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淅淅沥沥的雨,下了足足一个月的时间。

细雨绵绵,让整个江宁都弥漫着一层阴霾的味道,大街上车水马龙,每个人的心情都有点忧郁。

“这鬼天气发什么癫啊,居然连续下了一个月的雨!讨厌死了。”

“是啊,连续一个月,街上全部是积水,好几个地方都成了水池,我每次回家妮马要坐船了。烦都烦死了,这样还让人怎么上班啊。”

“是呢,我们公司都被水给淹没了,老板都哭着要跳楼,我已经失业一个月了,家里揭不开锅啊爷爷的。”

“……”

江宁市区,一片的骂声。

龙药集团,江宁总部大楼。

这栋大楼原本是属于平药集团的资产,但是平药集团之前被迫完全转让给龙药集团了。接手了平药集团的所有资产业务后,龙药集团的总部也就搬迁到这栋大楼了。

很气派的一栋大楼,五十多层,是周围中央商务最高的几栋大楼之一。

顶层,总裁办公室。

苏茹坐在总裁的办公椅上,翻阅着文件。

李建全恭敬的站在旁边,静静的等待着苏茹签署文件。

李建全本来是平安医院的院长,但是因为人品不错,业绩出众,也有担当,很快就得到了苏茹的重用,提拔到集团总部担任要职。

李建全之所以能够爬升的这么快,除了自己业绩出众之外,或许也和杨风之前的合作也有关系吧。

杨风虽然不在龙药集团了,但是杨风留下来的影响力,却一直影响着龙药集团的发现含。

终于,苏茹看完了文件,在上面签字,交给李建全:“好了!”

李建全很珍惜的拿着这份文件。

苏茹也伸了一个懒腰:“这是最后一次股份回购合同了,完成这份合同后,龙药集团就重新私有化了。完全的掌握在我们手上了。不过这个谈判的过程还真是艰辛啊!好在,现在都完成了!”

李建全道:“这一切都要得益于杨风啊。在叶家的帮助下,平药集团的所有资产全部无条件的注入苏总裁你的私人名下。然后苏总裁用这些私人的资产把整个龙药集团分散的股权全部收回来。现在完成了这最后一道工序,以后整个龙药集团都是苏总裁的私人公司了。”

苏茹揉着太阳穴:“这一次我们龙药集团得以这么轻松的吞并中海省的第一大医药巨头平药集团和最大的制药公司刘氏药业。而且分文不花,都得益于杨风的一句话。否则,我们龙药集团就算再奋发二十年,也发展不到今天这样的地步!”

李建全叹息道:“是啊!杨风真是太厉害了,一句话的效果就超过了我们龙药集团几十年的发展,这就是江宁巨头的能量么?一句话,让我们龙药集团成为了中海省医药界绝对的霸主!太可怕了!”

李建全的话一点都不夸张。

龙药集团本就是中海省排名靠前的医药集团,发展很多年,有很深厚的底蕴。现在吞并了排名第一的医药巨头平药集团和刘氏药业后。龙药集团已经成为了整个中海省绝对的医药巨头!

不管是体量还是内功,都排名第一!

完全没有对手了!

苏茹感叹不已:“是呢,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都不敢相信这一切能够发生,一切就像做梦一样。杨风,真是对我们煞费苦心啊。这一次我把龙药集团的所有股权都收回来,让龙药集团变成我苏茹可以完全做主的私人企业,为的就是有一天,等龙药集团各项业务稳定之后,作为杨风的生日礼物,送给杨风!”

李建全一脸诧异:“什么?苏总裁你要把整个龙药集团,当成礼物送给杨风?”

苏茹道:“怎么,有问题吗?”

李建全惊叹不已:“不不不,没有问题。自从刚刚苏总裁在这份文件上签字后,整个龙药集团就已经是苏总裁你一个人的私人企业了,你可以随意的把这个企业送给任何人。但是,我没想到苏总裁居然要送给杨风!”

苏茹道:“我们龙药集团和杨风本来就有数不清的缘分,这一次我们龙药集团完成了慕紫嫣总裁的一生梦想——让龙药集团成为了中海省最强大的医药巨头。这大概也是杨风送给慕紫嫣的礼物吧。既然如此,我为什么不能把这份礼物再送给杨风呢?”

李建全听了,无言以对,只是感觉到满满的震惊。

如今的龙药集团整合了平药集团和刘氏药业,总资产可能都接近上千亿了!

苏茹居然如此霸气的就要把这么大一个医药集团,送给杨风!

这份礼物不可谓不大。

苏茹继续道:“再说了,如果我们龙药集团想要继续有更大的发展,靠我们自己的能力实在是太微妙了。要想继续实现跨越式的发展,必须依附杨风。跟着杨风这个巨头,继续征战四方,如此,我们龙药集团才有可能走出中海省,进驻东三省,甚至是整个华夏大地。未来有一天,龙药集团甚至有可能跟随着杨风的脚步,成为整个华夏大地最大的医药巨头!”

说出这番话的时候,苏茹自己都感到一股说不出的震撼。

李建全更是惊呆了,喃喃自语:“将来有一天进驻东三省,甚至成为整个、华夏大地的医药巨头……这种事情,想想就让人感到兴奋啊。”

苏茹道:“医药行业,地域保护非常严重。目前还没有哪个强大的医药巨头可以在整个华夏大地上遍地开花的,每个区域都有不同的医药巨头。我们要想打破这个限制,就必须依靠杨风的力量。杨风的能量覆盖到哪里,我们龙药集团就能够走到哪里。否则,靠我们自己是走不远的!”

李建全听后感到十分敬佩:“苏总裁不愧远见卓识,目光长远。说的话在情在理。这才是我们龙药集团未来要秉承的第一发展战略方针啊!这才是我们龙药集团要走的路,离开了这条路,我们龙药集团只会变成一个平庸的集团。只有跟着杨风,我们才可能越走越远,最后变成一个卓越的医药集团。”

苏茹点点头:“嗯。知道就好,这件事情先不要对外泄漏,等到了时候,我自然会对外说的。”

“好,苏总裁放心,我一定保密。”李建全顿了顿,随后道:“苏总,这是你的意思?还是慕总的意思?”

一说到慕紫嫣,苏茹的脸上流露出一丝欣慰的微笑:“慕总已经不管龙药集团了,但是我隔三差五还会和慕总打电话。这条方针也是慕总给我指明的方向。之前在江宁大学医学院的科研项目启动会前,我就和慕总通过电话,慕总告诉我,如果杨风做出了和我们集团不一样的意见,哪怕有再大的利益冲突,也提醒我要无条件的站在杨风一边,坚定的维护杨风的决定……”

说到这里,苏茹顿了顿,随后微微一笑:“结果我按照慕总说的去做了,情况不言语,杨风直接一句话就把平药集团和刘氏药业划给我们了!那一次站队杨风,真是太划算了。是我们龙药集团这么些年来最大的收获。看来,最了解杨风的人,还是慕总啊。”

李建全回想着慕紫嫣当日的风采,心中感到无尽的震撼:“慕总真是太厉害了,离开龙药集团这么长的时间了,但是三言两语就能够为我们龙药集团带来如此大的蜕变。不愧是运筹帷幄的大师啊。”

苏茹道:“那是。慕总是我见过的最厉害的商业天才之一!”

李建全好奇的问:“那么,现在慕总在什么地方呢?怎么我感觉慕总非但没有消沉,反而比以前更加的高级了。”

苏茹道:“我也不知道慕总在干什么,但是听慕总说话的口气和魄力,感觉慕总现在肯定得到了更好的机缘,发展的比以前要好的多的多。具体在哪里,做什么……我就不知道了。”

李建全很失望:“好吧,虽然慕总走了大半年了,但我还是很想念慕总呢。”

苏茹道:“我也很想念慕姐姐,好几次我想去找她都被拒绝了,说是现在不方便,时机还未到。诶……”

顿了顿,苏茹挥了挥手,缓过神来:“好了,你拿着文件,让财务尽快打款,完成这最后一笔的股权回收。现在的杨风或许很需要我们的支持,尽快私有化龙药集团,对杨风接下来的动作也很重要。”

李建全没有多问,拿着文件匆匆忙忙的就离开了。

……

普度门。

虽然是大雨天,但是今天的普度门格外的热闹,山口的停车场停着上百辆豪车。

全部是百万级以上的顶级豪车。

一个个大土豪,大老板走下车,由助手撑伞,从各个方向进入普度门的大门。

这些人身上都穿着同样一件衣服——印着七宗商会商标的衣服。

人群排成了长龙,纷纷涌入普度门。

“诶,老张,好久不见,你这个肚子是越来越大了啊!”

“哈哈哈,老李你的肚子也长了不少啊。”

老李道:“哈哈,彼此彼此,我长时间负责丹药的南七区域渠道,应酬是难免的,久而久之,肚子自然就是了。”

老张道:“哈哈,我也是,负责南六区域的丹药渠道,每天的应酬都多如牛毛。身体实在扛不住啊。”

老李道:“不过我在南七待习惯了,如果不是这一次武会长召唤,我是不会来的。话说武会长进入江宁成为分会长也有好几个月的时间了,一直都平淡无事,从未没有召见我们百司长。这一次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事情啊,居然同时召见我们七宗商会在江宁的一百位司长!”

司长,是七宗商会下面负责具体事务的渠道商,研究员,以及其他重要的人员。

每一个司长,都是身价过亿甚至十几个亿的人物!掌控着七宗商会在江宁的所有实权!

武嫣红虽然是江宁分会的分会长,是发号施令的最高人物。但是武嫣红的命令,都要靠这一百位司长来具体落实。

因此,这一百位司长是江宁分会里面举足轻重的根基!

老张道:“我也不知道呢,这一次武会长的召见措辞非常严厉,任何人都不得缺席,否则就别干了。这样的措辞,以前是很少见的。我估计是江宁分会遇到了什么问题吧!”

老李道:“有可能是我们江宁分会遇到了什么很大的危机了,否则武会长不会用这么严厉的措辞。”

这时候,旁边的一个司长忽然开口道:“不过还有一点我想不明白,就算武会长召见我们,地点也应该放在江宁分会总部啊,为何会放在普度门呢?”

老李和老张都对望一眼,眼睛里面露出深深的疑惑。

老李道:“还真是奇怪呢,我也不知道,进去看看吧,估计是有大事要发生了!”

进入大门,广场上,摆放着将近四百个很豪华的木制沙发!

沙发中间有一条铺着红地毯的通道,通道直达尽头的一个舞台。

舞台高出地面约莫一米,上面放着七张桌子,桌子上铺上了红布。

大雨倾盆,沙发和舞台上的桌子都被淋湿了。

左边的两百个位置,已经坐满了人。分别是铁血营的一百个战士,还有另外的普通成员!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