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客厅。

萧细雨面色略显不悦:“萧老,楚天华这厮还回来做什么?他还嫌害族长害得不够么?”

萧细雨说话的时候凝望着萧战,只见萧战的脸上写满了深深的痛苦。

这件事情,是萧战一生的痛,永远的耻辱。自己的亲生儿子为了虔诚,公开写书昭告天下——阴阳道宗永保东南萧氏门阀之位,以此为条件断绝了父子关系。

从那个时候开始,萧战身上的门阀之位,在江湖中就是一个笑柄。

萧老道:“据说,楚天华是来索要龙吟古琴!”

萧细雨目瞪口呆:“这厮是越来越不要脸了,居然还有脸来要龙吟古琴?!这还真是无法无天了。”

便是这个时候,门外传来两个沉厚的脚步声。

为首的是一个身穿蓝色劲装的少年,少年气息如虹,真个人就宛若一头雄狮,散发出澎湃的力量,令人不敢直视。另外还有一个四十几岁的中年人跟在旁边。

“萧战,我来了!”少年跨步进入大厅,身上散发出强大的气息:“我记得我小的时候你说过,等我二十岁,你便把龙吟古琴交给我。现在,我已经二十岁了。“

少年直视萧战,一字一句的道。

萧细雨开口:“我是该叫你萧天华还是楚天华呢?”

“我是楚天华!”楚天华声音如铁。

萧细雨冷嘲道:“既然是楚天华,亦不是萧氏,你还有何颜面来索要龙吟古琴?”

楚天华面色不动:“这是萧战小时候对我说过的话。我只不过来兑现承诺的。希望你不是言而无信的人!”

萧细雨哗的一声站了起来:“楚天华,你不要太过分了。龙吟古琴是大哥现在唯一心爱的东西。这些年来,如果不是因为有龙吟古琴,只怕大哥撑不到今日。你要是拿走了龙吟古琴,以后让大哥怎么坚持下去?”

楚天华神色冷漠:“那是他的事,我只问一句——你是否要失信于我?”

萧细雨还要说话,这时候萧战忽然伸手制止,然后苦笑:“或许我上辈子欠他的,现在上天要我还债。你要龙吟古琴,我给你便是。”

萧战单手一划,古琴忽然出现,缓缓的悬浮在半空,一点点的朝楚天华飞去。

楚天华神色微动。

忽然,萧细雨伸手抓住古琴,大声道:“哥,都这个时候了,你怎么还心软。这龙吟古琴是师尊送给你的。陪伴你二十年,你怎么可以把它送走?送走了,你怎么办?”

萧战整个人都失魂落魄:“我不重要的细雨,松手吧。”

“哥,我不松手!”萧细雨凝望着楚天华,万分愤然:“楚天华,你要是还有一点点的感恩心,你就不要这样逼我哥!”

楚天华冷冷道:“萧细雨,萧战都同意了,你还要阻拦么?”

冰冷的眼神,爆出浓浓的杀意。

萧细雨都感到很无助。这时候楚天华背后的中年男子开口了:“萧细雨,你别不知道好歹。楚天华是我们阴阳道宗的弟子,未来前途不可限量。你又何必阻拦楚天华的前程呢?”

萧细雨嘶吼着:“为了前程连自己的亲生父亲都不要了,还转过头来伤害自己的生父。这样的前程,又有何用?”

中年男子道:“等将来有一天,楚天华成为璀璨的额星辰,你就会理解。现在你的格局太小,根本不懂。放手吧,免得我动手。”

“细雨,给他吧。“萧战忽然站起身,拉住萧细雨的手。

古琴缓缓飞到楚天华手上,后者小心翼翼的收好龙吟古琴:“好琴。如此好琴留在你的手上,实在是可惜了。到我手上,才能够让龙吟发挥出真正的龙吟之声。数年后,龙吟独奏封灵曲,响彻华夏大地。”

说完,楚天华转身离开:“老师,我们走。”

少年步履如虎,快速朝院子大门口走去。

萧细雨在背后大喊:“楚天华,你这么做就不怕受到天谴么?”

少年脚步未停,冷冷道:“我让阴阳道宗出面承诺——永保萧氏家族东南门阀之位。此举功在千秋,便是我向萧氏无穷无尽的索取也不过分。”

说完,少年便离开了大门。

萧细雨气急,喃喃道:“真是太过分了。我们萧氏家族何时需要你来永保门阀之位?这样的门阀之位简直对我们萧氏是一种耻辱。”

萧战颓然的坐在位置上,一动不动,失魂落魄。

院子一角,杨风站在一棵梧桐树下,远远的看着这里发生的一切。

原本杨风打算出来安慰两人几句,但是想到自己是外人的身份,最后还是止住了,沿着院落的小门,缓缓离开。

迈步在林间小道,杨风心事重重。

“杨风!”

一个悦耳的声音响起。萧水灵独自走来,脸上带着三分笑容。

杨风认得此人,萧水灵。萧氏府邸年轻一代中的翘楚,和萧步云齐名的存在。

杨风道:“萧水灵。”

萧水灵神色还比较和善:“你可以啊,在广场抚琴一曲战歌奏,然后就撇下众人离开了。”

杨风能够感觉到她眼睛里的善意,道:“这都是萧战大哥教的好。”

杨风琢磨着,莫非这个萧水灵也是来试探自己自己的琴术?

不过萧水灵的下一句话打断了杨风的猜想,只听萧水灵道:“族长已经知道广场上发生的事情了,让我来找你。跟我来。”

跟着萧水灵的脚步,杨风很快来到一个地方——

萧氏府邸,琴楼。

“杨风,这里就是我们的琴楼了。其中珍藏着我们萧氏府邸大部分的琴谱和古琴,还有很多琴术方面的历史渊源。”萧水灵在琴楼大门口停下,道:“琴楼一般是不对外人开放的,只有萧氏家族的子弟才能够进入其中。不过你嘛,族长给你开绿灯了。走吧。”

琴楼很大,一楼是个藏书楼,藏着无数的琴谱和相关的典籍。很多萧氏家族的子弟都在这里认真的研读。也有一些人把典籍往外借阅。

萧水灵的到来,自然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而跟在萧水灵身边的杨风,自然也成为了焦点。

“诶?萧水灵师姐怎么带了个陌生的男人来这里?”

“莫非这就是萧水灵师姐的男朋友?不能啊,听说萧水灵师姐的眼光很高呢。很多天才少年追求她,她都不曾看一眼。”

“这个少年就是在广场上弹奏战歌奏的那个杨风,听说只跟了族长两天,就可以弹战歌奏……”

“……”

听着这些议论,萧水灵莞尔,杨风也有些不好意思。

萧水灵道:“我还有点事情就不奉陪了,你在这里随便看。如果你看中了哪本琴谱,可以随时借阅走。这是我的借阅卡。”

一张借阅卡,塞在杨风手上。萧水灵便转身离开了。

杨风倒也清闲,开始一点点的翻看书架上的琴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