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水木一声令下。

站成一排的真武十二老顿时动了,每个人同时高举起右手,同时默念着一种玄妙的心法口诀。

“嗡嗡嗡嗡~”

每个人身上都升起一股可怕的浪潮剑气,十二股剑气不断嗡鸣,越来越强。

齐柏生和黎万兴看到这一股股冲起的剑气,早就吓呆了。

黎万兴低声嘶吼着:“真武十二剑阵,这可是整个江宁最强大的剑阵啊!据说这是上一任霸主冯氏家族流传下来的最强剑阵。当年冯子敬就是带着手下发动真武十二剑阵来抗击血鳞狼的。据说当时的真武十二剑阵可是把血鳞狼都重伤了。只不过由于发动剑阵的十二名剑客,其中有一名剑客因为不堪重负受了重伤,导致无法持续发挥出真武十二剑阵的威力。最终才被血鳞狼击溃。否则,那一次燕云台事件当中,冯氏家族还真就未必会被灭门呢!”

齐柏生和黎万兴都是当年燕云台事件的亲历者,自然知道最多的内幕。

齐柏生也是感慨万分,喃喃开口道:“是啊。但是冯氏家族出动了十二名八二通体的剑客,由让他们同时发动真武十二剑阵。极大的重创了血鳞狼的进攻。以十二名八二通体剑客发动的剑阵居然能够重创大丹境的血鳞狼,这在当时都是震惊江湖的佳话。但是冯氏家族就是有这么强大的底蕴!只可惜,当时有一名八二通体的高手不慎超负荷重伤,导致真武十二剑阵威力大减。最后真武十二剑阵被血鳞狼击破,十二名八二通体的剑客尽数被血鳞狼重创!这真是太可惜了!“

齐柏生和黎万兴一人一句的讲述着,好像在回忆二十年前的那一段凄惨往事。

黎万兴继续道:“后来,冯子敬只能凭借一己之力用金檀紫木珠对抗血鳞狼,虽然金檀紫木珠很强悍,让冯子敬和血鳞狼大战了几百个回合不落败。但是冯子敬到底不是大丹境的高手,体能和元气都不支,最终被血鳞狼活活的打死了。真是太可惜了,冯子敬绝对是江宁有史以来最强大的霸主。冯氏家族七二通体以上的高手有三十名,八二通体的高手有十五名之多。这样的实力,放眼东南都算得上是一号人物了。没想到如日中天的冯氏家族最后居然死在区区一头血鳞狼的身上。真是太可惜了!”

齐柏生道:“是啊。当初我们的府主还是冯氏家族的天才弟子。更是得到冯子敬高度赏识的青年俊才。不管是我们的府主还是现在的千水墨,都远远无法和冯子敬的光芒相媲美。冯子敬才是江宁之内最璀璨的那个天才。九二通体的修为,差一点就可以成为大丹境了。如果血鳞狼的事件晚发生三年两载的话,说不定冯子敬已经突破大丹境了!真是太遗憾了。”

黎万兴道:“没错。冯子敬此生修炼的都是真武剑法,其中最强的是他自己本体发动的真武人法剑!斩破一切。除此外就是真武十二剑阵了。十二名八二通体高手发动的真武十二剑阵可以重创大丹境的高手。那么现在真武十二老是十二名七二通体的修为,同时发动真武十二剑阵,想必可以任意斩杀八二通体的高手了吧。就算是九二通体的高手都会被重创!换句话说,整个江宁之内,能够抵抗真武十二剑阵的,如今只可能有千水墨一个人了!”

两人一句一句的说着,周围的冯东等人听见了,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真武十二剑阵,居然还有这样的历史渊源,这简直太可怕了啊!

冯东顿时都没底气了,询问邵青罗一刀:“你们说,杨哥能够抵抗得了这真武十二剑阵么?”

邵青眉头紧皱:“这真武十二剑阵乃是上任霸主冯氏家族的绝学。十二名八二通体的剑客发动这门剑阵都可以重创大丹境的血鳞狼。可想而知这门剑阵多么的强大了。杨哥要想对抗这剑阵,怕是不轻松啊。”

罗一刀道:“这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我们刚刚剿灭了张氏府,现在直接面对的对手就是化武门。化武门自然不愿意坐看我们普渡门继续壮大。这一次的借口刚好符合了他们的战略,他们自然迫不及待的找上门来要取了杨哥的性命。如果杨哥现在无法对抗这十二剑阵的话,就意味着我们普渡门的道路到这里就结束了!”

叶剑雄也道:“是啊,我们刚灭张氏府,声威正盛。冠绝江宁江湖。化武门肯定也不想看到我们如此声势滔天,因此这才选择在这个时候对我们普渡门动手。为的就是要把我们掐灭在摇篮之中。”

慕北不置可否的点头:“是的,这是化武门对我们普渡门发起的第一次攻击。我们普渡门退无可退。我们普渡门如果还想继续往前走的话,今天这一次的争斗,不可避免!门主只有顶住这真武十二剑阵,才有可能为我们普渡门赢得未来。否则,我们将输的一塌糊涂!”

冯东喃喃自语道:“我很早就知道,灭掉张氏府后就要直接面对化武门的矛头。只是没想到这一切来的这么快。才短短一周的时间啊,真武十二老就带着真武十二剑阵来到我们普渡门了!好快的动作!”

邵青坚定的道:“接下来的一切,就看我们门主的举动了。普度门的生死和未来,全系门主今天的出手情况了!”

大家都有同样的感觉,纷纷紧张的看着首座上的杨风。心中默念着,门主不要输,不要输……

……

话说这时候,化武门内。

真武岛的真武殿上,冯提篮罕见的和化武门的门主千水墨在下围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