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宁大学。

非但是整个中海省排名第一的大学,无数的天之骄子和富家子弟都做梦想要挤进去的地方。同时也是江宁最土豪最神秘的一片土地。

但凡在学校待过几年的老学生,或者一些老教师都清楚。在江宁学校后面有一片面积很大的荒山。

名为宁山。

宁山和江宁大学中间有一条不算太大的河流,河面约莫五丈宽,水流比较湍急。河对岸的宁山山脚用高高的铁栏杆围了起来,铁栏杆上还拉着电线,防护十分森严。

如果仔细看的话不难发现,在这铁栏杆的角落上,还躺着不少动物的尸体。甚至有野牛野猪这种大型的生物的尸体。不过大部分的尸体都已经晒干了。

可见,这些大型的动物想穿过铁栏杆的时候,被电击死了。

河流两岸,也陆陆续续的躺着一片尸体。

因此这片区域被江宁大学无数的学生披上了神秘的色彩。这条河流也被叫做死河。

江宁大学的人对这片区域都十分忌讳惧怕。

但是就在这几天,出现了一群专门的黑衣人打扫死河河道和铁栏杆。短短几天时间,这片区域就变得十分干净整洁。在河床上还新架了一座石桥。周围还有专门的黑衣人站岗守卫,防止闲杂人等靠近。

此等气势,在整个江宁大学都引起了很大的议论。

学校食堂。

陈静和周岚两个人坐在角落头的一个位置,很低调的吃着饭。

周岚的心情很不错,吃饭也就多吃了几口。

而陈静的心情明显不在状态,吃饭都索然无味。期间有好几个穿着华贵的帅哥上来主动和陈静打招呼套近乎,但是陈静都只是淡然,没有回应。

周岚有点看不下去了,伸手拍了拍陈静的肩膀:“喂,陈静,你打起点精神来好不好。自从上次杨风揭发了刘敬尧的恶行后,你就一直一蹶不振,整天要死要活的。这都一个多月的时间了。你到底要作到什么时候啊。”

陈静的眼神没有焦距,就这么淡淡的而看着前方,喃喃自语道:“我很作吗?”

周岚道:“作,很作!因为刘敬尧的事情,你变得不再相信爱情了。其实这是没有必要的,且不说之前来追求你的李公子,就拿前两天还天天接送你上下课的那个大帅哥张少吧。我就觉得不错。”

陈静显然对这个张少什么的不太感冒,眼皮都没动一下。

周岚却颇有兴致的道:“这一个多月来,追求你的公子哥没有五十个也有三十个了。在我看来,就这个张少比较上心。家境好,长相好,开的车都是玛莎拉蒂总裁。更重要的是有毅力,第一次搭讪被你拒绝后居然还能够锲而不舍的坚持上下课来接你,这足见张少这个人和别的公子哥不一样了。”

周岚不留痕迹的提议:“其实,我觉得张少这个人还是挺文雅的,家世背景也罩得住你,我觉得你可以试试,给张少一个机会!这也是给你自己一个机会嘛。”

陈静还是一脸的不在状态。

周岚忽然惊呼一声,指着不远处走来一个帅气青年,冲陈静失声道:“陈静,说曹操曹操就到,张少来了。”

陈静这时候抬头看了那张少一眼,神色淡然。

张少很热情的上前:“诶,好巧啊。周岚,陈静你们都在呢。”

周岚吐了吐舌头:“张少,以前你天天都要来接送陈静上下课,这两天怎么不见你人影了?是不是在外面有新欢了?”

张少连忙道:“我怎么可能是那种人。这两天学校都在盛传后山宁山的事情。你们没听说吗?”

周岚大为好奇:“后山的事情?”

张少道:“怎么?难道你不知道么?”

陈静也感到几分好奇,微微道:“后山的什么事情?”

张少道:“后山的死河上面的很多动物尸体和污垢都被清理干净了。可怕的是在死河上面建了一座石桥,通往宁山。宁山山脚下的铁栏杆也拆除了一部分。现在学校里面的高层都在盛传。学校首次开放宁山,是为了迎接江宁最顶级的富商豪门,商量一件天大的事情。”

陈静和周岚都感到很吃惊。毕竟他们的层次还没有达到张少这个级别,自然不知道学校最顶层的一些事情。

陈静流露出好奇之色:“天大的事情?到底是什么事情啊?”

张少摇头:“这我就不知道了,这是强哥告诉我的。强哥是知道的内幕的。我想整个江宁大学十万学生,知道内幕的也只有强哥那少数几个人吧。”

“强哥!”

周岚和陈静两个人同时被强哥这个名字给惊讶到了。

强哥,那可是江宁大学的一个传奇,据说所有女生都抵挡不住强哥的魅力,恨不得成为强哥女人。哪怕只有一个晚上,这些女人也心甘情愿。

张少道:“是啊。强哥在负责清扫死河周围的垃圾尸体之类的工作。据说这个工作还是强哥的父亲争取过来的,非常不容易。”

周岚大吃一惊:“什么?你说强哥在负责死河的垃圾尸体清理工作?开什么玩笑,强哥怎么可能会做这样的工作啊?那可是江宁第一公子哥啊!平时连校领导都要跪舔强哥的脚,强哥更是一个高高在上的天之骄子,怎么可能会去做这种清理工作?”

陈静也明显的动容:“是呢,以强哥那孤傲的个性,居然会去负责这种清理工作。的确让人感到吃惊。”

张少也明显露出疑惑:“我也弄不明白,总之我感觉强哥似乎还因为能够做这项工作而感到几分自豪呢。”

嘶!

周岚陈静两个人更加吃惊了。

以强哥江宁第一公子哥的身份,负责这样的卑微工作本就是很掉身份的事情,强哥居然还因此感到自豪?

这到底是什么鬼?

张少又道:“对了,我们江宁大学的第一校花李灵好像也参与负责了宁山的一些事情!”

周岚:“什么?第一校花李灵也参与负责了宁山的一些事情?”

周岚感到不可思议:“李灵可是咱们学校的第一校花啊,大学三年多少富商公子哥上门追求,李灵都从未正眼看过这些公子哥一眼。也就只有强哥稍微能够和李灵对上话。有人说李灵的家世背景十分雄厚,就连江宁大学第一公子哥强哥都不太比得上李灵的家世背景!强哥去宁山做义工也就罢了,李灵也去了?”

张少郑重其事的道:“是啊,我也感到很纳闷。感觉这一次宁山上要召开的会议级别很高。很可能是这几年来级别最高的一次会议。否则强哥和李灵都不会主动前往参加做义工。“

周岚问了一句:“张少,你就不想去做义工么?”

张少很无奈的道:“我倒是想去啊,可是没有资格啊。”

周岚:“连你都没资格么?那这一次宁山会议还真是太神秘了!”

张少无奈摇头。大概是觉得自己很不好意思了。

便在这个时候,门外传来一阵吵杂的呐喊声,紧接着就人潮涌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