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冬梅和李庆远则是在客厅里面等候。

韩冬梅的心情倒是比较淡定了。

毕竟,韩冬梅知道了眼前这个只有二十岁的少年,就是江宁江湖上如日中天的普渡门门主。那可是击杀了云飞扬的存在啊!自己上次上门投靠的门主。

之前,韩冬梅是不知道这个少年的身份,这才和这个少年互相嬉闹。但是现在知道了杨风的身份,韩冬梅反而乖巧了很多。

普渡门门主杨风,在江宁江湖上的名头很大很大。

但是李庆远这种不长时间接触江宁江湖的人,是不知道江宁江湖上的变化的。

如此,李庆远又怎么会在意一个看看上去只有二十岁的少年呢?

在客厅里待了很久,李庆远就有点不耐烦了,当下连声道:“韩教授,你说这个杨先生是不是太不知道礼数了,现在还没上任荣誉会长呢,就直接把我们撩在客厅,让我们在客厅里等了这么久。说到底,他好歹也是个晚辈后生,让我们两个做长辈的这么等着他,真是太过分了。”

韩冬梅倒是很淡定:“李院长,既然你都说他是晚辈后生,你又何必和一个晚辈后生计较呢!”

李庆远还是很不开心:“哼,我不服气啊。我好歹也是第一副院长,绝对的高手。为陆战学院兢兢业业十多年了,立下过无数的汗马功劳!现在前任荣誉会长已经退役了,本来这个荣誉院长的称号应该交给院长张闯的,而我则继任院长的位置!现在倒好,董事长直接在外面找了一个毛头小子过来直接接任荣誉院长的称号。这太草率了!”

顿了顿,李庆远继续道:“非但我不服,我们的院长张闯也很不服气!这个毛头小子不就是靠家里的背景才上位的么。可是我们陆战学院乃是江宁第一军事学院啊,岂容儿戏?”

韩冬梅微微道:“李院长,我觉得你应该淡定一些!”

李庆远不服道:“你是医学院的客座教授,这个杨先生没有来抢你的位置,你自然可以站着说话不腰疼。但是遇到了你身上,那就不同了!”

韩冬梅道:“在我们江宁大学,荣誉院长的位置可不是随便挂的。这代表着极高的荣誉,超越院长的最大荣耀!”

李庆远道:“没错,荣誉院长,是江宁大学四大最好的学院最顶级的荣耀!你看看挂名医学院的荣誉院长黎万兴,那可是中海省的第一神医啊。商学院的副院长叶剑雄和慕北,无一不是江宁最顶级的大家族的掌门人。工艺设计学院荣誉院长白匠工更是江宁公认的第一工艺大师!每一个名字,都是震惊江宁的存在。我们陆战学院原来的荣誉会长云飞扬,更是江宁最顶级的决定高手。三分归元境界的高手,横霸一方。为巨头,人人拜膜!”

说到这里,李庆远都充满了激动:“每一个在江宁大学四大学院挂名荣誉院长的,都是整个中海省最顶级的大人物!你说这个毛头小子有什么?难道就因为家世背景很硬,就来挂名我们陆战学院的荣誉院长么?开玩笑!”

韩冬梅听了也是感到几分震惊:“所以,你们陆战学院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都不服气!”

李庆远道:“是!院长张闯亲自带着陆战学院的所有教练员团队和学生,在陆战学院的操练场等着杨风。到时候这小子要是压不住场面,那就别怪我们无情了。一定然给他灰不溜秋的滚回家去!”

韩冬梅道:“纵然是董事长任命的,你们也不管了?”

李庆远道:“我们赶走一个压不住场的小毛孩,想必董事长知道了也不会责怪我们的。”

韩冬梅微微叹息,没有再说话了。

其实在内心深处,韩冬梅对杨风的实力也是存疑的。

江湖上把杨风传的神乎其技,几乎无所不能似的。但是韩冬梅是不相信的,一个二十岁的少年,怎么可能就这么厉害呢?

除非亲眼所见……

就在他们议论的时候,杨风穿着一身灰色的休闲装从卧室里面走了出来,微微道:“走,可以出发了。”

……

陆战学院,并不在江宁大学的总部。

而在距离叶道文的雄兵营约莫五十公里外的一个山区。

这里是一所全封闭的军事学院,和雄兵营的人都有很多的交流以及训练活动。

陆战学院,占地面积很大。

大门口就是一栋十层高的教学楼。大楼前方是一个巨大的操练长。

此刻,操练场上一千名陆战学院的学院全部集合完毕!

排列成整齐的方阵,仿佛在等待着什么。

为首的一个教练员站在方阵最前方,目光冰冷:“大家都知道了,上面给我们陆战学院安排了另外一个新的荣誉会长,据说这个荣誉院长是个只有二十岁的少年!”

这话一出,方阵里很快传来哄堂大笑的声音。

“李青服教练,我们陆战学院不欢迎这种靠关系进来的荣誉院长!”

“没错,二十岁的少年?还想当任荣誉院长?这不是在侮辱我们陆战学院么?我们陆战学院向来都是一个神圣的地方,是江宁排名第一的军事学院,怎么可以有这种垃圾来做荣誉院长。”

“这个人的家里是不是很有钱啊,给学院捐助了几千亩地还是怎么地啊,好大的能量啊!”

“恩,有可能。估计又是个汉三了。”

“汉三?就是那个被分配下来的副院长,然后被我们的一个学员给打爆了的汉三吗?哈哈哈”。

“哈哈哈,又一个胡汉三……哈哈哈”。

“……”

学员们都纷纷哈哈大笑,完全没有把这个二十岁的毛头小子放在心上。

李青服很满意的看着大家的表情和姿态:“不错,大家很自信,很骄傲。这才是我们陆战学院应该有的风范。我们陆战学院的每个学员都是精英中的精英。而我们陆战学院的每个教练员,更是人中龙凤,都是千挑万选才进来的!有人想要做我们陆战学院的荣誉院长,第一个要问问我李青服答应不答应!”

“轰隆~”

场下顿时响起一阵雷鸣般的掌声!

李青服很嚣张的笑了:“解散,大家接下来就在这里等着这个二十岁的新任荣誉会长前来!”

方阵解散,大家围坐在操练长的四周,纷纷期待的看着大门的方向。

毕竟,解散之后,大家都会不由自主的去寻找自己的好朋友去谈论交流。

原本整齐的大方阵,很快就化成了上百个小的团体,大家互相闲聊着。其中有一个团体的人员特别大,足足围着几百个人!

可见这个团体的核心是非常强悍的人,有超凡的凝聚人。

团体核心,是两个穿着迷彩服的学员。

其中一个是个很健壮帅气的青年,整个人身高一米九,站起来就给人很大的威压。一双冷冽的眼神更是如同猛虎一般,甚为吓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