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围的人,议论纷纷。

“哇,这不是我们江宁大学的第一公子哥刘强么?也是江宁的第一公子哥啊。平时都是天上星辰,没想到今天居然在这里迎接贵宾了!”

“还有我们江宁大学的第一校花李灵!居然也来这里迎接贵宾。真是罕见啊!”

“还有那个看上去只有二十岁的少年,就是我们江宁大学陆战学院的荣誉院长么?好年轻啊!现在这三个天才少年少女对在一起了,难道要一较高下么?”

“……”

刘强凝望着杨风,发现杨风的眼神很平和淡定,看不出半分情绪。

李灵也有同样的感觉。本来以李灵这种毒辣的眼光,肯定可以从杨风脸上任何一个细微的表情里面看出杨风的心理活动。但是他们惊讶的发现,杨风的表情平静如水,没有一丝一毫的波动,根本看不出杨风的心事。

杨风淡然的看着两个人。

这时候,陆战学院副院长李庆远恭敬的开口道:“院长,我来介绍一下。这是刘强,江宁政商协会会长的独子,也是我们江宁社会上公认的第一公子哥。无论是才华还是修为,或者是家世背景,在整个江宁都是首屈一指的存在!”

要是别人听到这句话,只怕顿时会吓尿了。

中海省政商协会会长的儿子!

那可是中海省一巴手的儿子啊!

放眼哪个地方,不是人人敬仰拜膜的存在?

除非谁不想混了,否则都要跪舔刘强的脚。

杨风只是微微点头,算是和刘强打过招呼。

刘强的表情明显的不太开心,在刘强看来杨风虽然是陆战学院的院长,但是和自己的身份还是有差距的。杨风应该很隆重的上来给自己打招呼表现出敬意才合适。

现在杨风的行为明显的让刘强觉得很装比了。不过碍于公众场合,刘强不好表现出来罢了。

李庆远继续介绍道:“这是我们江宁大学的第一校花,李灵。江宁丁古药园基地集团董事长的独女。丁古药园联合基地是江宁最大的药园。种植着最大最全的药材。很多的药材都是供应给修者。之前张氏府旗下超过七成药材原料都是由丁古药园基地供应的。在名义上,丁古药园基地是张氏府旗下的产业,其实他们只是深度合作的关系,丁古药园基地是独立的!”

杨风听了微微点头,不由得多看了李灵两眼。只见这个女人的眼神亮如秋水,格外的美丽。她的神情也很平静,并没有因为自己简单的招呼而感到生气。

其实,丁古药园杨风是知道的。

之前张氏府之所以可以如此大规模的炼制丹药,垄断整个中海省的丹药市场,除了张氏府的炼药堂厉害之外,更重要的是丁古药园的药材供给!

丁古药园,原本是个很古老的药材世家。但是被张氏府碾压慑服之后就签订了卖身契,成了专供张氏府的药园。

后来张氏府被普渡门收编,丁古药园自然也就成了普渡门的深度合作伙伴。

丁古药园,是普渡门垄断中海省丹药市场的基石。

杨风想了想,上前来到李灵身前,伸出手:“李灵,你好!”

李灵微微皱眉,但还是伸出手和杨风礼貌性的握了握:“你好!”

杨风微微一笑,然后松开手。重新回到车上。江若离开着车缓缓离开。

李灵刘强李庆远等人则纷纷跟上。

不远处,陈静看着杨风和李灵握手,看着杨风坐在车里缓缓离开,深深的皱起眉头,咬着下唇,心中有股说不出的苦楚。她第一次感觉到自己距离杨风的距离如此的遥远,而且以后的距离还会扩大……

……

江宁后山,路过河流,宁山。

无数江宁大学的学生送到这里,就被桥梁此岸的黑衣人守卫给阻拦下来,大部分人都不让进了。

只有陆战学院的少部分人,比如韩晨,李玉清,李庆远张闯等人才放行。

除此外,刘强和李灵也放行了。

陈静和周岚两个人原本是不让进的,但是杨风事先开过口,自然也就放行了。

少部分人,穿过石桥,开始进入宁山。

宁山虽然不高,但是其中大树林里,枝繁叶茂,沿着台阶一个个的往上走,显得格外的阴森。

李灵和刘强并排走在一起。

刘强略显不快的问:“李灵,你知道杨风这个人的身份来历么?”

李灵摇头:“不知道,我常年不在学校里面,也从未打听过学校里的事情。”

刘强不悦的道:“我也常年在外面帮助我父亲打理一些业务,很少关注学校的事情。毕竟到了我这个层次,江宁大学的平台很小,没什么人物和事情值得我上心的。只是杨风这个人年纪轻轻就能够坐上陆战学院荣誉院长的位置,倒是让人意外。”

李灵淡淡道:“这有什么好意外的,这是一个有钱能使鬼推磨的时代。只要他出的钱够多,做个荣誉院长也没什么好稀奇的。”

刘强喃喃道:“你说的对。这年头只要有钱,什么事情都做得了。杨风不过就是个花钱买荣誉的世家子弟,没什么好在意的。等我父亲再高升一级,我刘强也就与众不同了。这才是我要在意的事情!李灵,你们丁古药园基地和江湖上的一些势力门派走的比较近,想来你对江湖上的很多奇人异士接触颇多。有机会的话,还请你帮我引荐引荐。我父亲高升在即,但是现在江宁的江湖不太平,上面对这一点似乎颇有微词。也间接的影响到我父亲的晋升。我希望你能够引荐一些江宁江湖上有名望的大佬给我认识,我好给他们提个醒,让他们低调一点!不要让我父亲难做,否则对大家都没有好处。”

李灵神色淡然:“可以!你常年打理政商方面的事情,对江湖的事情不了解也是情有可原!而且这一次张鹰先生举办宁山会议,其实为的就是让江湖各大门派的掌门人罢手言和,不要再生事端。这对你父亲是个利好。”

刘强微微道:“你是说,只要这次宁山会议成功,我父亲的忧虑也就自然消除了?”

李灵淡淡道:“恩。这一次江宁江湖上最具重量级的几个人物都会到场。只要张先生有本事让大家罢手言和,江宁的江湖从此自然太平。你也无需多虑了。“

刘强道:“江宁的大人物都会到场?”

李灵道:“化武门的掌门,普度门的掌门人都会到场。”

“化武门?!”刘强的眼皮都明显的跳了一下:“就是化宁集团董事长千水墨么?”

李灵道:“对,化宁集团董事长只不过是千水墨的俗世称呼,实际上他是化武门的门主。也是江宁最大的势力的掌门人。称霸江宁二十年!”

刘强显然对这一块不了解:“难道化武门门主比我父亲还厉害?”

李灵沉默了片刻,随后道:“那我就不知道了,应该不亚于吧。一会你父亲刘基也会到场,到时候自然就见分晓了。”

刘强略感好奇:“恩。一会就知道答案了。不过我父亲乃是中海省政商协会的会长啊,一巴手!必然是中海省最强的人吧。化武门说到底也不过是个江湖混的,没什么大不了。”

李灵原本还想解释两句,但是看到刘强的语气十分坚决,想来想去也就放弃这个想法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