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围的人都惊呆了。

看杨风的眼神都看呆了。

“什么?这个二十岁的少年就是普度门的门主杨风?”

“这怎么可能呢?”

“这就是江宁第一巨头普度门门主杨风?”

“普度门最近风头正盛,灭掉了张氏府。几乎成为了能够和化武门分庭抗礼的巨头。没想到这么强大的巨头掌门人居然只是一个二十岁的少年?”

“……”

特别是李灵,听到张鹰说出这番话的时候,整个人如遭电击,感到说不出的震撼:“他,他就是普度门的门主杨风?我们丁古药园基地的顶头上司!”

想到这里,李灵猛然站起身,主动来到杨风身前,恭敬的抱拳道:“杨门主,刚刚多有失礼。非常抱歉,还请杨门主不要放在心上!”

杨风只是微微点头,算是打过招呼,并没有多说话。

刘强也大吃一惊,他虽然不太了解普度门,但是看到张鹰居然亲自上前来邀请杨风坐入首席位置,足见杨风的地位很不寻常了。

吃惊归吃惊,但是刘强仍旧认为杨风是不如自己的家世。

中海省政商协会的会长!

岂是一个什么普度门门主可以媲美的?

开什么玩笑。

刘强虽然震惊,但总体还保持淡定。

杨风这时候来到刘强身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刘强,微微含笑。

这时候站在杨风身后的江若离忽然冲刘强道:“你不觉得应该道个歉么?”

刘强无动于衷,目光沉凝,没有开口说话。

李灵这时候不断的给刘强使眼色,示意刘强赶紧道歉。

奈何刘强还是无动于衷。

这时候李灵直接开口道:“刘强,你还是给杨门主道歉吧。不然后果很严重的。”

刘强冷哼一声:“李灵,你不要再劝了。我父亲乃是中海省政商协会的一把手。在整个中海省没有谁能够让我道歉!”

李灵很遗憾的叹了口气。刘强或许不知道普度门意味着什么,但是李灵却是了解的。丁古药园基地原本属于张氏府,但是张氏府前阵子就是被眼前这个少年给灭掉的。现在丁古药园已经属于普度门旗下了。

普度门门主,在李灵心中都是神明一般的存在!

很快,李灵的父亲李龙这时候从左一的位置上匆匆走到杨风身前,恭敬的抱拳行礼:“杨门主,我是您旗下丁古药园基地的负责人李龙。参见杨门主!”

杨风伸手一引,一股绵绵之力托举着李龙站直身体。

杨风顺势微笑道:“不必客气。”

李龙这才松了口气,还好自己的女儿比较懂事。刚刚主动给杨风道歉了,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刘强看到这样的情况都微微吃惊。没想到李灵的父亲李龙居然亲自给杨风道歉!

要知道,在刘强看来,李龙已经是江宁社会上首屈一指的大人物了。平时自己也十分的敬仰。没想到连这样一个大人物都对杨风如此拜膜,可见杨风的身份地位很不一般。

难道这个少年的身份,真的不得了?

刘强心中已经很不淡定了。

这时候,杨风凝望着刘强,仿佛在等待着刘强道歉。

但是刘强始终没起身,反而惴惴不安的坐在位置上。大约在道歉不道歉之间摇摆不定。

张鹰这时候微微道:“杨先生,这位刘强乃是中海省政商协会会长的独子,对江湖事不太了解。难免不太懂礼数,杨先生就不必和他一般计较了。”

张鹰的态度很恭敬,完全是平辈而论。

别人不知道杨风的威力,但是张鹰却是知道的。

那可是连真武十二老都灭掉了存在啊!

杨风冷然道:“我的位置,岂是谁都可以占的?”

刘强此刻也很不爽了:“杨风,我不管你是谁。我只想让你知道,我是中海省政商协会会长的公子。我占你的位子理所应当!”

张鹰都尴尬了,暗中和刘基聊了几句。

随后,刘基快速的站起身来到杨风身前,抱拳道:“原来是普度门的杨门主,我刘某失敬了。刚刚犬子对杨门主无礼,还请杨公子海涵。”

说着,刘基恭敬的抱拳作揖!

此举一出,周围的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可是中海省政商协会的会长啊!

中海省的一巴手!

居然向一个二十岁的少年抱拳道歉!

李灵,李龙,以及站在人群中的陈静和周岚都惊呆了。

场上每个人都在流冷汗。

刘强更是惊呆了,万万没想到父亲居然会对杨风道歉!!!

刘强看着杨风,只见杨风神态自若。

哪怕前方道歉的是中海省政商协会会长,这个少年也仍旧神态自若。好像早已习惯了这样的场面似得。

刘强不是那种不知道轻重的人,当下猛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对杨风恭敬的抱拳行礼:“杨先生,对不起!刚刚是我有眼无珠,得罪了杨先生,请杨先生原谅我!”

说着,刘强的腰杆儿都弯成了九十度。

他虽然年轻,但不会不明白现在的局势——刚刚父亲也没打算开口,结果张鹰和父亲说了两句,父亲就公开对杨风道歉!

聪明的刘强自然看的出来,父亲在这个局里面恐怕并不是最顶级的人!

从座位的排号上就看的出来,父亲坐在台下右排第一个位置,而丁古药园基地集团董事长李龙则坐在左排第一个位置。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