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度大殿。

后堂有一个专门接待比较私密的贵客的茶室。

茶室很大,很精致。中间放着一个很高档的檀木茶桌。

此刻,张鹰穿着一身唐装,端坐在茶座旁边。而穿着一身蓝色青花花纹旗袍的江若离,则在旁边很优雅的泡着茶。

张鹰是杨风的朋友,两个人私交不错。这个消息在普渡门的高层当中已不算秘密。

因此张鹰刚来普渡门的时候,江若离便亲自迎接张鹰进入茶室内,泡茶接待。

只是看到江若离进入茶室的第一眼,张鹰忽然就对这个女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只觉江若离的一句一动都十分的优雅,仿佛和茶道融为了一体。

而后,张鹰品尝了一口出自江若离泡的茶水之后,张鹰才深切的感觉到这个茶艺师不但形象好气质佳,举止优雅。连茶艺都是那般的高超。

一边品着茶,张鹰一边很有雅兴的打量着江若离:“美女,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江若离不失礼貌的道:“张先生,我叫江若离!”

张鹰凝望着江若离,微微含笑:“江若离,果然是个好名字啊。人如其名,不但国色天香,还有一手好茶艺,难得难得。真是没想到普度门还有像江小姐这样的才女。”

江若离察觉到张鹰的神色有些异样,当下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张先生过奖了。我在普度门不过是很普通的一个成员。普度门内比我有才又漂亮的美女还有很多。”

张鹰微微含笑道:“江美女你太谦虚了。像你这样才貌双全的绝世美女,我可不相信普渡门还有其他美女比得上呢。”

江若离略显尴尬,但还是露出很和善的微笑:“张先生您谬赞了。我们普度门的邵青营长可是在个方面都远超过我的。还有我们的财政大臣白玲姐姐也都远超过我的风采。”

张鹰的目光明显的闪过一丝激动之色:“哦?普度门还有这么多绝世美女,真是不可思议了。如果有机会的话,我倒是很想见识见识普度门的这些绝世美女。”

江若离不留痕迹的瞥了张鹰一眼。

原本江若离对这个中年男子的印象还是很不错的。但是聊了几句下来,江若离总是感觉这个男子怪怪的,印象也就不那么好了。

张鹰忽然很有兴趣的站起身,来到江若离身边,一边喝茶一边仔细的的打量着江若离:“江美女,我看你年纪也不过二十五六岁吧。还没结婚喽?”

江若离强忍着内心的不悦,同时比较警惕的看着张鹰,很有礼貌的道:“还没。”

“好,很好,真好!”张鹰微微点头,对江若离似乎越来越满意了。

江若离不知为何,面对张鹰这眼神,居然有种浑身发毛的感觉。

张鹰微微伸出手,似乎想要去摸江若离的头发。江若离只觉浑身有阵发抖,正准备闪避的时候,门口忽然传来一个洪亮的声音:“张先生大驾光临。我杨风有失远迎啊。”

穿着灰色休闲装的杨风从大门外款款走入。

张鹰顿时收手,转而看着杨风,面露笑容:“杨门主,多日不见,你风采更加迷人了。”

“哪里的话。张先生请坐!”杨风在茶座旁边坐下来,伸手一引,示意张鹰不必客气。

张鹰也在杨风对面座落下来。

江若离不动声色的来到杨风身边,一直待在杨风身边为杨风倒茶。至于张鹰,江若离则是简单的应付了事,每次给他倒茶都是匆匆离开,生怕在张鹰身边久待。

杨风何等眼光,自然看出了其中的端倪,当下传音给江若离:“若离,你找个借口离开这里先。”

“多谢杨哥。”江若离心中感动。当下以身体不适为由转身离开了茶室。

茶室内,只剩下杨风和张鹰两个人。

杨风亲自给张鹰倒茶,微微开口询问道:“张先生,此次前来。不知道有何指教。”

张鹰的目光仍旧停留在江若离离开的方向,此刻听到杨风说话,这才缓过神来:“杨门主,你也知道,我是夏武盟的二星巡察使。最近江宁的江湖很不太平。内乱不断,无法一致对外。因此我想以我的名义组一个局,请中海省内的各位大佬办一个晚会,意在联合各方大佬,停止内乱,一致对外。这一次的高层联谊会,杨门主是重中之重的贵客。我想邀请杨门主务必到场参加!”

杨风微微皱眉:“哦?你是要求我们普度门和化武门不再起纷争么?”

张鹰微笑道:“大概是这么个意思。”

杨风好奇的看着张鹰:“张先生,你们夏武盟一向不插手江湖纷争。只要江湖纷争没有影响到普通社会大众的生活利益,你们是不会出手的。这一次为何要例外呢?“

张鹰道:“杨门主,你要知道,自从你进入江宁之中,江宁的江湖就一直纷争不断,整个江宁的格局都打破了。我自然不希望内乱不断,造成很多不必要的创伤!”

杨风抿了口茶:“张先生,你在我面前也开始套路了么?如果你不说实话的话,我杨风是不会赴宴的。”

张鹰微微一惊:“杨门主你这是哪里话?”

杨风道:“二十年前,冯氏家族那么强大的霸主被血鳞狼剿灭。你们夏武盟都没有插手。现在江宁的江湖上只不过是发生了一点小小的争斗,远不及二十年的燕云台事件。你居然说不想内乱要我们罢手?这恐怕说不过去吧?”

张鹰尴尬一笑,顿时对杨风肃然起敬:“杨门主的心智之敏锐,真是叫人佩服。既然如此,我就直接开门见山的说了。”

杨风的脸色这才好看一些,一边喝着茶,一边等待着张鹰接下来的话。

张鹰道:“最近,江宁黑灵石矿的消息不知道怎么走漏了。引起了江宁内外很多势力的觊觎。甚至一些门阀都知道消息了,可能卷入进来。因此在这个当口上,我不希望江宁内部的各大势力再起纷争。我希望江宁江湖可以团结一致,共同面对外来的势力。尽量把这个黑灵石矿留在江宁自己人手上。”

“黑灵石矿?”杨风大吃一惊:“你知道黑灵石矿的下落?”

张鹰神色凝重,不置可否的道:“恩,知道!”

杨风沉思了许久,最后开口道:“有句话,我不知道当问不当问。”

张鹰道:“杨门主但说无妨!”

杨风道:“之前我一直在追查黑灵石矿的下落。好几次我就要打听到黑灵石矿的下落的时候,我的线人就被人莫名其妙的杀了。你可知道这是何人所为?”

杨风问话的时候,一双冷漠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张鹰,仿佛想要从张鹰的点滴脸色变化之中看出其中的端倪。

张鹰目光微冷:“怎么?难道杨门主在怀疑我?”

杨风淡然道:“我只是询问一下。”

张鹰凝望着杨风,良久后摇头:“我知道是谁做的,但绝不是我夏武盟。我们夏武盟不会做这种苟且之事。”

杨风心中激动,咬牙问:“如果张先生不介意的话,还请告诉我真相!”

张鹰道:“真相我是不会亲口告诉你的。不过我可以告诉你的是,杀你线人的人,这一次也会来参加江宁联谊会。如果杨门主想要知道答案,可以来参加联谊会,到时候如果有缘,你或许就知道答案了!”

杨风沉思片刻:“好,我参加。”

张鹰微微道:“我希望你带着江若离一起来参加。”

杨风道:“可以。”

“如此张某就先告辞了。七日后,联谊会上再叙了。”张鹰起身告辞。

……

江宁的江湖,又复平静下来。只剩下流传着杨风诛杀真武十二老的辉煌事迹。

杨风的名号威望,在江湖上已经和千水墨相提并论了!

这是以前张朝北无论如何也没有达到的高度。

而杨风,这七天的时间都在闭关。

直到第七天清晨,杨风才放下修行,换上干净的衣服,起身离开住处。

今天,是张鹰牵线的江宁联谊会的时间。

杨风答应去的。

早早起来,杨风离开上子塔,来到后山无数优美的别墅住房区域,寻找江若离居住的别墅。

穿过一片片的广场,一路上杨风看到无数铁血营的战士在刻苦修行。

每个战士看到杨风都很激动的和杨风打招呼。

“门主好!”

“门主好!”

“……”

杨风微微颔首和他们打招呼,最后来到江若离居住的9号别墅!

普度山的山头占地面积很大,足足几万亩!

随着不断开发,可用的面积越来越大。

但凡普渡门的高层都有独栋的大别墅。

冯东居住的是2号别墅。

邵青居住的是3号别墅。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