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围的普度门人,看到这样的景象,都吓呆了。

他们虽然知道杨风今非昔比了,但也万万没想到杨风居然如此强悍,可以如此轻松的打破真武十二剑阵。转瞬间击杀了五位长老!

这样的实力,简直就是压倒性的!

原本还为杨风担忧的普度门众人,此刻都兴奋不已,甚至激动的热泪盈眶。

邵青:“原本我以为今天的战斗,杨哥会遇到难处。没想到杨哥如此轻松的就打爆了真武十二剑阵,真是太振奋人心了啊!如此我们普度门就具备了对抗化武门的实力。”

冯东:“没错,今天这一战,是拉开我们普度门和化武门争斗的序幕,化武门出动的只是真武十二老,而我们出动的乃是门主这最强的战力。如果我们这一战输掉的话,那就意味着我们普度门没有能力对抗来自化武门的威胁了。此战,至关重要。现在看来,门主还是逆天的啊,简直如神明一般可怕。接下来再面对化武门,我们普度门也有了扳扳手腕的能量了。”

慕北和叶剑雄也都十分激动。

罗一刀感慨万千:“门主之前就说过,不会再让张氏府杀上普度门的事情再出现。现在纵然面对更强大的化武门,门主依旧做到了!大概,上一次张氏府差点灭掉普度门的事情,成为了门主心中永远的痛和耻辱吧。”

邵青道:“是啊。现在的门主,已经明显和之前不同了。”

大家看着杨风如同神魔一般的站在广场上,驾驭着剑术击杀一个一个的真武长老……他们心中,有股说不出的感动和震撼。

他们知道,杨风所做的这一切,只不过是为了保护普度门不受伤害而已。

……

场上。

杨风站在原地,双手连续捏动剑诀。

每一次拉动剑诀,就斩杀一名真武长老。

如此可怕的威势,直接吓破了真武长老们的胆子。大家都敬若神明,恐惧无比,处在绝望之中。

“可怕!太可怕了!这小子根本就是一个恶魔啊!”

“这根本不是人,是恶魔啊!”

“……”

杨风神情冷漠,不断维持着天罡轮的威能。

杨风此刻看起来虽然微风无比,但是如果有细心的人就会发现,其实杨风的脸色已经很苍白了,而且身体都因为超负荷在瑟瑟发抖!

这是身体即将到达极限的体现。

杨风对自己的情况很清楚:“如果我还是七天前的我,那么我可能很难打破这真武十二剑阵。但是自从上次经历了和张朝北的大战后,我吸收了很多感悟,重新树立了天罡轮。现在的天罡轮已经不是上次的天罡轮了。在者,天罡轮可以定位,可以限制对手。这简直就是打破多人联手攻击的绝佳武技啊!”

面对可怕的真武十二剑阵,杨风一出手就选择天罡轮,其实是有原因的。

因为天罡轮可以覆盖巨大的范围,分别限制,隔离十二个长老。等同于杨风有机会把十二长老分别限制隔离,然后一个个的对付这些长老。

失去了剑气循环的长老们,单个哪里是杨风的对手?

要知道,七天前杨风就可以用天罡轮对付八二通体的张朝北!

更何况这七天来杨风对天罡轮的感悟更高,对付单个的七二通体高手,那简直如鱼得水。

“天枢第七杀!”

杨风捏动剑诀,斩杀第七名长老!

第七个长老,应声而死!

最后,只剩下五名长老。

这五名长老被天罡轮限制得无法动弹,此刻已经瑟瑟发抖。

黑鸦的自信也被完全的打穿了,此刻喃喃道:“杨风,我们认输!我们真武十二老认输,请求你不要再对我们下手了。我们投降!请求你不要再对付我们了。”

这一刻,黑鸦低下了他那高傲的头颅。

杨风冷然道:“你们投降,我就要停手么?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谈判?”

白水木这时候道:“杨风,只要你停手,你要我们做什么都可以!我们真武十二老是化武门的中流砥柱,是化武门的种子,请求你手下留情!”

“哈哈哈……手下留情?”杨风忽然哈哈大笑:“之前你们气势汹汹的上门就要我死。那个时候你们怎么不想着对我手下留情呢?现在你们能力不足,就要我手下留情?你以为你们是谁呢?我普度门是你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么?”

白水木凝声道:“之前的确是我们不对,我们可以给你道歉。之前是我们低估你了,还请杨风你不要放在心上。我们可以对你磕头道歉!”

“去妮马的道歉。谁稀罕你的道歉?”杨风大声道:“我对你们手下留情,放你们回去,然后任由你们再来对付我普度门么?这种事情,你们想想就好了。不要当真。”

说完,杨风再不理会白水木和黑鸦的话,直接捏动剑诀:“天枢第八杀!”

“啊!”

一道凄惨的叫声。

第八名长老,陨落!

杨风无动于衷,继续捏动剑诀:“天枢第九杀!”

“……”

黑鸦和白水木彻底的陷入了疯狂,他们万万没想到杨风居然如此无情,凶狠。

“不,不要!这是我们化武门的种子,你要是灭了我们,化武门的实力要折损过半!”白水木大声嘶吼着。

黑鸦也发出绝望的嘶吼。

“天枢第十杀!”

一点剑,杀第十位长老!

全场,只剩下黑鸦和白水木两个人。

其他的十位长老,全部倒在地面上,血泊中。

“啊!!!”

黑鸦再也受不了这种打击,凄惨的吼叫着:“杨风,你居然杀了十长老,你真是凶狠啊。你这样做,会惹怒门主的。我们门主一定会将你挫骨扬灰……啊!”

“天枢第十一杀!”

话音落,黑鸦死!

白水木瑟瑟发抖:“十一位长老都死掉了!现在只剩下我了?杨风,你这么做就不怕遭到天谴么?惹怒了我们门主,对你没有好下场!门主的怒火,根本不是你能够想象的!”

杨风笔挺的站立,死死的凝望着白水木的眼睛:“天谴?你杀我就杀得?我杀你们就要遭受天谴?这是哪门子的道理?如果是这样的话,今天我还真就要尝尝天谴的味道了。”

说完,杨风双手联动,捏着剑诀。地面上的天罡轮开始转动,眼看就要凝聚第十二杀!

“杨风,等等!我身上有很多法宝,有真武十二剑阵的心法!只要你愿意放过我,我愿意把这些都给你。还有,我愿意臣服与你。只要你不杀我,从此我就归顺你!”白水木惊动万分的开口。

在白水木看来,自己是真武十二老之首,也是距离八二通体最近的高手。过不了多久,自己都有可能突破八二通体!

自己这样的高手如果愿意投靠杨风的话,想来杨风肯定会心动。

当自己说出这番话的时候,白水木几乎都以为自己已经得救了。

“你的臣服,我不稀罕。你的法宝,我瞧不上!”杨风冷漠的开口。

白水木大吃一惊,整个人都如遭重击:“为什么?我这样的高手投靠你,你为什么看不上?普度门现在最缺的就是我这样的高手啊。”

杨风冷冷道:“自从你踏上普度山扬言要杀我的时候,就注定了你会变成死人!我普度门的自豪,无人可以践踏!你,践踏了,就没可能再活命!”

说完,杨风剑诀启动:“天枢第十二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