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风走进来,还带着一个大美女。

大家很吃惊!

都这个时候了,杨风居然还有心思从外面带美女回来?

不过大家都不敢说。

这时候杨风走入大厅,凝望着张武:“张武,你爷爷的,我旧账还没给你算呢。你在外面四处败坏我的名声,现在又在这里妖言惑众,我普度门有你这样的人,也是奇葩啊。”

张武据理力争:“杨哥,你这话就让人心寒了。我刚刚说的话虽然比较打击人,但都是实话。你不是经常教育我做人要实诚么?要敢于讲真话,做实事,这才是普度门应该有的表率。现在的我就在做普度门的表率。难道我有什么不对的吗?”

杨风一阵汗颜:“哇哦,张武你可以啊。几天不见你的智商居然见长了。”

张武很得意:“毕竟我也是混过的,这些年的饭可不是白吃的。”

杨风点点头:“我是不是应该赞扬你,说你做的不错啊?”

张武道:“难道不应该吗?”

“啪!”

杨风二话没说,直接一脚把张武给踢飞了。

“啊!”张武惨叫一声:“杨哥,你为什么踢我啊?我哪里说的不对么?”

杨风指着韩冬梅道:“张武,你看看你干的好事。人家韩冬梅一脸虔诚的上普度山来投靠我们普度门,你居然打着我的旗号想要把人给前规则。你还是人么你?你前规则不成,然后就败坏我的名声,有也没有?”

张武顿时一脸气馁,低着头不敢说话。

被杨风戳中了软肋,张武不敢说话了。

杨风继续道:“你要是没话说,就继续去普度山打扫半年的厕所。要是有一点没扫干净,就一直给我扫到天荒地老,海枯石烂。”

张武的脸都红了:“杨哥,这不公平。你动不动就惩罚我扫厕所,我不服。现在我们普度门都要挂了,你却在外面带着美女游山玩水。这不公平。”

杨风道:“要不是我出面把韩冬梅给拉回来,我杨风和普度门的名声就真的被你给玷污了,我这是在为你擦屁股,怎么是游山玩水?”

张武不敢说话了,低着头,然后喃喃自语道:“是啊,杨哥你拉人的水平真高啊。拉个人然后拉到酒店里去了……啊!”

张武还没说完,又被杨风一脚踹飞了。

杨风道:“张武,从现在开始你扫一年的厕所!”

“啊啊啊……我不就是说一个事实真相么,就要多扫半年的厕所。这样好吗?”

杨风道:“两年!”

张武顿时捂着嘴巴,一辆惊悚的看着杨风,再也不敢说话了。

杨风道:“刚刚你妖言惑众,扫三年!”

张武忍不住,本能的道:“我刚刚没说错啊,我们灭了省南云家,结果云家的优质资产都被张氏府给抢夺了,我们得到的都是糟粕。这还不足以说明你剿灭云飞扬的策略是错误的么……啊!”

张武再一次被一脚踹飞。

杨风道:“四年厕所!”

张武再一次双手捂着嘴巴,压根不敢说话了。

杨风道:“省南云家的人才也算人才?省南云家的药园也算药园?”

张武双眼直溜溜的看着杨风,暗想着,妮马,杨哥你真是太会装比了。

杨风没有理会张武,走到会议桌旁边的首席位置上座落下来,然后接过江若离泡的一杯茶,轻轻的抿了一小口,然后在大家好奇的眼神中,缓缓开口:“诸位,刚刚你们议论的事情,我都听见了。虽然我们暂时遭遇了一些挫折,但是这些并不是什么太大的事情。张氏府看起来似乎是抢夺了云家的两个优质资产,但是这些资产并不是张氏府的根本。我们丧失这些资产,也不会对我们普度门造成明显的影响。”

杨风说的很淡定,让周围的人听了都感到一阵振奋。

这时候,李元昊忽然问道:“杨哥,听你这口气似乎是想好了怎么应对张氏府的爪牙了?”

凯夫人这时候皱眉道:“自从上次门主在庆功宴上公开决绝张朝北后,张朝北似乎就被彻底激怒了。后来门主在普度山击败云飞扬的时候,张朝北在两千米外悍然出手,给门主造成了重伤。现在,我们收编省南云家的时候,张氏府再一次出手,抢走了省南云家所有的优质资产。这一切一切的情况,都表明张氏府已经开始对我们伸出他们的爪牙了。下一次,张氏府要出手的就是我们普度门了,现在我们如果拿不出一个很好的策略,只怕接下来的处境会越来越艰难。”

邵天虎这时候也开口道:“没错啊。这一次我们收编省南云家全线失败,还造成了不小的伤亡。铁血营和其他的普通成员已经开始对我们普度门的未来感到担忧,有点人心惶惶的味道了。”

杨风压了压双手。

大家很快保持安静。

杨风继续道:“你们说的情况,我都了解了。很多问题需要反过来看。从你们的角度去看,似乎我们的处境的确很不利,但是换一个角度看,我们是处于空前有利的地步。”

大家很好奇。

杨风道:“我问你们,张氏府最大的依仗是什么?或者说,张氏府最强的,最核心的东西是什么?”

很多人开始纷纷发表意见:“底蕴!”

“人脉!”

“资产!”

“声威名望!”

“实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