柏生,张冬青和其他六名长老,站在丹房外,安静的等待着。

他们已经在这里等待了足足一个多小时了。

每个长老的脸上都没有半点不悦,满满的期待。

一个长老道:“黎长老在丹房里面已经足足一个月的时间了,为的就是扩大我们张氏府的丹药产量。现在一个月过去了,产量应该提升上来了吧。”

另外有长老道:“我想是的。毕竟我们张氏府的丹药在中海省向来无敌手,我们最大的对手就是我们自己。如果我们能够扩充产量的话,我们在中海省丹药市场的份额就会不断上升,我们能提高几成的产量,我们在中海省丹药市场的份额就能够相应的提高几成。”

张冬青道:“没错,我们张氏府的丹药,在中海省二十年来都没有对手。我们现在最大的对手就是我们自己的产量。黎长老这一次如果能够提升丹药产量,我们张氏府的丹药帝国就会更加稳固。”

齐柏生道:“提高一成到两成的产量应该是没多大问题。到时候我们张氏府在中海省的丹药市场份额就能够提升到五成至六成。这将是我们张氏府二十年从未达到过的高度。到时候,化武门那我们再也没有办法了。”

齐柏生一脸的期待。

不久后,丹房的大门打开。

黎万兴带着三十多个炼药师从里面走了出来,颇有气势。

齐柏生道:“黎长老!情况如何?”

黎万兴很兴奋:“大长老,经过这一个月的努力,我们完美的完成了之前预定的目标。吸收了云家的优质资源后,经过这一个月的整合和适应,我们张氏府以后每个月的产量可以提高两成!”

两成!

大家都很振奋。

齐柏生都很欢喜:“不错不错,黎长老不愧是我们张氏府的首席炼药师。居然让产量直接提高了两成!如此我们在中海省的丹药市场可以占据六成的份额了。到时候,谁也无法摆脱对我们张氏府的依赖!化武门,也不能!”

说话的时候,齐柏生的目光里面爆射出一层层的凶光!

黎万兴道:“是的,现在我们马上联系七宗商会的武嫣红,把这个消息告诉武嫣红,让江宁分会每个月从我们这里多采购两成的丹药推向市场。不出一周,我们张氏府就可以继续吃下两成的丹药市场。”

齐柏生听了大为兴奋:“好,我现在就打电话给武嫣红,请她来一趟张氏府商量大事!”

黎万兴道:“嗯,这种事情宜早不宜迟。”

齐柏生拿出电话,打给武嫣红。

没人接。

再大,还是没人接。

齐柏生微微皱眉:“嗯?这是怎么回事?现在是傍晚时间,武嫣红就睡觉了?不能啊。到底是什么样的事情连我的电话都不接了。”

齐柏生忽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随后道:“黎长老,之前我们张氏府的丹药采销都是你负责和武嫣红接洽的,你们比较熟悉。你给武嫣红打个电话,说一下这件事情。尽快落实。”

黎万兴道:“好,我现在就打。”

拿出电话,拨给武嫣红。

没人接。

再拨,还是没人接。

黎万兴眉头皱起:“奇怪,我的电话也不接。我打的这个是紧急电话啊,平时无论什么时候打这个电话都是畅通的,怎么今天不行了?难不成江宁分会真的发生了什么大事?”

就在大家感到疑惑的时候,门外一个张氏府的成员急急忙忙的冲了进来,远远的就大叫道:“大事不好了,大事不好了。”

原本就有一种不好预感的齐柏生顿时更加重视,直接大声问道:“什么情况?”

那名成员来到近处,上气不接下气的道:“出大事了,就在刚刚,七宗商会江宁分会公开下架了我们张氏府的所有丹药!”

“什么?”齐柏生一步踏出,直接揪住这名成员的衣领,把他整个人都提了起来:“江宁分会怎么可能会下架我们张氏府的所有丹药?你不要在这里胡说八道了。”

那名手下被吓呆了,但还是咬牙道:“千真万确啊,我也是到四处核实消息才过来禀报的。”

张冬青这时候道:“开玩笑吧?我们张氏府和江宁分会合作了二十年,江宁分会一直都是通过采销我们张氏府的丹药获取利润,而且我们之间都有是协议的。江宁分会怎么可能会单方面撕毁合同呢?再说了,全面下架我们张氏府的丹药,江宁分会不也倒闭了么?他们靠什么生存啊?”

黎万兴也道:“没错,我们张氏府的丹药一直都是独一无二的,是江宁分会的命。下架我们张氏府的丹药,江宁分会也会跟着沉沦。这种事情,根本就不可能发生。”

齐柏生冷冷的盯着手下;“你给我说清楚,一个字一个字的说清楚。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

那名手下道:“一开始我也以为是我听错了,但是后来我才知道。江宁分会全面下架我们张氏府的丹药的同时,开始全面上架销售普度门的丹药!”

“普度门的丹药?什么鬼东西?”齐柏生,黎万兴,张冬青三个人同时大吃一惊。

手下道:“普度门也炼制出了我们张氏府的几种主要丹药,异血丹,复元丹,春风化雨丹,聚灵丹,固本丹,形意丹和孔祥丹。这几种最主要的丹药,普度门都炼制出来了,而且品质比我们张氏府的同类丹药要高不少!现在江宁分会旗下的所有经销商和销售渠道都开始全面铺开销售普度门的丹药!热火朝天,整个中海省各个地方都在疯狂购买普度门的丹药!”

齐柏生,黎万兴,张冬青和六位长老,都惊呆了。

这时候,另外一个成员匆忙的从外面冲进来,大声道;‘报告大长老,大事不好了。江宁南六区已经开始大面积销售普度门的丹药,我们的丹药被抛弃了。’

几乎在同时,一个成员从大门外冲进来,大声叫道:“报告大长老,江宁南七区的丹药市场,已经被普度门的丹药完全取代!”

很快,一个个的成员从外面冲进来汇报——

“报告大长老,江宁南三区的丹药市场被普度门的丹药完全吃下了……”

“报告……”

“报告大长老,江宁整共二十二个区的所有丹药市场都被普度门的丹药吃下了。普度门的丹药供给量特别大,可以满足所有区域的丹药需求,而且品质更高,都卖疯了。整个江宁的市场已经完全被普度门的丹药吃掉了。”

“……”

接下来的几天,无数的消息传入张氏府。

“报告大长老,中海市的丹药市场,也被普度门所占据!”

“报告大长老,水南市的丹药市场,完全落入普度门的手上。”

“报告大长老,环中海十市的丹药市场,全部被普度门垄断!我们的丹药没有渠道,无人问津。”

“报告……”

短短三天的时间,普度门的丹药如同病毒一般,疯狂的席卷整个中海省各个区域。普度门的丹药所过之处,深得人心,完全取代了其他所有的同类丹药。

张氏府议事厅。

六名长老,黎万兴,张冬青和齐柏生连夜召开会议。

这一次的会议,张朝北也在场,坐在首席的位置上,一言不发,面若寒霜。

每个人都变成了热锅上的蚂蚁,急不可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