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下千水墨,参见剑无双公子!

一句话,宛若一颗巨大的炸弹,在场上炸裂开来。

剑无双!

这,就是剑无双!

冯东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这,就是剑无双?!!”

邵青的目光充满了无穷的味道:“远在万米外,就可以限制这里的龙气柱,还能够连同比龙气柱强大无数的巨石龙一并限制住!这就是现在的剑无双么?”

叶剑雄道:“好强啊!每走一步就有十个龙气柱自动破碎!站在这巨石龙的头顶上,巨石龙都乖顺的和猫儿一样。这样的剑无双,还是人吗?”

慕北也是万分惊讶:“是太可怕了。如果说这巨石龙的龙气柱和龙威强大得让人绝望的话,那么这个青年的出现,直接视这巨石龙都为蝼蚁。这个少年给人的感觉已经不是绝望了,而是强若神明。”

杨风一言不发,只是抬起头看着眼前的这个少年!

只见这少年的神情淡漠,皓若星辰,目空一切。仿佛没有把任何的东西放在眼里,仿佛没有任何东西能够引起他的兴趣似得。

他,就仿佛是天生高高在上的神!

他的眼神看的方向都是空的,没有把场上的任何人看在眼里。

杨风忽然感到一股说不出的难受,憋屈。

“在下化武门副门主冯提篮,参见剑无双公子!”

“真武十二老参见剑无双公子!”

化武门的人,一个个弯腰行礼,纷纷拜膜。

张朝北这时候跟着道:“在下张氏府的府主张朝北,参见剑无双公子!”

一向自视清高,被称作疯子的张朝北,此刻在剑无双面前都低下了高傲的头颅。

齐柏生恭敬的弯腰行礼:“在下张氏府大长老齐柏生,参见剑无双公子!”

黎万兴恭敬道:“在下张氏府首席炼药师黎万兴,参见剑无双公子!”

魏海清这时候也开口了:“在下十字门门主,参见剑无双公子!”

“张氏六长老,参见剑无双公子!”

“在下……,参加剑无双公子!”

场上所有的人,全部弯腰行礼,顶礼膜拜。

一个个在中海省叱咤风云,称霸无边的大人物,此刻都低下了高傲的头颅。

而剑无双则是看都没有看他们,仿佛他们的参拜在剑无双眼中都不值一提似得。

冯东,叶剑雄,邵青,慕北四个人则是坚定的站在杨风身后。仿佛只要杨风不开口参拜,他们也绝对不会开口参拜似得。

杨风站着,一动不动。

周围的人都纷纷转头看着杨风。

冯提篮,齐柏生,张朝北等人的嘴角甚至都露出戏谑的笑容。

不参拜剑无双的下场,他们再清楚不过了。

参拜,从来就不是杨风喜欢干的事情。

这才是杨风犹豫的原因。

“嗯?”龙首之上的剑无双忽然皱了皱眉,目光第一次有了焦距——杨风。

他只是皱了皱眉,眼睛里映射出杨风的倒影!

“啊!”

杨风忽然惨叫一声,整个人忽然倒飞而出。

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然后整个人如同断线的风筝,飞出几十米后过砸在地上!

嘶!

周围的人再也无法淡定,纷纷倒吸了一口冷气!

只是一个眼神,就能够让杨风吐血倒飞出去!

这是何等可怕的修为啊!

张朝北等人都来不及调侃嘲讽杨风了,完全被剑无双的这股实力给深深的震撼了。

“好疼!”杨风捂着心口,想要马上站起身,但是发现自己做不到。

身体都麻痹了。

“刚刚是意念剑么?”杨风快速运转无极神象诀,化解体内的伤势,心中震撼万分:“听说剑术到了极致后可以突破有形剑的极限,淬炼出无形剑!所谓无形剑,就是意念剑。意念做剑,无形无相,想怎么攻击就怎么攻击。这样的无形剑,敌人根本无从遁逃!也无从抵抗!”

“真是没想到,剑无双的剑术,居然达到了无形剑的地步!”

太可怕了!

别人或许不知道无形剑的可怕。

但是杨风很清楚。

不管是自己的剑魂剑还是人法剑,都是有形剑的范畴!

剑气,也是有形的。

人法剑只不过是做到了人剑合一,人随剑动!

剑魂剑也只是把人的意念注入剑中,用意念驾驭剑去攻击敌人。虽然强大,但是仍旧是要借助实体剑发起攻击。

而无形剑,则可以直接做到意念外放,用意念去攻击别人!

意念攻击!

心之所想皆为意念,意念一出,无处不在,无所不能!

那才是真正的强大!

那才是真正的顶级剑客!

杨风被深深的打击了:“一直以来,我都认为自己的剑术很不错,在江宁之内没有找到对手。但是今日看到这无形剑,我才发现我的剑术是多么的弱小。是多么的不堪一击!我这样,和蝼蚁又有什么两样?”

剑无双的强大,让杨风感到绝望。

剑魂(人法剑),剑魄,无形剑!

眼睛,是通向一个人心灵的窗户。

眼睛,也是连接人的精神和肉体的桥梁。

刚刚,剑无双的意念剑就是用眼神,用瞳孔来发动的!

瞳剑!

“好强!我的精神刚刚受到了巨大的攻击,肉体也受到强大的攻击!浑身麻痹,一下子居然没办法站起来。”杨风有一种深深的挫败感。连续运转了好一会儿的无极神象诀,杨风这才感觉到自己的精神和肉体恢复了一些行动能力。

强忍着巨大的痛苦,杨风缓缓站了起来:“纵然我有挫败感,纵然我被秒杀了。纵然是因为他对我手下留情我才能够活下来。但是只要活着,我就要站起来!”

杨风吃力的站起身。

抬头,凝望着龙首上的剑无双。

剑无双那高高在上的眼神也看着杨风,一语不发。

杨风发现,纵然只是和剑无双对视,也感觉自己的肉体和精神都时刻在面临无数剑的攻击。仿佛这些剑无处不在,仿佛只要剑无双愿意,只要一个念头,就可以随时把自己覆灭似得!

这种感觉,好像就是面对死神的时候才会有的感觉!

随后,杨风收回目光,吃力的弯下腰:“普度门门主杨风,见过剑无双公子。”

终于,杨风说了这么一句话!

这还是杨风自打回到中海市建立普度门开始,第一次向一个人低头!

低头的感觉很不好受。

杨风每说一个字,都感觉受到了千刀万剐!

这种挫败感,是发自内心深处的挫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