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度门,一处封闭的房子里。

四处铁窗,宛若囚牢。

魏海清,李白一,李丰,魏长天四个人关押在这个囚牢之中。

囚牢的房间很简陋,但是很敢接整洁。

三个床铺,上面放着棉被。

不远处是一个八仙桌,上面放着十多个很精致可口的小菜。童百艳此刻就坐在餐桌旁边,把一个个碗筷摆放好,然后给每个酒杯子里倒满白酒。

“门主,李白一,你们也都过来吃个饭,喝两杯吧。”童百艳最后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然后微微的开口。

魏海清失魂落魄的靠在床铺上,抬头凝望着头顶的铁窗,神色落寞。

李白一等人也都一般的情景。

童百艳道:“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了,成王败寇,你们也不需要太自责了。今朝有酒今朝醉,如果你们心中还有不爽的话,那就过来喝两杯。”

诶!

魏海清深深的感叹一声,随后爬起来,简单裹了一件外套,来到八仙桌旁边坐下,端起酒杯二话不说就把其中的酒一口喝光了。

魏长天,李白一和李丰三个人也都纷纷起身裹着外套坐下来猛喝酒。

深秋的夜,很冷。

这里地处大山,更是冰冷。

童百艳给每个人重新倒满酒。

魏海清连喝了三杯酒,脸色微微泛红,轻声道:“真是造化弄人啊。这一次我输得心服口服,就算杨风现在让我去死,我也毫无怨言。我憎恨的并不是杨风,而是我自己。我只恨我自己不争气,不敢相信杨风。我只恨我自己太过在乎生死,太过贪生怕死!”

童百艳给魏海清又倒了一杯满满的酒。

魏海清继续一口喝完,轻声道:“我真是万万没想到杨风被选为人祭还能够不死。更没有想到杨风居然具备了击杀张氏六长老的实力。那可是张氏六长老啊,其中张巨石和张小童更是修炼成七二通体了!这样的六大高手发动六芒阵法,居然还被杨风直接打爆了。杨风的强悍,不是我魏海清所能够想象的!”

魏长天这时候也很不爽的喝了一口酒:“门主,我看我们不必太过担心。张氏六长老虽然已经死了,但是张氏府还有更强大的张朝北。杨风这一次扬言要踏平张氏府,而且还大张旗鼓的杀上张氏府去了,我估计杨风最终还是太高估自己了!他会死在张氏府的。”

魏海清似乎也带着一丝丝的希望,看着童百艳,等待着童百艳的回答:“艳子,告诉我,杨风此去张氏府,结果如何?”

他们被关押在这里已经足足三天三夜了,中间和外界没有任何的接触。

他们根本不知道杨风去了张氏府的结果如何。

童百艳心情并不太开心,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然后一口饮尽:“张氏府有着比张氏六长老更强大的六芒阵法。而且张朝北本人也突破到八二通体了!”

这话一出,魏海清四个人都惊呆了。

魏长天的情绪最为激动:“什么?张氏府还有更强大的六芒阵法?而且张朝北都突破到八二通体了?这个张朝北也太逆天了吧,如此的话,杨风此去张氏府,肯定是死翘翘了吧。”

李丰帮衬了一句:“那是肯定了!八二通体的威能虽然我不知道有多么强悍,但是肯定远远超越七二通体。杨风面对这等可怕的张朝北,肯定是死的不能够再死了。”

李白一也道:“嗯,肯定是这样了。现在的杨风肯定死掉了。”

唯独魏海清没有说话,而是眉头紧皱,转头看着童百艳:“艳子,虽然你现在不是我十字门的人了。但是我们好歹也是旧识一场,别卖关子了,直接告诉我结果吧。”

童百艳看着魏海清,良久后才缓缓开口:“结果是杨风打爆了更强状态下的六芒阵法。”

魏长天直接跳了起来:“什么?杨风打爆了更强状态下的六芒阵法?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啊!”

童百艳看了魏长天一眼:“八二通体的张朝北也被杨风打爆斩杀了。在过去的三天时间里,普度门完全收编了张氏府的一切人才资产。现在,江宁的江湖上已经没有张氏府这三个字了。整个江宁之剩下普度门一个巨头。”

这话一出,魏海清四个人全部从凳子上滑落在地。

大家眼神呆滞,失魂落魄!

魏长天仿佛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打击:“张朝北淬炼出八二通体,这已经足够惊天动地了。但是万万没想到杨风居然更逆天,居然斩杀了八二通体的张朝北!这太可怕了!”

李丰喃喃道:“我原本还指望着杨风死在张氏府,然后我们可以得到解救。现在看来,是我异想天开了。连八二通体的张朝北都不是杨风的对手!这杨风到底是有多么的逆天啊。”

魏海清也是神色受到很大的打击:“可怕,太可怕了。第一次见到杨风的时候,他还只是中海市的一个小人物。现在大半年的时间过去,杨风就成长到能够击杀八二通体的地步了。按照这个趋势下去,只怕化武门都未必能够压制杨风了!未来的整个江宁,都会是杨风的!”

“诶!”魏海清万般愁绪,猛的喝了一口酒:“我魏海清真是看走了眼啊。艳子,这一点我的确不如你。如果我能够像你一样坚定的相信杨风,抓紧杨风这根救命稻草的话。我魏海清也不会落到如今这个地步了。”

童百艳道:“是你不敢相信杨风罢了!江宁格局,自从二十年前的燕云台事件后重新划分了格局。化武门因此取代冯氏家族成为了江宁的新霸主,从此二十年,江宁的格局都未曾撼动过。门主你虽然有雄才伟略,带着十字门一路崛起。但是你并不是那个真正能够打破江宁格局的人。打破江宁格局的人,二十年来注定了是杨风。从中海市第一次见到杨风开始,我就认定杨风是打破格局的这个人。一直来,从未动摇过这个信念。哪怕杨风被选为人祭,我内心都强烈的预感到,杨风或许会大难不死,浴火重生。我曾经多少次把这个观念传递给你们,可是你们没有人愿意相信!”

魏海清一边喝酒一边喃喃自语道:“是啊!我们十字门的辉煌,就是从相信杨风开始的。我们和杨风结盟之后,短短几个月的成就,就超过了我们二十年的努力所得。杨风,或许注定了就是江宁的那个传奇!”

魏长天三人一言不发,神色格外的后悔。

魏海清一边喝酒一边道:“取代张氏府成为最强的巨头,现在整个江宁,站在杨风前方的人,只剩下千水墨了。杨风下一步,难道要成为霸主么?”

“如果我们和艳子一样坚定的站在杨风这边的话,我们也可以成为巨头啊。这是我魏海清二十年来拼了命都想要实现的梦想啊。只可惜,这个机会原本可以属于我的,被我错过了。”魏海清紧紧的捏着酒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半晌后,童百艳站起身:“门主,杨风是个值得信赖的人。哪怕你们背叛了普度门跟着张氏府的人来对付普度门。杨风也从未想灭口泄愤。如此虚怀若谷之人,又有什么理由去背叛呢?”

说完,童百艳转身朝囚笼的大门口走去:“接下来,你们就在这铁窗里面慢慢的待着吧。或许有一天杨风善心大发,把你们放出去也不一定。”

离开大门,锁上囚牢大门。童百艳步步远去。

魏海清仿佛想到了什么,猛然起身来到铁窗旁边,大声道:“艳子,我想见杨风一面,可以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