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这个成员还没说什么,但是场上的每个人都感觉到,这个成员要来汇报的事情,肯定是非常不好的事情!

可能都让整个普渡门面临灭顶之灾的大事。

全场死静!

落针可闻,彼此的呼吸声都听的一清二楚。

冯东深深呼吸,努力的让自己的情绪保持平静:“什么事情?”

那手下上气不接下气的开口:“刚刚七宗商会总部发来解约函!”

冯东整个人猛的站了起来:“解约函?什么意思?”

手下急切道:“七宗商会总部亲自发来的解约函,解除七宗商会和我们普渡门之间的盟约。”

这话一出,全场的人都倒抽了一口冷气。大家纷纷瘫软的坐在椅子上,大气都无法喘。

冯东整个人如遭重锤砸击,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几步,喃喃道:“这怎么可能呢?这是武嫣红会长和我们亲自定下的盟约。武嫣红会长都没开口,七宗商会总部怎么可以直接发送解约函呢?“

手下道:“这一次的事情是七宗常务会的统一决定。据说武嫣红会长为了这件事情和整个七宗常务会起了冲突,但是最终还是没能够阻止这个决定!”

冯东倒吸一口冷气。转头看着邵青,邵青也是一脸的呆滞。

叶剑雄倒是稍微冷静一下,挥手示意手下退出大殿。然后沉声开口:“七宗商会是我们唯一的靠山了。现在七宗常务会居然主动要和我们解除盟约。如此一来的话,我们普渡门岂不是变成孤家寡人了。”

慕北道:“是啊。这一次我们普渡门和化武门的交易——用七个月的丹药数量换取千水墨的笼罩。这件事情也是通过武嫣红来周旋的,现在江宁分会和我们普渡门的盟约解除了。我们普渡门和化武门的交易只怕也会受到影响!”

冯东缓过神来:“是啊,这也是我最担心的事情!杨哥不在的情况下,武嫣红会长就是我们唯一的主心骨。现在连这个主心骨也没有了,我们普渡门接下来只怕真的是难逃厄运了!”

在场的都是普渡门的高层,老人。冯东说话自然也就没有太多的顾及。

周围的人都感到一股说不出的哀伤。

李元昊问:“那我们现在怎么办?江宁分会解除盟约,我们的丹药在中海省的渠道一下就崩溃了。我们的丹药,根本没办法销售出去!”

邵天虎这时候道:“别说没有渠道了,就算有渠道,我们也供给也为零。最多销售两个月就要崩溃。与其这样,有没有渠道,都无法挽回我们在丹药市场上的颓势!”

张武这时候道:“完了完了,我们普度门要完蛋了!没有了武嫣红的支持,靠我们自己坚持不了多久了!我看我们现在还是赶紧把财产瓜分一下,然后大家根本东西……”

张武的话还没说完,周围所有人的目光都死死的盯着张武。

张武马上打了一个哈欠,接下来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了。

要是再说的话,他毫不怀疑自己会被他们活生生的给吃了……

冯东这时候站了起来:“现在杨哥生死不明,大概率是遭遇不测了。武嫣红解除盟约,我们普渡门现在能靠的就只有我们自己了!我们要自己想办法解决问题。”

顿了顿,冯东继续道:“现在我们的对手是张氏府,没有了杨哥和武嫣红。我们肯定无法和张氏府正面抗争的。现在唯一的道路就是退守!”

“退守?”叶剑雄微微道:“退守是什么意思?”

冯东凝声道:“我们原本就是中海市的一个小门派。是因为杨哥才进击到江宁这个鱼龙混扎之地的。现在杨哥遭遇不测了,我们要重新退回中海市。做一个偏安一隅的小门派。凭借我们现在普渡门的实力,守住偏安一隅还是足够的!”

这话一出,大家虽然很难受,但是未尝不是一个办法。

冯东继续道:“如果我们不退守到偏安一隅的中海市。我们就只能够归顺化武门或者张氏府才有可能苟延残喘的活着。我想这条路,大家都不会答应。如此就只剩下退守一条路可以走了。”

冯东继续道:“如果大家都认为这是唯一的求生之道,那么我们就来仔细的商议一下退守的过程。哪怕是退守中海市,张氏府也肯定不会善罢甘休。最终恐怕都要脱一层皮才能够退回中海市!”

邵青道:“看来这的确是目前能够想到的唯一办法了。我担心的并不是退守过程中受到张氏府的阻拦。而是一旦我们公布这个决定的话,普度门上下的人心就散了。但凡稍微有点追求的高手,都不会继续留在这样的普度门旗下。人心一散,我们普渡门也就彻底玩完了。退守不退守的意义都不大了。”

冯东紧紧皱起眉头,沉声道:“邵青你说的是啊。现在大家跟着我们普渡门,就是图一个锦绣前程。如果我们决定退守中海市,等于是我们普渡门再也没有未来了。如此情况,又有几人愿意继续跟着我们呢?”

邵青道:“没错,这才是目前的难题。这个决定,非同小可!千万要慎重下决定!”

冯东的态度也没有刚刚那么坚决了,一双沉凝的眼神不时的看着场下的人。冯东看的出来,就算是这一批普渡门最核心的老人。此刻都对普渡门的未来感到绝望。看得出来,每个人都开始有自己的小算盘了。

诶!

冯东在心中深深的叹息一声。

冯东感到很痛心,现实终究是残酷的!

如果连这一批最早的老人都有小算盘,那么一旦下决定退守中海市。只怕愿意跟着回去的,只有寥寥几个人。

与其这样,退守的意义又在何处?

冯东转头看着邵青,邵青的眼睛里也露出同样的神色。两个人相视一笑,说不出的悲伤。

冯东起身道:“好了,退守的事情就先不说了吧。还请大家对外保密,不要让普渡门的其他人知道我们今天讨论过这个问题。我们另外想办法了,大家都各自回去吧!”

冯东很疲惫的挥了挥手,这些老人也都兴致索然的离开了会场。

会场上,只剩下中书阁的四个人,以及罗一刀。

邵青,冯东,慕北和叶剑雄。

这五个人,可以说是普渡门最核心的人物了,决定着普渡门的一切。

五个人坐在一起,每个人脸上都露出愁容。

叶剑雄道:“现在的情况很不妙啊。事情传开之后,最怕散了我们普渡门下面的人的人心。要想挺过难关,凝聚他们的人心最重要!”

慕北沉声道:“没错。现在我们处境本来就不好,要是人心再一散,那我们普渡门可就彻底的散掉了。”

邵青道:“就这两天,已经先后有二十几个普通成员离开普渡门了。铁血营也走了两个人!这还是在不知道七宗商会解除了盟约的情况下发生的事。现在盟约一除,只怕会有大批量的人会选择离开。”

邵青的话才刚刚说完。就传来好几个不好的消息。

——又有四十多个普渡门普通成员离开了。

——五个铁血营的战士离开了。

十个铁血营的战士离开了。

……

一个个的消息传入五个人的耳朵。

每一个消息都宛如一记重锤,狠狠的锤在每个人的胸前。

邵青凝声道:“这样下去不行的,我们还没等到想出办法,就自己先崩溃了!必须想个办法遏制这种情况。”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