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字门

原本的十字门,占地很广,额外的气派,颇有几分巍峨之气。

当初,狼王追着杨风,一路来到魏海清的十字门大门口,被魏海清很轻松的抵挡在外。

那个时候的魏海清是何等的霸气,何等的风采?

那个时候的十字门,个个都霸气无双,每个人的脸上都流露出骄傲的神色。

但是现在,十字门大门外血流成河,一片狼藉。

大门都被巨大的力量打碎了,只剩下残垣断壁,十分萧条。

十字门内无数的地方都起火了,烈火熊熊,被烧成了一大片的灰烬,四处浓烟,十分破败。

十字门上千人,九成的人都逃跑了,剩下一成的人是来不及逃跑被重创,但是都失去战斗能力了。

十字门的议事厅。

魏海清,童百艳,魏长天,李丰和李白一几个人重伤,退守在这最后的方寸之地。

魏长天,李丰和李白一三个人都受了重伤,身上血淋淋的,看上去触目惊心。

童百艳和魏海清则稍微好一些,但是此刻也受了很重的伤。不容乐观!

议事厅的大门紧闭着,门外还传来此起彼伏的兵戈声,十分的激烈。

李丰这时候嘶吼道:“普度门呢?普度门的人怎么还没有来啊?”

李白一也是万分惊慌,情绪十分激动:“是啊,普度门的救援如果还不来的话,我们十字门今天就要被灭了!!!”

魏长天道:“我们传消息给普度门都足足两个多小时了,如果普度门的人愿意来救援的话,只怕早就已经来了。现在这个局面,明显就是普度门不想救援我们了。”

李丰一脸的诧异:“这不可能吧?我们十字门以前多次在普度门危难的时候都不惜冒着生死的风险帮助普度门啊。现在反过来,我们十字门有难了,普度门怎么可以袖手旁观呢?我们的门主多少次冒着生死危险去驰援普度门,他们就要这么撒手不管我们么?”

童百艳道:“好了,你们别争了。普度门是个靠得住的门派,纵然杨风被选为人祭,但是冯东邵青他们都还在,只要我们十字门有难,他们不会坐视不管的。”

魏海清也笃定的道:“没错,普度门重情重义的不单单是杨风一个人,纵然杨风被选为人祭。邵青冯东这些人都是都是重情重义的靠谱人。我们的求救,他们一定会来驰援的。”

魏海清都笃定的开口了,其他人自然也不好多说什么。

就这个时候,门外一个十字门的成员快速的推开大门,急切道:“门主,普度门有回馈了。”

这个手下的出现,让场上的人纷纷振奋不已,大家同时站起身,凝望着这个手下,异口同声的问:“怎么说?”

手下急切道:“普度门回绝了我们的救援,说他们自身难保,实在没有办法帮助我们了!”

“什么?”

魏海清等人都倒吸一口冷气!

李丰性子更是激动的爆喝一声:“可恶的普度门啊,真是忘恩负义。我们十字门对他们如此仗义,没想到头来他们居然如此的无情无义!太过分了,简直狼心狗肺啊!猪狗不如!”

李白一也受不了这种打击,咆哮道:“一群小人!小人啊!门主,这就是你一直拿生命去支持的普度门,你自己睁开眼睛看看吧,当我们需要普度门的时候,他们自己先做了缩头乌龟了。门主,你看走眼了啊。当初我们十字门倾尽一切的去帮助普度门,辅佐普度门,结果换来的就是这样的一个下场。不值得啊,我们看错人了啊!”

魏长天更是长叹一声:“果然被我猜中了。人心险恶,一旦遇到危险就各自飞了!什么结盟,什么盟友之义,都是骗人的。门主,当初我就建议你不要太相信杨风普度门,不要和普度门走的太近。现在,我们可是遭到报应了。这都是因为你啊!”

李丰也瞪着魏海清,一字一句的道:“是啊,如果不是因为门主你非要和杨风走的那么近,我们又怎么可能会站在张氏府的对立面?如果不站在张氏府的对立面,我们十字门还可以保持以前那样的无忧无虑的生活。又何来现在的灭顶之灾啊?”

李白一大声喝道:“我们就是因为门主你选择跟着杨风,才让我们成为张氏府的敌人。杨风这个人太狂妄了,目标太大了。做事情完全不按照规矩来,这才酿成了大祸。门主,我们十字门之所以有今天这样的局面,都是因为你的缘故啊!”

李丰嘶吼道:“门主,他们说的对。我们十字门之所以有灭顶之灾,就是因为你选择了跟随杨风。杨风根本不值得跟随!一个山村野夫,宵小之辈。我们居然卑躬屈膝的跟随在杨风的身后,到头来不但没有得到任何好处,反而还把我们整个十字门都断送了!我好后悔当初没有阻拦你啊,你说你当初就为什么不愿意听我们的劝告呢?”

李白一也怨气很大:“是啊,门主你太过专断独行了。当初如果你愿意听我们的劝告,我们十字门也不会落到如今这个下场”!

魏长天道:“没错,这一切都是因为门主你太过专断独行造成的。居然会相信一个只有二十岁的毛头小子!这简直就是江湖大忌。是你害死我们十字门了。”

大家一句一句的数落着魏海清。

魏海清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任凭他们数落自己。

此刻的魏海清,已然万念俱灰。

普度门,居然拒绝救援十字门!

这句话,就如同一块巨大的石头,压在自己的胸口,让自己呼吸都凝滞了。

李白一他们说的每一句话,都深深的烙印在魏海清的心间!

每一个字,都宛如一根针,刺在他的心脏上。

魏海清才是那个选择把一切都压在杨风普度门身上的人,他深深的知道自己每一次冒着生死危险去驰援杨风普度门的那种心情。这就是一场豪赌,赌普度门在十字门危难的时候会不顾一切来救援。

现在,这场豪赌输掉了。

彻底的输掉了。

魏海清仰起头,看着议事厅的天花板,默然不语。

童百艳也受到了重击,整个人失魂落魄的跌落在地上:“普度门……居然……拒绝救援我们十字门?为什么?为什么啊,我们可是死盟啊。难道就因为普度门怕死吗?可是当初我们支持杨风普度门的时候,可没考虑过怕死啊……”

这时候,这名通报的手下连声道:“门主,我还打听到消息!”

魏海清神情十分悲哀,显然没有兴趣听了。但是魏长天这时候开口问:“有什么消息快说啊。”

手下道:“七宗商会总会亲自下令解除了和普度门的盟约,江宁分会所有的司长经销商都下架了普度门的一切丹药。现在全面上架销售的是张氏府的丹药!另外,江宁分会前分会长武嫣红被七宗商会总副会长亲自下令解除了常务员身份,准首席拍卖师身份,以及江宁分会会长身份。重新降级为普通的无牌拍卖师。”

这个消息一出,魏海清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没想到张氏府的动作居然如此之快!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