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见杨风穿着一身淡灰色的休闲装,出现在办公室的大门口。

办公室的大门无风自开。

杨风的脚下,躺着数十个穿着黑西装的保镖,个个都在痛苦的惨叫着。其中就包括李强。

“老板,这个人说他是杨风,我怎么拦都拦不住!”李强很委屈的哭着。

光头白大怒,拍案而起:“一群饭桶。”

随后,光头白转头凝望着杨风,眸子里闪烁出浓郁的杀气:“你好大的胆子,居然胆敢硬闯我蓝天大酒店。你可知道我光头白在这一带有个外号么?”

杨风静静的站在大门外,摇头:“不知道。”

光头白冷冷道:“我就是号称光头一亮必见血的光头白。”

“哦。”杨风很无所谓的哦了一声:“刚刚你说我是瘪三?”

光头白冷道:“你难道不是瘪三么?”

“啪!”

杨风一巴掌甩出。

发出剧烈的抽击声。

“哈哈,你以为你是谁?想打我的脸没那么容易!”光头白用右手凝聚的元气挡住了杨风凌空抽出来的手掌印。随后蔑笑道:“区区一个中海省的垃圾,也敢跑到龙城来放肆?你也不照照自己……啊!”

光头白话还没说完,脸上的笑容顿时凝固了,随后发出痛苦的嘶吼声。

只见他的右手上出现了无数的蜘蛛网裂缝,右手掌直接碎裂掉!

飞溅出来的鲜血全部扑向光头白右边的脸——

“啪!”

以鲜血为引,抽了一巴掌。

脸上,留下一个鲜红醒目的巴掌印子。

光头白凌空飞起,几度旋转,然后砸在地上。

光头白被打蒙了,周围的李强等人则是吓蒙了。

杨风的随手一巴掌,居然强悍如厮!

这也太恐怖了!

全场的人,都不敢再蔑视这个少年。

“啊啊啊,我的右手!”光头白痛苦的嘶吼着,在地上不断翻滚:“杨风,你居然敢这样对我,你不会有好下场的。”

少年一动不动:“你,还没资格评论我。把张武交出来。”

“不,你这般羞辱我,我不交!”光头白愤怒的嘶吼着。

杨风伸手凌空一抓,直接扣住了光头白体内的气海:“我只要用力,你的气海就没有了。”

“啊啊!”

光头白着实被吓呆了,他万万没想到杨风的神通居然如此强大,当下惊慌不已:“别,别捏碎我的气海。我说!”

顿了顿,光头白道:“张武不在蓝天大酒店。他被一个妇女看中了,被带到妇女家中去伺候了。”

杨风道:“谁?”

“啊啊啊,好痛啊……”光头白痛苦的嘶吼着:“她的身份非同一般,我不能说。”

气海顿时被捏得更紧了,随时都要崩裂掉。

光头白浑身冒冷汗,几乎都要晕过去了,连忙道:“我说,我说……朝阳白武天的妹妹!白寡。”

杨风眉头一皱:“白武天好歹也是一方霸主,他的妹妹必然也不是等闲之辈,为何会看上张武?”

光头白迟疑再三,不忍痛苦道:“是我为了表现自己,主动贡献给白寡夫人的。没想到白寡夫人一眼就相中了张武,从此就把张武留在身边了!”

“混蛋!”杨风凌空一抽,光头白直接被一巴掌打晕了,嘴角都在流血。

李强等人吓得根本不敢说话。其中李强支支吾吾,欲言又止。

杨风目光一冷:“有什么快说?”

李强颤声道:“白寡夫人是个很恐怖的女人,最大的爱好就喜欢玩弄男人,每个月被他玩弄致死的男人都很多。张武落到白寡夫人的手上,恐怕会承受各种各样一般人不知道的虐,下场很不好!”

“要是张武有个三长两短,你们就等着陪葬吧!”杨风咬牙,冷冷道:“滚!”

众人如临大赦,忙不迭的跑了。

“杨风!”武嫣红欢喜一笑,不过很快就神色暗淡下来:“真是不好不意思,我来晚了,没能赎出张武。”

小雅站在武嫣红身后,神情淡雅。

“你有心了。”杨风心中感动,武嫣红为自己做的,他都看在眼里:“该死的张武,真是给我丢人现眼。”

武嫣红接过话头:“不过张武说到底也是普度门和你的人。如果他们只是私下里让张武开门接客,不公布张武的身份。那就当是对张武一点小小的惩罚好了。但是他们大张旗鼓的对外宣布张武的身份,这显然就不是私事儿了,而是奔着你来的。”

小雅道:“没错,这已经不是私事儿了,而是光头白和白家故意拿张武的事情来玷污普度门的名声,现在龙城内外都在疯传这件事情。言语之间俨然把普度门和你当成一个笑话来谈兴。”

“笑话么?”杨风目光一冷:“张武身上虽然有诸多不是,但却是在我成立普度门之前就跟着我的老人。如果不为张武讨回公道,整个普度门的人都会寒心。人心若散,普度门也就再也不是那个普度门了。”

“说的是。可是现在张武在白武天的妹妹白寡手上……”小雅眉头紧皱:“事情会很棘手。”

武嫣红道:“事态严重,不可不为。否则普度门的名声和人心都会散去。杨风,不如我去找总会长商量一下,由我们总会出面和白寡谈一谈。希望可以解决这件事情。”

“你有心了。”杨风微微一笑:“不过事情或许没那么复杂,我心中已经有了决策。”

小雅和武嫣红都好奇的看着杨风。

“去朝阳省。”杨风下了决定。

小雅武嫣红两人都吃了一惊,杨风这是要干什么?

杨风微微笑着:“正好朝阳省地处在最靠近龙城的地方,我们回江宁,不恰巧要经过朝阳省的省会么?走吧。”

……

朝阳省,恰好在江宁前往龙城的路线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